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07、抓人了

?()207、抓人了?

“我还真不知道他在哪儿上班!”张功松相当无奈地来了这么一句,但又不能太过坚决地拒绝,毕竟自己在随江官场上偶尔能够横行一把,虽然说都是自己占住了道理,可如果不是别人忌惮自己身后有个武贤齐,保管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顿了顿,张劲松皱皱眉头又道:“这个,我说,这个事情,应该是市领导到省『政府』去跑吧?”言外之意,别说你只是个高配县委常委的镇党委书记,就算你是县长,也不够资直接跑到省『政府』汇报这件事情吧?你一个镇党委书记,跑过来要我这么个旅游局的副局长商量这种大事,太不着调了吧??

还真亏得二人关系确实不错,要不然张劲松都想当场翻脸了,消遣人不是??

邓经纬听出了张劲松话里的不高兴,也知道刚才的话说得确实不地道,赶紧笑着道:“这个事情吧,走正常程序的话,应该也问题不大,但是时间慢。如果有省领导的重视,上面那边的关系才好理得顺些不是?快的话,今年就可能批准下来。县委常委会上有过专门讨论,这是全县的大事,人人有责啊。啊,其实我也就随便说说,你说得对,这事儿还真轮不到我『操』心。”?

这个话不能算是道歉,但也是个相当详细地解释。谁在这个事情上出了大力,那么县里肯定有好处等着呢,他邓经纬想要这份好处,但这份好处在他眼里,跟兄弟感情那是没得比的,如果兄弟为难,那他就不要好处了。?

喝了口茶,张劲松沉『吟』了一下之后,便看着邓经纬道:“老哥啊,你每次从安青过来,给我打电话我都在随江吧?”?

邓经纬没听明白他想说什么,点点头道:“嗯。我说兄弟,哥哥知道你这人实在,哪次打电话你都出来了,你别搞得这么煽情好不好?”?

张劲松摇摇头,道:“兄弟归兄弟,可我要是有事情去了省里,你到市里来了就算给我打再多电话,我也没办法陪你喝酒饮茶啊。今天晚上本来准备去拜访木部长的,啧......”?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我自己工作上遇到多少困难都没有去省里找武省长,而是尽量自己摆平,如果这个是你邓经纬的事情,那我肯定尽力去帮,但这不是你的事情啊,当初你们县里不想乡镇书记高配,我不也跟你到木部长面前把这事儿给办了吗??

邓经纬听懂了这话的意思,也明白张劲松不欲再谈这个事情,便笑着道:“你小子不会又要进步了吧?有好事可不能忘了哥哥啊。”?

听到邓经纬这么说,张劲松也就笑了起来:“我就是去看看领导,你别那么敏感好不好,我到旅游局才多久啊?”?

“哈哈哈。”邓经纬大笑了几声,然后道,“你呀,你跟别个不一样。”说了这个话,他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起来。?

张劲松也笑着摇头,缓缓喝茶,刚才那点小小的不愉快就烟消云散了。再说话的时候,就没再提到安青县撤县建市的事情上去了,而是说些无聊的闲话,就连工作中的困难和趣事都很少提到。?

到将要起身离开之际,邓经纬又说如果有什么好事的话,还要他在木部长那儿帮着吹吹风。张劲松当然丝毫没有犹豫,点头答应下来。?

......?

紫霞山的工程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张劲松没有帮邵和平跟石三勇那间石材公司打招呼,但却和这二人一起跟紫霞山旅游开发公司方面的人吃过一次饭,而石三勇身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公安分局局长,也是紫霞山公司希望结交的实权人物,于是乎,生意就不成问题了。当然了,这个石材公司,明面上自然看不出跟邵和平和石三勇这两人有什么关系。?

山上在开工,上山的那条路扩建却还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刘祖良跟市交通局谈得如何了。张劲松对这条路还是关心了一下的,他没去市交通局沟通,以他的关系,想在开发区打听点东西,难度不大,不说别的,石三勇可还兼着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呢。?

市交通局的款子不是那么好要的,开发区里很多人都听到了些传言。刘祖良也很苦恼,在随江市里面,他的靠山是市长高洪,但干工作,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找靠山吧?他才到开发区来,一件大事没干就找高洪求援,那也太丢人了。可如果紫霞山上山那条路都搞不定,那对他的威望无疑是一个相当沉重的打击。这个事情,真是令他纠结不已,却也不得不表态,那条路近期就会动工——他倒是想拖一拖呢,却不想承受市委书记陈继恩的怒火啊。?

对于刘祖良此时的心态,就算不听石三勇分析,张劲松也能够猜到一点。心想姓刘的敢说那个话,如果市交通局搞不定,说不准真会直接到省里找交通厅走点路子呢。当然了,也不排除他动用开发区自己的钱来修路的可能——虽说修路确实费钱,可上山的路毕竟不是高速公路,路程也不是很长,咬咬牙再贷点款,开发区也能自己干了。?

只不过,开发区自己干的话,少不得又会向辖区内的企业摊派了,而且,刘祖良也落不到个好名声——徐倩干一把手的时候修路都是从市交通局搞的钱,你刘祖良难不成连个女人还不如??

想到刘祖良的头疼劲,张劲松都有种请市交通局局长禾小冬喝酒的冲动。?

想当初,张劲松还希望徐倩能给他点指导,准备跟交通局碰上一碰呢。现在看来,还是徐倩想得深远啊,这事儿跟自己这个市旅游局的副局长有什么关系?『操』那个空心干什么?借他刘祖良一百个胆子,他敢不把那条路修起来??

果真是关心则『乱』啊,幸好有个徐倩,要不然自己糊里糊涂找到交通局,那丢人可就丢大了啊。?

以前传言好几个部门想在紫霞山的事情上搞风搞雨的,现在还没听到有什么事情。想必应该没问题了,要不是那几个部门不想得罪临近退休的市委书记,那就是紫霞山开发公司已经把工作做到了位,那几个部门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短时间内不好下手。?

这样的情况,是张劲松愿意看到的,紫霞山的开发能够顺顺利利的,那他的工作也会轻松许多,如果真有什么部门要刁难的话,他作为紫霞山旅游开发相关事务的负责人,肯定要帮企业去协调,那有多麻烦他是明白的。?

然而还没平静几天,白珊珊就汇报了个情况上来。紫霞山上修建游道的时候,市林业局去人阻止了,说是要游道绕路,重新设计,因为现在施工的一段林地生长的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短叶黄杉,已经遭到破坏。由于这个原因,林业局作出责令紫霞山公司马上停工整改、补种所毁树木株数的五倍树木、并罚款五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其实吧,旅游区内修建游道,多少确实会毁了一些植物,林业部门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了,一般都会采取移栽的办法,国家和地方的保护植物移栽,一般的植物毁了也就毁了。像这种要旅游公司重新设计游道并且一来就重罚的搞法,做得就比较过份了,而且埋了后手——谁知道山上那些树哪棵哪类是进了保护目录的呢?到时候还是逃不脱林业部门手心。?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