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96、不给面子

果然不出张劲松所料,晚饭的时候,来的并不是钟五岩一个人,还有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汪秀琴,以及苍龙柯跟龙之神公司的一位美女副总顾若幽,第一次和苍龙柯一起过来的那个叫苏红的女子却没来。

来了两男两女,张劲松也没准备一个人应付,他将武云给叫了过来,反正钟五岩过来了,武云怎么着也要前来敬酒陪着吃几口菜的,何不早点叫过来,呆会儿说话谈事的时候,如果自己有什么不好应对的了,也能有个帮腔的人。

武云一进来,钟五岩就笑着道:“武云啊,当老总了就是不一样,你现在是一天一个样啊。”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武云说笑着便坐了下来。

“我是在赞美你。”钟五岩笑呵呵地说。

“你要多赞美汪主任。”武云来了这么一句,也没管钟五岩是什么反应,便又笑着跟汪秀琴等人打起了招呼。

其实在坐的人都明白钟五岩和汪秀琴之间的真实关系了,只是没人会明说,武云刚才的话也不算挑明,却又把意思透出来,众人就都向汪秀琴看了看,汪秀琴面带微笑,心里一点都不生气,相反还有几分欢喜之意。

虽然她还没有孩子,但怎么说也是个有夫之妇,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但也不是那种很耀眼的人间绝色。这样的情况,却能够让钟五岩这样的见识过许多美女的公子哥留恋,她还是有几分自豪的。只不过,这份自豪感她一直都只能藏在心里,却没法跟别人分享,今天却由武云嘴里稍稍提到了一下,她又怎么会不欢喜呢?

钟五岩可没注意汪秀琴这点小心思,很豪气地说先搞酒,并且说就着凉菜喝酒其实是最有感觉的。

张劲松可没被钟五岩这个江湖气十足的表相所迷惑,他有种感觉,钟五岩说话文质彬彬的时候,就对人无所求,透出江湖气的时候,就是有事要谈了。

果然,菜上到一半,酒喝到兴头上的时候,话题就扯到了紫霞山的开发上面。话题是苍龙柯提起来的,但苍龙柯却是说到吃这个问题上的时候,提到紫霞观的道家养生餐也可以做为一种特色,分成不同种类向不同档次的游客推出,不必拘泥于传统,市场细分是很重要的。

苍龙柯这个话一出来,钟五岩就接了过去,扭头对武云道:“武云啊,阿龙这个说法倒新鲜,反正你这儿也叫紫霞会所,我看你倒是可以跟紫霞观谈一谈,搞个合作项目,在你这儿推出道家养生餐,应该会很有欢迎。”

“道家养生餐,肯定要在道观里吃才算是道家养生餐,钟总,你这个点子是个好点子,就是,我这儿不好搞......呵呵,不伦不类的。”武云笑了起来,“再说了,到这儿来吃饭的,就跟养生不搭界。啊,你看看这些菜,可跟养生不沾边呀。”

“武总,这个问题其实还是有办法解决的。”苍龙柯接话了,他微笑看着武云,目光中闪动着一丝别样的光芒,不急不缓地说道,“反正紫霞会所里房子多,划几幢出来,挂紫霞观接待中心的牌子,再请两位道长过来坐镇,不就行了吗?我在江南就有这么一处庄子,搞的也是道家餐,从山上观里请了两位道长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现在的人啊,吃贵的有,吃新鲜的有,吃潮流的有,吃养生的也不少。其实吧,吃饭跟收藏一样,现在很多人有钱了,怕别人说他没文化,到处淘古董装点门面,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道家养生餐传承久远,也是一种古董。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吃的不是菜,是文化!”

张劲松听着苍龙柯在那儿滔滔不决,心想这家伙一张嘴还真能忽悠,要是不搞旅游,去搞传销的话应该能成个大祸害。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苍龙柯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国人对吃那真是相当有研究,口味各有不同,在这儿真要搞个道家养生餐的项目出来,说不定还真是个生财的好门路。

道家餐的原料成本相当低,利润特别高。用苍龙柯的话说,吃的不是菜,是文化。菜是不值钱,可文化值钱啊。所以,道家养生餐的定价也是相当高的。这么说可能比较抽象,打个比方,一样菜谱一样份量的一桌酒席,三星级酒店里定价三百八十八,五星级酒店就要一千二百八,档次不一样嘛。

而在紫霞会所里吃道家餐,要档次有档次,要文化有文化,价格贵一点,也在情理之中了。只不过,真推出之后,效果如何,可就说不好了。

紫霞会所开业到现在,虽然生意不错,但那么多房子其实并没有完全用上,还有几幢是空着的,就算是正在营业的房子,也从来都没有客满过。说句实话,武云其实也在找路子看看有没有别的生财门路,只是会所吃的住的玩的,针对男人的,迎合女人的,能想的都想了,该做的都做了,但想要达到生意红红火火的程度,还是力有不逮。

对于苍龙柯的提议,武云还是有几分心动的,不管能不能吸引人,都是一个新鲜事物,如果效果不理想,大不了推出一段时间之后不搞了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几幢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如果真搞起来了,那也是件好事不是?武玲搞这个会所,赚不赚钱都无所谓,但是武云不一样,小姑把会所交给她打理,如果能够搞得相当红火,那她在小姑面前也有面子些不是?

武云不缺钱,却喜欢那种把事情做成功的感觉。

不过,武云却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地答应。从刚才苍龙柯的话里面,她就听出了一点东西,苍龙柯说可以从会所里划几幢房出来,他是早就打听好了会所里有几幢房子还空着呢,还是随口那么一说?武云觉得应该是前者,看苍龙柯刚才说话虽然显得像是毫无机心的样子,可她觉得,苍龙柯这番话,恐怕是早有预谋的。

“呵呵,谁都想吃文化,不过文化可没那么容易吃呀。”武云等到苍龙柯说完,便轻轻一笑道,“据我所知,紫霞观的道长们都心性淡然,一心只求大道,对于钱财外物,都看得很轻呀。我一个凡尘俗人,又不是什么高道大德,想请紫霞观的道长,恐怕请不下来。”

武云这话猛一听仿佛是认同了苍龙柯的话,但实际上却是表明了态度对他的提议不感兴趣。她虽然觉得苍龙柯的提议值得一试,可毕竟心里已经认定了苍龙柯说这个事情是别有目的,自然就要一口回绝了——她做事可不喜欢被人下套子。

苍龙柯像是没听懂武云的话似的,直视着武云道:“入山是修行,红尘也是历练。我们现在也在跟紫霞观谈合作嘛,我明天到山上去看看,征询一下道长的意思。入山修道之人都不在乎世间金银,但在世间宏道,也是一桩大功德。我在江南的庄子,两位道长只管宏道,经营上的事情从不过问,庄子里的经营所得,他们也不取分毫,说起来,我真的很惭愧啊......武总,你跟张局长是一家人,张局长说句话,紫霞观什么事情摆不平?”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