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06、走马换将

206、走马换将

徐倩深深地看了张劲松一眼,淡淡然道:“接吧。”

这个话的语气,像是在跟下属说似的。张劲松也没在意她的语气,接通电话后客套了两句,等苗玉珊提出请他吃饭话之后,他张嘴就说局里有事,现在正在回随江的路上。听到他这么说,苗玉珊也只能遗憾地表示多联系。

徐倩又深深地看了张劲松一眼,虽然不像昨天晚上那样吃醋了,但也暗自感慨不已,女人漂亮了就是魅力大啊,张劲松居然都没直接拒绝,还找了个理由呢。如果不是自己在他身边,恐怕他都要答应下来吧?

开发区新的一把手还没有最终公布,多少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张劲松对这事儿不怎么关心,他现在比较郁闷的是旅游局里的干部职工都两眼冒光等着改善福利待遇呢。以前旅游局是爹不疼娘不爱的,现在因为紫霞山的开发而热闹了起来,不说那些杂七杂八的钱,就市里拨款,都是很大一笔数字。旅游局几个局领导,就田金贵有台专车,别的人都是共用呢。现在有了钱,领导们的车怎么着也要解决吧?下面人的逢年过节,也得表示表示吧。

说起来,旅游局能够有今天,主要功劳还是要算张劲松的。按他的想法,给下面的干部职工发些福利嘛,这个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局领导配车,不着急吧?然而他却没法反对,一方面因为这事儿是党组会上研究的,他不是党组成员;另一方面,他也不好出声反对,哦,你张劲松有个有钱的女朋友天天开着好车上下班,我们没你那么好的命就该两条腿走路吗?况且,人家配车,除了党组成员之外,还要给他配一台呢,有好事也没落下他啊。

这个事情,自然是戴金花透露给他的,他听到之后,也只能无奈的叹息。在体制内混,可以跟这个对手干一架,跟那个敌人斗一回,但却不能同时得罪所有的人,要不然就算你是孙悟空,也讨不好了。

他不能阻止局党组的决定,但他明确表示不要配车。他也知道,局党组自然不会因为他这句话不配,可配了之后,他可以不用啊,这不还有别的没进党组的局领导嘛。

刘祖良如愿以偿当上了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这个位置就算是尘埃落定了,可他空出来的武仙区常务副区长一职,却又让吸引了许多目光。然而这一次,这个位置随江市的领导们都没法争,因为这个位置被省里看上了。

武贤齐的工作从省委到省政府之后,秘书就换了,当省委组织部部长时候的秘书邹如忠,这次从省委党校学习出来,便下到随江市武仙区任常务副区长了。

张劲松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有些意外。武贤齐到省政府当常务副省长之前,应该就对秘书的工作有了安排才对呀,在党校学习完毕之后,应该要去先就安排好的地方才是正理,现在见到武仙区有了这么个位置,居然直接就空降了——啧,后台硬就是不一样啊!

按说吧,副省级领导的秘书,没有硬性的级别规定,但基本上捞个副处的级别还是没问题的。外放的话,正处副处的位置都是可以的,但正处基本上不可能有多好的位置,省里厅局当个处长就不错了,可放到下面区县,那就可以当个副县长、县委常委甚至是专职副书记,虽然级别没在省里当处长高,可是实权大啊!这个情况,区里也一样。不过,常务副县长这个位置,又比较特殊一点,虽然排名不如专职副书记,但由于管的是具体行政工作,对工作经历的要求就比较高一点了,通常都是从政府普通副职上上去的。当然了,没有干过区县一级政府的普通副职就直接坐常务副这个位子的,也有一些。比如说武仙区常务副区长这个位置,当初跟刘祖良竞争的时候,先有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后有市林业局副局长瞿和城。

所以说,工作经验之类的话,对一般人有用,但上级领导要下来个人,省委常委的秘书到区县里干个常务副,市委敢说人家没能经验吗?能说人家没有经验吗?

紫霞会所,武云做东,请张劲松和邹如忠吃饭,没有别的人作陪。

张劲松明白这是一个很私人的饭局了,并非是为了给邹如忠拉关系,要不然的话,以武云的关系,怎么着也要请个把市领导或者武仙区有份量的领导过来,那才是正理。当然了,也极有可能武云早就把这个事情办好了——毕竟邹如忠是她老爹的秘书,如果工作没开展起来,她老爹也脸上无光啊。

武云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对邹如忠还是比较客气的,主动敬了几次酒。当然了,邹如忠对她就更客气了,他父亲以前的一个朋友在省委有点小权力,找关系将他搞了进去,可他刚进去,父亲的朋友便病故了,他就坐了几年冷板凳,却也因为这个因素,被从京城调过来的武贤齐带在了身边,才有了他的今天。

以他三十来岁的年纪就当了常务副区长,这是多少干部子女都羡慕的啊。这一切,都是武省长给的,他怎么会不对武云客气呢。

又和武云喝了杯酒之后,邹如忠就端起杯对上张劲松了,他笑呵呵地说:“来,劲松,咱们再走一个。听说你就是随江人吧?以后少不得要麻烦你啊。”

刚才吃饭喝酒说话,都没提到工作,张劲松还以为他真的只是纯粹的吃饭呢,看来总是免不了要往工作上靠啊。

“邹哥客气了,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帮得上忙。”张劲松相当豪气地来了一句。心里却想,自己跟武仙区的人可不怎么熟,当初在组织部的时候,自己在一科,区县班子归二科负责呢。

“那我就先谢谢了。”邹如忠其实还真没想过要找张劲松帮什么忙,但张劲松身份特殊,是老板的未来妹夫,他连老弟都不敢叫,叫张局长又太生份了,所以直呼其名,刚才那么说,也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尊重之意。不过,如果真的需要张劲松帮忙的时候,他也不会客气。

二人干了这杯酒之后,邹如忠又关心了一下张功松的工作,张功松也只能对他的工作表示一下关心,这一关心,就关心到了经济发展上面去了,邹如忠请教了一下武仙区各乡镇的情况之后,话锋一转,便到招商引资上面了。

张劲松搞招商有一套,这个事实已经得到了随江官场的公认了,在开发区的时候就很厉害了,现在到了旅游局,紫霞山那地方,居然也被他给折腾起来了,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听到邹如忠这个话,张劲松是有苦说不出啊,却又没办法拒绝,只能点头说尽力帮忙。唉,名气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会让人泪流满面啊!如果自己不是公认的招商能手,哪儿有这种麻烦事儿!

三个人喝酒要喝不了多长时间的,快散场的时候,张劲松接到了邓经纬的电话,说是到市里来了,问他在哪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