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01、蠢蠢欲动

省委组织部网站上的信息一出来,随江这边的跑官行动就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无数双眼睛都盯向了开发区。

张劲松对那些事情不怎么关心,他只在乎徐倩现在的感受。虽然说级别上去了是件喜事,可毕竟权力就要减小很多了,这对于一个说一不二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党政一把手来说,心境的转变是个不小的挑战。

这几天张劲松推了许多饭局,一下班就回家,亲自动手给徐倩做饭吃,然后陪着徐倩看电视聊天。就算有时候徐倩有推不脱的饭局,他也会在家等着,浓浓深情溢于言表。

“任前培训有好久?要不这几天休息休息吧,别那么累了。”伸手在徐倩肩头轻轻捏着,张劲松柔声问道。

“一个星期。”徐倩相当享受地依偎在张劲松怀里,身子斜坐在沙发上,道,“这几天本来是准备休假的,想想还是算了,真要走了,还是有点舍不得。哎,站好最后一班岗吧,学习的那个星期,就当休息了。也就几天了,如果这几天我不去上班,恐怕到了团省委,好长一段时间都还会想着这儿。”

“对开发区有感情了吧?”张劲松声音依然轻轻柔柔的,却带着了几分笑意,“想上班就上吧,我明白的,你做事一向都很认真,希望能够以全新的身心投入到新工作中。嗯,我支持你,这几天我天天给你弄饭吃,做你的保姆。”

徐倩就咯咯笑了起来:“副处待遇的保姆。”

张劲松就嘿嘿笑道:“是不是觉得特牛叉啊,省领导家的保姆也没达到副处待遇呀。而且这个保姆不仅仅会做饭,还会**呢。”

“啊,你说话真的越来越流氓了。”徐倩难得地露了一回温柔小女人的情怀,似娇似嗔地翻了个白眼,哼哼道。

张劲松本想顺着流氓这个词再和她调笑一番的,可是心头猛然闪过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这句话,顿时就没了再调笑的心思,换了个话题道:“都说人走茶凉,在你这儿好像并没有这个感觉啊,我看他们都对你很热情嘛,如果不是你电话关机了,恐怕不到半夜是没法清静的了。”

徐倩知道他这话是为了逗自己开心,以冲淡权力减小对自己心情的影响,便顺着他的话道:“这还不是我去省里了,级别提了,你要让我现在调到农业局科技局去,哼,看他们还会不会这么热情。”

张劲松就道:“像你这么有能力有魄力的年轻干部,组织上肯定会用心栽培,都是要安排在重要工作岗位上的,怎么可能去农业局科技局那些地方?”

徐倩反驳道:“看看,你这个思想就要不得了。还是从组织部出来的呢,哪个工作不重要?农业是立国之本,无农不稳无商不富啊,怎么能说农业局不重要呢?科技局就更不用说了,科技是推动社会发展必不要可少的动力,啊,衣食住行,哪一样离得开科技......”

若是以前,张劲松说出这个话来,徐倩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么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叫他不要在外面这么说,免得让领导听去了不好;要么会顺着他的思路,探讨一番工作岗位调整中的得失利害。总之,以前的徐倩,是不可能像刚才那样说出这么一番纯粹和张劲松扯嘴皮子官司的话来,那对于一向以严肃的她来说,简直是浪费口水。

可是现在不一样,她即将离开在她手中腾飞的开发区,放开手中那些令人迷恋的权力,前往团省委去做一些务虚的工作,说实话,她真的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放手。最近这段时间的自我调整,她的心态也慢慢有了些变化,心态的变化,自然而然地就影响到了说话的方式。所以,她才会这么说,看似是和张劲松开玩笑斗嘴巴,可又何偿不是那些务虚部门的领导们说话时常用的腔调和套路呢?

是的,不管哪个轻闲得不能再轻闲的部门,在领导口中,也都是相当重要的——谁都知道市委党史办是冷宫,可谁敢说党史研究工作不重要?

张劲松没徐倩那种经历,自然就体会不到徐倩那些复杂而微妙的心理变化,但他能够感觉到,刚才徐倩似乎真的放开了,心里的执着没那么重了。他便顺着徐倩的话呵呵笑着,说了几句诸如领导的指示很及时之类的话。

徐倩心绪一变化,也就没再多说这些事儿了,转而笑着道:“现在紫霞山的开发就要正式启动了,怎么没人找你拉关系啊?”

“我住在这儿,没人知道啊。”张劲松一脸苦笑道,“幸好你在这儿买房也没人知道,要不然恐怕都有人会找上门来。你不知道,我妈这几天天天给我打电话,总是有人往家里送东西,有局里的人,还有想接工程的......唉,眼不见心不烦,我懒得管那些。”

最近这段时间,张劲松就感觉到自己的电话比以前多了许多,好些个只记得名字却完全不记得长相了的中学同学也会打电话过来,还有当初在党校学习时候的同学也打电话要请他吃饭,他去了两次之后就一律婉拒了,那些同学要不是自己有事相求,就是介绍别人认识,让他觉得相当无趣。

他只是想把工作做好,想把紫霞山的旅游做起来,自己都没谋求一点私利,哪儿会帮那些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忙呢?石三勇和邵和平的石材公司,他肯定是要打招呼的,因为毕竟关系不一样,不过除了这个事情之后,别的人,他可就不想帮了——这就是个人情社会,真要论起来,弯七拐八的,谁知道会有多少人找上门来啊?

所以他这段时间索性连父母那儿去都没去过,在电话里对父母叮嘱了一番,一般人不要放进门,实在有相熟的,一般的礼物没关系,贵重的一律不准收。人情社会,强如张劲松,遇到这些事情了,也只能躲起来。

徐倩打趣道:“呵呵,那你爸喝酒不用买了。”

“那倒是。都是些烟啊酒啊的,我都替我爸的身体担心,还有送购物卡的,他们没收。”张劲松摇摇头,道,“有些胆子大的,购物卡都送到办公室来了。唉,你说这些人都是怎么了?好好地按规矩办事不行吗?总想搞歪门邪道。”

徐倩叹息了一声:“就是这个风气啊。”

张劲松嘴唇动了几动,终究只是摇摇头,没说什么。

徐倩又道:“到外面吃饭应该也有人送礼品吧?你又不收礼物,那不是很尴尬?”

“以前确实是烦人,不过现在好了。”张劲松笑着道,“吃饭的时候白珊珊会负责收礼品,我那份也给她拿着,反正我不过手。她做事还是比较诚实的,分得出轻重,一般的礼品她就自己用了,礼品贵重了的,她会找机会还回去。”

徐倩就点点头:“你一直那么看重她,看来还是有理由的。”

张劲松就把徐倩抱得紧了一点,叹息一声道:“现在这社会呀,想找个会办事又懂分寸的人,不容易啊。她的副科也有一年了,不出意外的话,恐怕今年就会和孙光耀结婚,然后就看戴金花怎么想了,如果不急着要孙子的话,应该会放她到乡镇去锻炼锻炼。”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