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95、想到她的好

195、想到她的好

徐倩抬头望望月亮,然后道:“再等一个月,这次的副厅级领导干部公开选拔就结束了。”

张劲松没关心副厅级领导干部公开选拔是什么时候开始报名,又是什么时候结束。但他毕竟在市委组织部呆过,对于程序还是比较清楚的。这种公开选拔,一般来说,从报名到到选中再到岗前培训也就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徐倩能够说出这个话,看来笔试恐怕都已经考过了,只差面试了。

等到岗前培训结束之后,到了新岗位上还有一年试用期,试用期过了就正式把位子坐稳了,若没通过,那还是原来的级别,岗位肯定是不如原来的好了。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选上的人哪个又会通不过试用期被打回原形呢?

张劲松明白,以徐倩才上正处一年的资历,直接提拔确实难度比较大,但公开选拔的话,就能够避免许多闲话了。

至于说参加公开选拔为什么不把目标定在别的实权部门的副厅上而是要去团省委这务虚的单位这种简单的问题,张劲松是不可能问的,怎么说他也在市委组织部呆过,对于公开选拔里面的种种门道也是明白的。说起来他也算是公开选拔出来的领导干部,可是在公开选拔报名之前,市委就已经决定了让他出任市旅游局副局长。后面的一系列操作,也就是走个程序而已。

“啧。”张劲松砸了砸嘴皮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这个旅游局的副局长也是公开选拔的,跟同期选拔的人一样都有一年试用期,但人家那是明确的副处级,他却只是个副处级待遇,一年后要是没完成目标,可就不是打回原形那么简单了,而是降到副科,这种怪异的搞法,也只有木槿花才想得出来。

徐倩看了看他,娇嗔道:“你啧什么啧?”

张劲松就笑道:“我在想啊,你在团省委呆个一年半载的,会不会又杀回随江来当个副市长什么的。”

徐倩伸手往他身上拍打了一下,轻笑道:“就你会想。走吧,到那边走走。”

荣生高尔夫球场上,钟五岩踩着脚下的菌菌绿草,看着粟文胜笨拙地挥杆以及脸上自我满足的神色,心里不免有几分鄙夷,就这么个家伙,居然也当到了副市长,真他妈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他妈好色贪婪的家伙,要不是你姓粟的分管旅游,紫霞观的开发还要过你的手,老子才懒得来找你呢!

总算还好,又是打球又是打炮的,还许诺让他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子去龙之神集团别的景区任高管并且占干股,这贪婪的家伙总算答应了。

钟五岩目光随着飞起的球而动,心中却在想着,粟文胜这儿一答应,市政府那边就没问题了,但紫霞山的旅游,具体事宜还得通过旅游局,而旅游局里面,张劲松又是分管这一块的,张劲松那儿,还得费费神想出个好办法来才行啊。

他和苍龙柯上次去紫霞观之后就明白了,不管吴长顺是真不愿把道观交给别人去经营还是假不愿,他们想要跟道观一起合作做生意,还要做通张劲松的思想工作才行,让张劲松帮着去劝一劝吴长顺才行啊。

他可是打听清楚了的,像合作经营这种大事,观里的主持是作不了主的,得吴长顺点头才行——就算主持同意可要是没有吴长顺的配合,那永葆青春的宣传也无从搞起啊。而吴长顺一向对他的小徒弟张劲松疼爱有加,说言听计从可能夸张了点,但只要这个小徒弟提出来的要求,基本上就没拒绝过。

啧,说起来钟五岩和张劲松之间也是称兄道弟的,然而他却始终觉得,张劲松对他只是表面上客气,真到要谈事情的时候,就不怎么痛快了。

妈的,不就是个卖狗肉的出身吗?还真当自己野鸡飞上了梧桐树了!哼,抢了老子的武玲,老子就不信你狗日子的运气会一直那么好!

运气好不好,张劲松可没那闲工夫操心。那天跟李淑汶谈过之后,李淑汶手下的团队便做出了紫霞山的整体规划出来,已经着手进入谈判阶段了。

而在这时候,龙之神集团也来了一个正式的考察团队,由苍龙柯前自带队,和旅游局正式接触。

张劲松现在真可谓是春风得意,虽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找来五六家公司竞争,但有两家也不错了。他是一心想要在紫霞山旅游这个事情搞出一番名堂的,自然不会存着私心,所以这两家公司请客他去,但礼物却不收,对于席间一些明显的暗示,他更是装作听不懂。从始至终,他就摆明了一个态度,看哪方的条件对紫霞山的旅游开发更有利,那就跟哪一方合作。

当然了,张劲松明白,紫霞山也不是什么特别难得的旅游景点,有开发价值,但并非那种可遇不可求的好地方,所以他也没有狮子大开口,而是谨慎地和两家公司商谈着。

现在的情况是,李淑汶搞投资,就要紫霞山整座山的五十年经营权,由于紫霞山连市郊都算不上,所以五十年经营权的承包价为每年一百万元,这个价着实少得可怜,并且还是一年一年的给。说实话,这点钱,放到市政府连个泡都不算。苍龙柯虽然价钱也出得少,但他只要二十年经营权,可是他只对紫霞观感兴趣,他只想着把紫霞观包装好了推出去,对于在紫霞山里面搞休闲生态旅游项目着实没兴趣。

那能不能让苍龙柯搞紫霞观,别的地方都由李淑汶开发呢?很显然是不行的!紫霞山的旅游,说穿了还是要以紫霞观为主,要没了紫霞观,李淑汶肯定会调头就走,谈都不用谈了。

一座郊外不大的山,一年一百万买下经营权,五十年加起来也才五千万,到底是贵了还是便宜了,还真不好说。若说贵的话,在市中心随便拿块地也止五千万;若说便宜了,那可是一片荒山,因为要开发的是旅游景区,所以山买下来之后,不能挖矿不能做陵园也不能开荒,除了建游道之外,不能随便开垦,就算是游道的建设也要报给有关部门的,每年交那么多钱,当地农民的田地还不算入其中,真要把旅游做起来了,还能带动这一带甚至是随江市区的第三产业,说起来还算随江政府占便宜了。

可是,那毕竟是一座山啊,不是百来亩地那么简单!这其中的得失,张劲松觉得很难算出来。但既然对方开口就是一百万一年,那肯定还有上涨的空间,至于最后能够涨到多高,那就要看谈判时候的本事了。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经过了不深不浅的几次接触,张劲松发现了一个相当无奈的事实,旅游局这帮人,别说谈判高手了,熟悉业务的都找不出几个来。这个事情,他又不想找市政府要人帮忙,谁知道粟文胜怎么想的呢?若是寻着这个由头直接插手谈判事宜,那他不就弄巧成拙了吗?

虽然说最后这个事情还要上报到市政府,经政府常务会,或许还要到市委常委会上去讨论,但就目前的工作来说,还归旅游局管,还归他张劲松管,他可不想糊里糊涂就被人夺了权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