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208、牛叉的林业局

208、牛叉的林业局

以前张劲松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对市里各行局的头头脑脑们都是有一定了解的,可那仅仅限于一般的了解,浮于表面,虽然他是干部一科的副科长,可是对于市里各行局的领导们,很多人他只知道名字,连见都没见过——毕竟他在市委组织部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这些没见过面的人里,就包括市林业局局长孔大河。当然了,就算是没见过面,电话号码也是能够很容易就查到的。只是,以张劲松现在的身份,如果贸然给孔大河打个电话过去,孔大河如果没把他放在眼里,那可就丢人了。

毕竟,林业局连紫霞山旅游开发公司都敢为难,眼里没他这个旅游局副局长也很正常。他可从来都没认为,自己的一些传言能够把随江官场上所有人都吓住——这个世界,什么时候都不缺不信邪的人。

所以,张劲松就想着要先给程遥斤打个电话,程遥斤现在是市住建局的局长,手握重权,由他出面,请林业局孔大河出来坐一坐,想必是比较合适的,再者,他也想向程遥斤打听一下,林业局领导班子之间,有没有什么说道。

听到张劲松把事情简短地说了之后,程遥斤就说他现在在省里,明天回来,住建厅召开全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工作会议,不像往年只要分管质量安全的负债人和建筑质监站负责人参加,而是要求各市住建局一把手到场。

解释过这个事情之后,程遥斤就语气沉沉道:“孔大河做事比较有个性,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别掉以轻心。”

这个话说得相当直白,张劲松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程遥斤和孔大河之间也不怎么和谐啊,十有**,程遥斤恐怕在孔大河手上还吃过亏呢。

见程遥斤很够意思,张劲松也就很直接地说道:“哦,林业系统我是一窍不通啊,程局你得教教我。”

程遥斤也就简单地说了一下,孔大河还在市林业局当副局长的时候,就敢把主意打到住建局头上,那时候住建局还叫建设局,城市绿化这一块是归到建设局管的,但孔大河硬是把城市绿化给抢到林业局去了,这还不算,等到孔大河当了局长,又把城市绿化这一块给抓牢之后,居然由着这个借口,将手脚伸到各企事业单位的绿化上面去了,后来各个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住宅小区的绿化,都要过林业局这一关!

说起来,林业局这个部门也是相当有意思的,狂采疯伐的年代,林业部门职工的收入相当让人眼红,后来不准乱砍树了,就吃那点财政工资,林业部门一度降到了清水衙门的地步。还好没多久植树造林工程受到了相当大的重视,各省对造林款拨得都比较多,林业局也就勉强达到个不上不下的标准,虽然不像交通局那么牛叉,但也不是畜牧水产局之类的所能比拟的。

随江这地方不是林区,但山不少,树也多,跟省内其他市的林业部门相比,还算是比较不错的了。可孔大河不满足于这个状况啊,在副局长任上就可以借着林木草皮这种业务上的关系而把整个城市绿化工作从建设局夺过来,当了局长之后为毛就不能把这个工作再深入一点呢?

是的,就是把这个工作再深入一点,而不是重新又去别的部门抢权——得罪一个部门可以,得罪几个部门那就是找死了,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把城市绿化这一块儿抢到手,那是有许多因素的,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市领导比较支持,另一方面,也是林业局自身得天独厚的条件——城市绿化的树苗草皮什么的,不管是绿化之前的甄选,还是绿化之后的养护,哪个部门敢说比林业局更专业?

所以说,这个工作,林业局能够下手抢,可别的工作就不好抢了。这个道理,孔大河相当清楚,所以他还是想在城市绿化上打主意。当然了,他这个主意主要是打企业上的,各行政单位他才懒得去得罪人呢。

企业上,各房地产商开发的楼盘,那就是主要的。

这个工作的深入开展,就引起了省林业厅的重视,这可是件大事啊。林业系统一向都是吃资源饭的,随江林业局能够把手从山里面伸到城里面来,这对整个林业系统来讲,都是具有相当大的借鉴作用的。为此,国家林业局领导都到随江来视察了一番。

林业系统在人事上不是垂管的,但业务方面,垂管的力度相当大。国家林业局领导下来视察了,随江市委市政府对市林业局也就比较放纵了。

张劲松了解了这么个大概,心里顿时就是一跳,靠,林业局在紫霞山上闹了这么一出,目的该不会是想从旅游局又分点什么权力过去吧?

妈的,这个孔大河,你他妈的要是敢把爪子伸到旅游局来,那就别怪我刀子太快直接剁了。

“我知道了,程局,谢谢啊,明天晚上我先预定了,紫霞会所,你可别答应别人了啊。”张劲松压下心里对林业局的郁闷,笑着道。

程遥斤也没客气,很痛快地答应了。

挂断电话之后,白珊珊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张局长你好,你现在在局里吗?我这儿有个情况想跟你汇报一下。”

听到白珊珊这么说,张劲松就明白,紫霞山公司的人已经到了旅游局了,正在她办公室呢。沉吟了一下,张劲松道:“什么事?”

白珊珊就明白,张劲松这是不想让她把人带上去呢,于是,她便又把先前上来所说的事情简单汇报了一遍。

张劲松道:“这个事情啊,你先了解一下,唔,代表局里到紫霞山公司去一趟。啊。”

白珊珊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那行,我马上过去。”

若是刚才没跟程遥斤通过电话,张劲松说不定会亲自出面安抚一下紫霞山公司过来的人,可这会儿他觉得林业局的目的可能是旅游局之后,那就要小心一点了,别忙着出头解决问题,而是要先做好准备,再把相关的情况了解清楚。他叫白珊珊去紫霞山公司,需要了解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个事情的经过,而是要了解一下紫霞山公司和林业局之间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是什么。

要把事情办好,总得搞清楚来龙去脉才行啊。

在办公室等了十多分钟,张劲松又给石三勇打了个电话,这才下楼,上车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这台车还是比较显眼的,也不知道紫霞山公司的人有没有留意,会不会到钟五岩面前乱说什么。

摇摇头,他懒得去想那么多,驱车直奔开发区公安局。这种事情,如果是钟五岩亲自找他,他肯定不会不见,可下面随便来个人他就见面的话,那以后恐怕紫霞山公司只要有个什么事情,都会要面见他本人才行,这个口子千万不能开。

事情他肯定会管,但怎么管,这个就要讲究个方式方法了。他要先跟石三勇见个面,看看森森公安局抓人是不是有什么讲究,别一个不好,让林业局抓到辫子那就被动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