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94、决定和等待

李淑汶和黄欣黛的关系不错,也听黄欣黛说起过有关张劲松的事情。在黄欣黛的口中,这个年纪轻轻草根出身的随江官场上的新秀,是个两袖清风一心为民的好干部,并且还有个在她李淑汶看来都特别有钱的女朋友,所以和他谈事情,就事论事就行,没必要起别的花花肠子想玩送礼拉笼那一套。

在内地做生意搞投资,李淑汶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在内地以前那些地方,都是跟些四十岁左右的官员打交道,像张劲松这么年轻又能主事的,还真没遇到过。所以她也不敢确定,面前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志向远大不收好处,还是早已学得跟那些老江湖一样明着不收暗地里收。在她想来,千里当官只为财这句话实在是太有道理了,不为财只为民的官员,凤毛麟角极为罕见。

若不是知道张劲松的女朋友确确实实特别特别有钱,李淑汶就不会怀疑,而是能够肯定这小子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了。当然了,纵使他再贪得无厌,她也不可能在这时候想办法送他钱财——这时候还是随江方面有求于她呢,她要是表现得太急切了,那在谈判的时候可是要吃大亏的。

投资商贿赂官员,基本上都不会在双方接触之初,而是打过几次交道,并且有了相当强烈的投资意向之后,才会想办法用手段投其所好,目的无外乎希望在谈判的时候多拿些好处,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少一些刁难。

当然了,这个是指相当大数额的好处,而不是说礼节性的见面礼。

“政策啦、条件啦这些方面都是可以谈的嘛。”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李淑汶笑着道,“我只管投资,具体的事情,有专业的团队去做。啊,来,喝酒,平时工作就那么多,吃饭的时候咱们就不谈工作了吧?张局长,我敬你一杯,代我表哥全家敬你。”

张劲松知道她这话指的就是那个开车撞死了杜小娟母亲的人被判死刑的事情,其实这个事情他真的没出什么力,都是市公安局和安青县眼见事情闹大了,省委常委都表示了关注,所以一下就办成了铁案,自己不过就是有几次在电话里表示了关心而已。想到那件事情,张劲松心里滋味也复杂得很,举起杯,道,“现在你表哥一家人,还在安青?”

李淑汶喝了口酒,摇摇头道:“在市里给他们买了套房子,不过,小娟不肯要,劝了好久,才勉强收下。就是不让我帮她装修,现在就只是把水电和厨房搞好,住的毛坯房。她爸爸那个样子,她也没心思读书,我准备给她搞个事情做做。唉,她呀,年纪太小了,性格又要强,要不是为了她爸爸的身体,她恐怕都不肯来随江,真是让人不放心呀。”

听李淑汶说起杜小娟,张劲松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杜小娟的样子,那一脸悲伤的脸上透出的动人的坚毅神色,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孩子,而且还很能把握时机,还能懂得分析人心,从而借势做事,说不定以后也是个人物啊。

唉,是个苦命的丫头,别人家的孩子在她那年纪都在大学里欢欢喜喜地读书,可她却失去了母亲,还要照顾父亲,其中苦楚,也只有她自己能体会了。还好那个撞了她母亲的家伙已经被办成铁案,死刑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呢。

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张劲松就道:“看得出来,小娟的个性是非常强的,你在这边还能多照顾她一些,你不在这边的话......啧,要是有人欺负她,叫她给我打电话。”

张劲松这也算是一个承诺,如果杜小娟以后遇到麻烦了,只要占住了道理,他都会帮她摆平。这么做,一方面是张劲松摆出诚意安李淑汶的心,另一方面,也是他对杜小娟这个女孩子有几分佩服,能帮则帮一把。

当然了,他这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借杜小娟而说李淑汶,如果李淑汶投资开发了紫霞观之后,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他也不会袖手旁观。至于说他会管到什么程度,那就说不好了,毕竟他只是个旅游局的副局长,不是市委书记啊。

李淑汶听出了张劲松的意思,却没太在意,毕竟她在内地也不是第一次投资了,只不过直接投资景区开发还没干过。对于内地官员的许诺,她从来都不相信,她只看中投资后的收益,也做好了真要投资之后拿出一部分利益来满足地方部门胃口的准备。至于说杜小娟,她跟杜小娟又没什么感情,只不过出于父亲和家族的面子,提携一把而已,她被人欺负了自有我李家出面,不劳旁人费心。

不过,张劲松作出这个表态,李淑汶心里还是很受用的,笑着道:“那我就代小娟先谢谢你了,小娟这边,我父亲还是很担心的。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靠,我说只是她被人欺负了帮她出头,可没说帮你们家照顾她啊!张劲松被李淑汶这个话搞得相当难受,却又不好解释什么,只得笑着向她敬了一杯酒。

这杯酒之后,二人也就没再继续有关杜小娟的话题,当然,也没再谈工作。不多时,酒足饭饱,便一起出去了。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张劲松很意外地见着几个人过来,有三个女人,其中一个张劲松认识,是他的同事,旅游局副局长戴金花,而戴金花却明显走在另一个看上去比她还年轻些的女人边上。

随口打了个招呼,张劲松和戴金花相笑点头,也没停下来多作交谈,便各自走开。

目送李淑汶坐车离去,张劲松这才往停车场去取自己的车。他车还才刚开到外面的马路上,戴金花就打来电话:“劲松啊,紫霞会所那边,有psa吧?怎么做的?要不要预订?”

最近戴金花和张劲松之间的关系真的相当亲近了,说话也是相当直接。一连三个问题,听着像是从来没做过spa似的,可张劲松明白,她这个话问出来,肯定不是问收费标准,也不是问具体流程,当然,也不是要他免单的,而是跟他打个招呼,说我去照顾你生意了。这种搞法,并不需要张劲松领她多大的人情,其实也没多大的人情,但却又在双方之间的距离很轻易地缩短了一大截,这就是细节交往的平常功夫了。

张劲松没有回答她的问,直接问:“几个人?”

果然,听到张劲松的问题,戴金花就很痛快地说:“三个人,呃,我无所谓,有一个要安排好。”

张劲松就明白了,恐怕那个人就是先前在大堂见到的那个,他笑道:“什么叫你无所谓?你是我姐姐,可不能无所谓。我现在就帮你订了,等下给你打电话。”

他这话说得痛快但也含糊,不说请客也不说不请客。反正他的打算就是戴金花过去消费了,她要买单也行,若不买单,张劲松也会帮她买了。至于戴金花怎么理解,他就管不着了。

......

一弯月上夜空,加上几点稀稀落落的星光,在城市的夜晚抬眼望去,高空寂静而清幽,令人禁不住对人世间闪亮的灯光生出种厌倦之意。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