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02、两块硬骨头

“交通局和林业局?”徐倩皱起了眉头,道,“你们还才刚达成意向,后天才会举行正式签约仪式,各项工程都还没启动,他们不会等不及那么快就要搞事了吧?这么没大局观,不怕市委打板子吗?”

“这时候还没动作,不过已经有风声传出来了。”张劲松叹了口气,“如果是你继续在开发区的话,上山的那条路扩建,交通局那边应该还比较好沟通,禾小冬比较给你面子,可是刘祖良嘛......那货还真是够胆色,听说前不久他把禾小冬给得罪惨了。你说等他入主开发区之后,上山那条路,禾小冬会那么痛快地答应吗?”

“那关你什么事啊?”徐倩淡淡地说,“刘祖良惹的麻烦,他自己去解决就是了。路修不通,你们旅游局没半点责任,市里面要打板子,只会往开发区打。交通局最多只是在资金上卡一卡,手续上不会有问题,他省里关系硬,说不定能从交通厅直接要到钱呢?”

张功松苦笑了一声,道:“路修不通虽然跟旅游局没关系,板子也打不到我头上来,可是路不通游客上不去,没游客的话......那就跟旅游局有关系了。你知道的,市委只给我一年时间,我不能辜负了陈书记和市委的期望。”

对于张劲松这个话,徐倩嘴唇动了动,却没反驳他。她也想起来了,市委只给了张劲松一年时间,别人拖得起,可是他张劲松拖不起。若是一年之内,紫霞山的旅游没做起来,张劲松就得从旅游局黯然退场,可如果一条路修个一年多,市委是不可能撒了开发区管委会一把手的。

当然了,这个旅游做起来的标准是什么,并不是特别明确。一切都要看市委书记陈继恩怎么想的了。如果陈书记心情好,说不定他认为只要旅游局将投资商的投资落实到位就算了,可如果陈书记心里不爽,说不定就硬要见到景区开业游客涌动的场面才算呢。

抓过徐倩的手掌,张劲松一手托着一手轻轻抚摸,道:“我知道交通局很敏感,牵一发动全身,禾小冬也是个厉害角色,一般人还真的惹不起他。不过,如果我能够把交通局整得服服帖帖的,你说别的部门还敢在紫霞山的事情上打歪主意吗?”

“一般的市领导都不敢打交通局的主意,你倒是胆子大。”徐倩不置可否,淡淡然道,“我跟你讲,禾小冬在交通局位子坐得那么稳,你应该明白市委市政府对他的看重。你在组织部的时候,就是跟市直机关打交道的,对交通局、对禾小冬,应该是有一定了解的吧?”

张劲松眼睛眯了眯,没接这个话。他在组织部的时候是干部一科的副科长,后来还主持过一科一段时间的工作,负责的就是市直各机关的领导干部的考察与考核,对于各部门主要领导的关系,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大致上还是有点了解的。交通局局长禾小冬,不能简单地说他是谁的人,因为他对陈继恩和高洪都相当尊重,而他在交通局这么多年,随江那么多道路工程,陈继恩和高洪的关系他都相当照顾,可以说,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无论是市委还是市政府,都没有动禾小冬的意思。

别看陈继恩非常希望在退休前能够在随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后来人都记住自己。可是,如果张劲松以为负责了旅游开发的相关工作就敢去碰交通局,恐怕陈继恩第一个就饶不了张劲松!

交通系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重灾区,而且一出问题牵涉面就相当大,不管是省里还是市里,如果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哪个领导都不愿意交通系统被人打了靶。可以这么说,市领导对于交通局的保护力度,仅次于财政局。哪个要敢跟交通局过不去,那就是跟市委市政府过不去。

不过,张劲松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只是想吓吓人,并不是要真的跟谁过不去,他没有拉禾小冬下马的打算,禾小冬跟刘祖良有何恩怨他不管,但如果这两个人的恩怨影响到了他张副局长的前途,那他可不是吃素的!

一个享受副处待遇的家伙,想跟市交通局叫板,嫌命长了不是?但如果这个家伙是张劲松的话,哪怕禾小冬再有底气,也会觉得头疼。交通局确实牛叉,可是住建局也不差啊,想当初张劲松还只是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就把住建局局长江南山给送到监狱里去了,后来市委组织部部长王本纲也是因为张劲松而被免职的。这两次的事件,让张劲松这个名字响彻随江官场,没人敢小看他。

屠夫这个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这个我心里有数。”张劲松轻叹了一声,道,“我也没想跟禾小冬过不去,他看刘祖良不顺眼,有的是办法卡刘祖良的脖子。可他想要借这个事情搞风搞雨,想拿我当枪使,那也别怪我不客气......倩姐,我虽然在组织部呆过,但你也知道,组织部......它不是纪委啊,有些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你得帮我分析分析,看看哪些东西能够稍稍碰一下,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想莫名其妙地点燃个火药桶。”

“你能有这个认识就好,真要走到这一步,你就......多问问吧。”徐倩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暗想交通局的事情,不管大的小的都是火药桶啊,随便碰一块儿,都极有可能会引起大地震的。

心里念头一转,徐倩又道:“其实,如果你只是想杀鸡给猴看,林业局的份量足够了。”

“林业局,哼,他们也太无聊了,山上的游道建设,居然也要经过他们审批,说是很多植物是受保护的。”张劲松摇摇头,道,“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还是钟五岩跟我讲的。他还跟我讲过,咱们随江林业局的工作,林业厅领导很重视。”

“何止林业厅,国家林业局陈局长还来过呢。”徐倩看着张劲松,颇为无奈地说,“你还真会挑,这两个单位都很难啃啊。”

“哦,怎么回事?”张劲松眼睛一眯,问了起来,林业局并不是垂管系统,能够惊动国家林业局,那可就不简单了。

徐倩对林业局的具体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但大致上的东西还是了解的,便简单介绍了一下。

林业局虽然不如交通局那么强势,但也确实算是个大局了。随江这边山还是比较多的,虽然山都不是特别高,可这些年植树造林成绩还是相当不俗的,退耕还林工程名列全省第一,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的工作更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借这个工作拓展了权力范围。这个事情惊动了国家林业局,国家林业局副局长陈汉生都亲自来过随江对随江市林业局作了高度表扬了呢。

这之后,国家林业局往石盘省林业厅下拨了很大一笔款子,在全省林业系统中,随江市林业局就格外受省林业厅照顾了。

有了这么一出,随江市委市政府对林业局也就另眼相看了。全市那么多行局,有几个能够惊动部委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的?所以对于林业局,市里在财政上就算对林业局不倾斜,可林业局要是出了什么麻烦,市里肯定会帮着灭火的——不给别人面子,也要顾及到国家林业局的面子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