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210、很阴啊

210、很阴啊

想到这儿,翟和城心里就有点**,恨不得紫霞山公司马上就跟林业局干上一架。他不是特别清楚紫霞山公司的背景,但他知道一点,李淑汶她爹来随江的时候,可是省委统战部长亲自作陪的!

除了这一点之外,市委书记陈继恩对紫霞山旅游是何等的重视,翟和城也是有所耳闻的。这个工程是市委书记退休前的留名工程,在陈书记的心中有多重的份量可想而知。一个官员,不论能力强与弱,为官是清是贪,在临近退休之际却又没被人搞下来的话,谁都希望能够在自己执政的地方留下一段佳话。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啊!

当官的最重权威,对于下级挑战权威的搞法特别不能容忍,而快退休时的官员,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当官的人,越临近退休的时候,就越贪恋自己的权势,也越在意自己的脸面。最近的市委开会的时候,只要不是涉及到很大的问题,市长高洪一般都让着陈继恩,就是不想在这个时候随便招惹陈继恩。当然了,市长这么配合工作,陈大书记心里也很舒坦,临退之前也想表现得大度一些,顺便结个善缘,倒是也给了高洪不少方便。二人之间,仿佛又回到了最开始搭班子时的蜜月期了。

这种情况下,孔大河如果惹怒了陈继恩,那后果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翟和城在林业局干了七年副局长了,亲眼看着孔大河在局党组的排名中从自己后面到自己前面去,对于孔大河的为人和行事作风,他是相当了解的。这次的事情,一方面是要教训紫霞山公司不听话,另一方面,林业局的领导层心里都明白,孔老板怕是惦记上旅游局了,想在旅游这事儿上分口肉吃。这事儿跟抢绿化的权力有相似的理由——山上的事情,哪个敢说比我林业局更懂?

站在林业局的角度来看问题,翟和城也觉得在旅游这一块小小地插一手是不错的,可是现在的旅游局不比以前了,张劲松是什么人?敢对前任市委组织部长下死手的猛人,会容忍你一个林业局的局长递爪子吗?

翟和城觉得,或许这次,孔大河搞不好要让出市林业局局长的宝座了。虽然孔大河下了之后,没多大的可能会由他顶上去,但看着和自己不对付的人倒霉,也有种快感不是?

带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思,翟和城跟张劲松和石三勇的酒喝得很热烈,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没半个小时,一瓶茅台就见底了,第二瓶接着打开。

这个时候,张劲松电话响了。

来电话的人是钟五岩,钟公子说话是带着笑意的:“老弟呀,在哪儿潇洒?”

对于钟五岩来电话的目的,张劲松是一清二楚的,听到钟公子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也就笑着道:“比不得哥哥你啊,上班潇洒下班还是潇洒,我就是个劳碌命,干不完的工作。”

“工作干不完是好事啊,这就表示你肩膀上担子重,很得领导信任嘛。听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副处要落实了?”钟五岩笑意不断,不紧不慢地说,“老弟,我可跟你说呀,副处落实的时候,啊,你自己看着办,白漳随江都行,反正你要让我满意才行。”

老子跟你没那么惯吧?老子是副处还是副处待遇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他妈的好歹也有个省委常委的爹,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平易近人?高傲一点会死啊!张劲松心里对钟五岩这么说话不以为然,但二人打交道以来,钟五岩就没有表现得有多么高人一等的样子,他倒也没觉得奇怪,叹了口气道:“我现在都一个头两个大了,把紫霞山真正做起来才是正理,这个工作要是干不好,说什么都是空的。”

“我对你有信心。”钟五岩道,“你负责的工作,哪儿有干不好的?呵呵,我可是等着喝你的酒哪。”

这话明着好听,可实际上的意思张劲松相当明白,他钟五岩跟人合伙投资紫霞山,就是因为紫霞山是你张劲松负责的,现在紫霞山被林业局刁难,你张劲松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劲松自然不能再和他继续绕圈子,便很痛快地说紫霞山公司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正在跟相关部门沟通。

钟五岩又说了几句请他到白漳去玩之类的话,便结束了通话。这个电话,张劲松没有走出去接,就当着石三勇和翟和城的面接的,挂断电话后,他看了看这二人,摇摇头苦笑道:“紫霞山公司的电话,呵呵。”

这个话,翟和城没有接,石三勇却笑呵呵地说:“抓人那事儿?”

石三勇的话说得直接,翟和城却没有认为石三勇有什么恶意,虽然大家都是领导了,可是石三勇毕竟在公安战线,又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说话直接点,很正常。

“嗯,除了那事儿,还能有什么事儿?”张劲松点点头,然后就看向了翟和城,有点疑惑地说,“翟局,有个事情我想请教一下你。你知道的,我干旅游时间不长,咱们随江的旅游事业,这个,也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多东西都还不怎么了解。听说这次紫霞山公司在山上的施工,好像违反了林业部门的有关规定?”

“这个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没分管那一块。”翟和城喷着酒气,来了句相当不给力的答案,马上又借着这酒劲,说出了些很有意思地话,“不过,局里近期的工作重点,我还是知道的。啊,我想想,这个,上次孔局长在会上强调,要深刻领会省林业厅的相关文件精神......重点做好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各区县林业局和森林公安局要把这项工作落到实处,对破坏野生动植物生长环境的违法行为,孔局长指示,一定要依法严厉打击,绝不手软......”

张劲松脸上表情平静,心里乐得不行,我靠,这个翟和城跟孔大河到底有多大的仇啊,这煽风点火都煽得这么明显这么怨气十足,还带了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难怪啊,看来紫霞山公司这次是撞到枪口上了。”石三勇不阴不阳地插了句话,“翟局长,我对林业局的工作效率相当佩服啊,才下了行政处罚通知,期限还没到森林公安就把人给抓了。啧,战斗力很强嘛。”

翟和城笑着说:“森林公安局这一块儿是孔局长亲自抓的,工作效率高一点不足为奇。啊,孔局长的雷厉风行,在全省林业系统中都是相当有名的,省林业厅领导多次表扬过,是全省其他兄弟单位的学习榜样......紫霞山公司有人被抓了吗?我昨天才听说刚下行政处罚的嘛。啧,紫霞山的旅游开发是市里的重点工程,未来将会成为我们随江市的一张城市名片......当初在紫霞山环山游道审批的时候,局里认为可能对山上野生植物造成一定影响,但我认为,在这个的问题上,一定要公正客观,要谨慎对待,要有大局感!不过,我个人的意见,无足轻重呀!”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