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04、温柔功夫

204、温柔功夫

说起来,苗玉珊跟张劲松之间的恩怨,起因只是件小事,可是后果却相当严重。张劲松现在都还记得她那个外甥喝酒后的嚣张样子,他也记得当时邓经纬打架受了点小伤后是如何的怒火冲天,双方在尚文派出所里各不相让,弄得所长向伯仁头痛不已。

其实事情在派出所已经算是处理完毕了,可是随江市里认识苗玉珊的人谁不知道这位跟好些男领导有过密切关系的漂亮女人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呢?在派出所里,苗玉珊没有那份实力同时跟邓经纬和张劲松开战,之后却马上下了阴手——市住建局对开发区的城建工作提出批评,市纪委因为几封举报信就过问了张劲松,市委组织部还想调整张劲松的工作。

然而张劲松没事,市住建局那边由汪秀琴出面搞定,谁叫汪主任的姑父是常务副市长并且正好分管着城建工作呢?他开的那台车是武云的,武云却是当时的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的女儿,市纪委差点就捅了马蜂窝,虎头蛇尾便收了手;至于市委组织部的调令,却被徐倩硬生生顶住了,而且王本纲随后就被免职。这一切,可以说起因都在苗玉珊!然而苗玉珊却不认为起因都在她,她觉得一切都是因为张劲松。

是的,如果没有张劲松,她老公江南山还是随江市住建局局长,不可能会坐牢;如果没有张劲松,她的情人王本纲现在还是随江手握重权的市委组织部长,而不是一个级别上去了但实权却大减的团省委书记;如果没有张功松,她依然在随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会颜面尽失远走他乡......

虽然身在白漳,可是苗玉珊却没忘记在随江所受的耻辱,她时刻关注着随江,关注着张劲松,知道那个害得自己没脸在随江呆下去的年轻人已经是市旅游局的副局长了,她除了在一个人的时候骂上几句之外,却别无他法。

除了对张劲松的关注之外,苗玉珊对于徐倩,也有着相当大的兴趣。她对自己的相貌身材风度魅力都极为自负,却总是听到别人说起随江官场第一美女徐倩的名字。她跟不同的男领导睡过才享受到无数人一辈子也享受不到的威风,然而徐倩却只要跟高洪一个人睡,就睡出了副厅级!

她觉得这个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况且,张劲松能够有今天,跟最初徐倩对他的赏识和保护是分不开的。

种种纠结之下,苗玉珊看着徐倩和张劲松的脸,心中的怒火燃得那是相当旺盛的。可是自从经历过在随江的那场大变之后,她的心境和行事风格也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么张扬,真实的情感,她只会深藏于心,哪怕恨不得亲手杀了眼前这二人,她这会儿却还会一脸欣喜的笑着说话,仿佛多年老友久别重逢似的。

张劲松认出了苗玉珊,徐倩则比张劲松更早认出。虽然苗玉珊的表情和语气中没有什么破绽,可她却明白,这个女人恐怕对自己没什么好感。只不过,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徐倩也算是个老油条了,表里不一的功夫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举起杯笑着道:“他乡遇故知呀。苗总,来,咱们要碰一杯,祝贺苗总事业更上层楼。”

场面功夫张劲松自然也是不缺的,他举起杯,笑容满面道:“啊,我还在想这么天仙似的大美女是不是走错门了,原来是苗总呀。苗总,有段时间不见了吧?还以为你去省台了,没想到做起大生意来了,女强人呀。”

相比较起来,徐倩说话还是云淡风清的,张劲松的话嘛,虽然也没有什么不中听的,可是给人的感觉,总有那么点不对味。

这倒不是张劲松气量狭小还对苗玉珊有多记恨,而是他明白二人之间的恩怨不可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烟消云散,以他现在的身份,没必要再计较以前那些事儿,但也同样没必要去缓和双方的关系。并且,刚才徐倩的话云淡风轻了,那么他此时此刻自然要注意突出领导,话就要说得比领导的水平要低上一线才是正理。

苗玉珊脸上笑容依旧,仿佛没受到张劲松那话的影响似的,两眼极尽媚态地看着张劲松,温柔地娇笑道:“张局长可别笑话我呀,我就是个打工的,可做不起大生意。来,徐书记、张局长,我敬二位。还希望二位能够对我们这儿的服务多些建议,让我们做得更好。”

三人碰了一下杯,喝了杯中酒,苗玉珊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了下来,服务员也很快就将碗筷摆了上来。看那架式,她今天是要在这儿陪着了。

坐下后聊着天,张劲松发现苗玉珊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她说话的时候没有冷落任何一个人,能够让在坐的所有人都感受到她的热情,却又知道她跟谁最熟把谁摆在最重要的位置。

跟苗玉珊最熟的人,显然是雷贞玉,而被苗玉珊摆在最重要位置的人,却是徐倩。只看这表面上的一幕,没有人会相信张劲松和苗玉珊之间还有那份难解的恩怨。

这女人,看来很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嘛,怎么当初在派出所里就那么笨那么嚣张呢?张劲松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人啊,还是需要经历挫折才会对世事有个更深刻的认识。

苗玉珊陪着坐了十多分钟,然后便礼貌告辞。张劲松以为她会送张贵宾卡什么的,但她却像是根本就没那个意思,当然了,也不排除碧天华根本就没什么贵宾卡之类的制度。不过,虽然没有什么卡,但苗玉珊却和徐倩张劲松交换了电话号码,并且相当诚挚地邀请他们多过来玩。是的,这个邀请相当诚挚。

对于这个邀请,徐倩和张劲松当然都很痛快地答应下来,没有说什么这地方太贵消费不起之类的废话。

吃过饭,雷贞玉又要请唱歌。毕竟这三女一男,搞别的什么活动实在是不太方便,倒是唱歌显得正常而且又容易联络感情。抛开那些私密的活动不说,才刚刚吃饭的话,就去游泳或者打网球也不利于身体健康不是?

四个人唱歌,气氛还是不够,在征得徐倩的同意之后,郭幽又打电话喊了几个同事过来,有男有女。徐倩毕竟有个副厅级的身份摆在那儿,那些人虽然敬她的酒,却不缠着她,可张劲松的待遇就不一样了,一帮子人都冲着他来——省台享受副处待遇的人并不怎么少见,而且谁叫他是男人并且年轻呢?

郭幽叫过来的同事有男有女,女孩子敬酒他喝了,男孩子敬酒他也不好不喝哈。幸好他酒量练出来了,而且运内劲还能化解一部分酒意,倒也挺得住。

原本电视台那些人对张劲松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副局长还有点看不起的,可见识了他的酒量之后,也不得不叹服,不说别的,光喝酒,人家一个就顶自己几个了。嗯,酒量大,也是一种能力啊。

张劲松跟众人喝着酒,而雷贞玉则基本上在和徐倩说话,虽然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可看二人脸上的微笑,相必是相谈甚欢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