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11、亲爱的

吃完这顿饭,三个人也没再继续搞别的活动,张劲松喝得有点多了,自己走路虽然不需要人扶,但开车还是比较危险的,石三勇就早早地打了个电话,将孙光耀给叫了过来,让其送张劲松回去。

孙光耀第一次跟张劲松吃饭的时候,还有些醋意,后来白珊珊要调去旅游局的时候,他心里也有点意见,但还是尊重了白珊珊的选择,等到刘祖良当上开发区一把手的时候,他才对张劲松心怀感激,白珊珊跟刘祖良之间的恩怨,他也是听说过的。当然了,他能对张劲松心怀感激,也跟他母亲戴金花脱不了关系——有他妈在旅游局盯着,他倒是不用再怀疑白珊珊和张劲松之间有什么私情了。

哪怕是喝得比较多了,张劲松对孙光耀也还是有印象的,便笑着对他点点头,含糊道:“小孙啊,辛苦了。”

若是酒没喝到这么多,他想必会叫对方一声孙警官。不过,孙光耀显然更喜欢听到小孙这两个字,赶紧笑着回答:“不辛苦,应该的。”边说着话,他边请张劲松上车。

上车之后,张劲松说了自己住的地方,又问了两句孙光耀的近状,便不再多话,坐在后排闭目养神。倒不是他有意疏远孙光耀,而是酒意正浓,想休息一下,再者,他还要考虑林业局那事儿应该如何解决。

翟和城暗示的方法不失为一个很有实效的方法,还是那句话,生活作风问题不是大问题,可如果被摆到了台面上,那就不是小问题了。随江市里大大小小的男领导,在男女问题上完全没有问题的,恐怕真的是凤毛麟角了,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是。市长高洪跟徐倩的关系许多人都在传,以前那个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据说不下三十位情人,这些情况,上上下下都明白,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就连他张劲松自己,也和徐倩保持着情人关系呢。当然了,张劲松现在还是单身,就算这个事情摆到了台面上,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这事儿如果是发生在已婚的干部身上,那就另当别论了,上级领导私底下知道这个是没关系的,可是如果生活作风问题被有相当实力的人拿到台面上来作文章并且还证据确凿的话,那基本上就没戏了。

想当初,王本纲可是市委组织部长来着,从随江灰溜溜地离开,就是因为网上的帖子把他对女干部一律“日后提拔”的事迹给说得有鼻子有眼,最终换得省纪委的调查组下来走了一趟。嗯,省纪委下来调查王本纲的时候,还找张劲松谈过话呢,因为举报人是以张劲松的名字实名举报的。

现在回想起来,张劲松就有点明悟了,省纪委的人应该明白是别人冒充自己实名举报的,可能是省里有人借机想搞王本纲,所以他们就直接下来了。

想着这些往事,他脑子里突然念头一转,翟和城今天暗示这么个阴毒的方法,一方面是他姓翟的跟孔大河不对付,却又没胆子直接对阵,想借刀杀人;另一方面,恐怕也跟自己有些关系,毕竟在随江官场的传言中,自己搞走王本纲,就是从男女关系入手的啊!

啧,都是名声惹的祸啊!想到跟自己有关的负面名声,张劲松就暗自苦恼不已,以前还觉得这些名声是种威望,现在才明白,凡事,有利有弊,古人诚不我欺啊。

其实男女问题,就算是摆到台面上,也要看是谁摆的,如果翟和城带着警察将孔大河跟林业局某个女科长捉奸在床,相信上级领导也会压下此事还有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可如果张劲松出手,这事儿就有可能会闹大,就算不闹大,也极有可能会让孔大河丢掉林业局局长之位,说不定就此前往人大政协之类的地方养老,或者干脆直接病退了。

这个道理,翟和城与张劲松二人都心中明了。翟和城有心思没那个实力,张劲松有那个实力却没那份心思。

张副局长身在官场,知道要在官场中混得如意,阴谋阳谋都是不能少的,可是这种阴法,实非他所愿。

车到地方的时候,张劲松伸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啧,还是想个别的办法吧,如果实在没办法,说不得也只能行此下策了。

......

张劲松强忍着想直接就睡的困意,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出来后,酒意已经醒了不少,看着这空空荡荡的房间,禁不住对徐倩阵阵思念。今天遇到这个事情,他原本是准备打电话给舅舅或者徐倩,问一问应该如何应对的,可是转念一想,以后自己会遇到很多这类事情的,不可能总是找人拿主意吧?还是要自己面对啊!

也不知道徐倩现在在白漳工作生活各方面是不是真如电话中所说的那么好,等几天有时间了,就过去看看她吧。

正想到这儿的时候,电话响了,张劲松拿在手上看了看,却是武玲。

接通电话,他笑着叫了声:“老婆。”

武玲的娇笑就传了过来:“叫得这么亲热,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

“干什么坏事啊,我倒是想干,可你又不在这儿,怎么干?”张劲松嘿嘿笑着,**的话说得有那么点点露骨。

当初刚认识的时候武玲和张劲松说话就相当豪放,二人发生关系后,说话的时候自然是更无遮拦,现在听到他这么说,她就笑得更起劲了:“我哪儿知道你怎么干,你不是还有领导,还有同事呀。我记得有几个女的挺漂亮的嘛。”

张劲松拿不准武玲这个话仅仅只是试探,还是已经掌握了些东西,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承认的。眉头一皱,他就叹息了一声道:“啧,我都不知道你心里在乱想些什么,美女确实很多啊,可是,在我所见过的女人中,你是第二美的。”

“哦?”武玲拖了很长一个调子,随后声音就变得相当柔媚了,缓缓道,“那第一美的是谁呀?是你的黄老师?还是你的徐主任呀?”

张劲松听出了她话里的浓浓醋意,什么叫你的黄老师你的徐主任啊!啧,徐倩就不说了,那个黄老师,可是你那宝贝侄女的心头肉呢,你这醋吃得也太没道理了吧?

心里这么想着,张劲松嘴里却笑着道:“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一股子酸味了,我说的是我妈!我在看来,我妈是最美的!”

“哼!你......算你会说话!”武玲哼哼着道。

“什么叫算我会说话,我本来就会说话好不好?干招商也好,干旅游也罢,不会说话可不行呀。”张劲松嘻皮笑脸地说。

武玲被他这话搞得极度难受,气道:“你,我懒得跟你说。”

张劲松赶紧哄着她:“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亲爱的老婆大人,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有什么指示?”

“才九点就晚了?”武玲冷冷地问了一句,然后顿了顿,才又道,“没指示就不能打电话了?哼,你呀,就是说得好听,老婆老婆的叫得好听,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从来就不主动给我打电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