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12、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结婚,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随江乃至于整个石盘官场上,张劲松都是当之无愧的年轻干部,可是在他父母眼中,他却已经不那么年轻了——他好些同学的孩子都能上幼儿园了啊!

婚姻大事,现在在城市中往往呈现出一种当事人不急父母急的状况。张劲松就是这种状况,只要一回家,他妈就会说起谁谁谁的孩子有多大了,毫不掩饰那份急着抱孙子的迫切心情,这也是张劲松较少回家去的原因之一。

张劲松去过京城,见过武玲的父母,虽然没有举行订婚的仪式,也没有承诺什么,可也让武玲的父母承认了他。当初武玲找到他是想让他假装作戏,可是后来因为双修的原因而导致了假戏真做,他也对事情的发展有过短暂的考虑。考虑的结果,跟还没有假戏真做的时候一样,跟武玲结婚,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他不反对结婚,但也没想过马上就结婚,他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还要以事业为主。然而,刚才这个电话,却让他明白,他确实还年轻着,但也不算小了,不知不觉间,已经二十七了啊!

现在的张劲松可不是刚刚毕业才参加工作时候的人了,在组织部干了一年,他已经深刻地理解了在体制内混,想要事业成功,一个和谐稳定的家庭,那是相当重要的。领导干部的提拔考察,家庭可是一项重要指示啊。

在基层还无所谓,可越往上走,家庭的重要性就越突出,特别是像张劲松这样草根出身的干部,如果没有结婚,组织上在使用的时候,就会有很多顾虑。到了一定的级别,如果还不成个家,那会给人一种不稳定的感觉,副科正科的时候还不觉得,可等到上正处级的时候,这一条就比较要命了。

想到自己再等几个月可能就要落实副处级,把待遇那二字给去掉,张劲松就不免暗自寻思着,是不是跟武玲商量一下,找个时间把婚给结了呢?

毕竟自己和她已经真正发生了关系,而且也有了感情,总不能要她一个女人主动提出这事儿吧?反正他从一开始,就有着和武玲结婚的心理准备。

手机铃声响起,扰乱了张劲松的思绪。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是白珊珊。白珊珊打这个电话过来,还是向他汇报有关这次紫霞山公司和林业局那事儿的情况。下午的时候,白珊珊只是了解了林业局和紫霞山公司之间的恩怨起源,后来她又陪着紫霞山公司的人去了森林公安局,才算彻底明白,被抓的几个人中,只有一个是紫霞山公司的,其余的都是施工方的人,而施工方的人,由于施工单位在地方上人面熟,找了关系已经被释放了;至于紫霞山公司那个,虽然紫霞山公司去了人,可森林公安局的同志就是不肯放人。

沉吟了一下,张劲松就淡淡地说:“知道了。”

他没有给白珊珊任何指示,白珊珊也就不好再请示什么了,挂断电话后却不敢确定张劲松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不过,以她对张劲松的了解,她觉得,这事儿张局长恐怕不会袖手旁观,很大的可能,会跟林业局碰一碰。

想到这儿,白珊珊就是一阵激动,跟着这样强势的领导混,够劲道、有前途。

跟白珊珊的乐观不同,张劲松这会儿眉头都皱成了一团,从白珊珊汇报的情况中,他听出了些东西,森林公安局把施工的人放了,却还扣着紫霞山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这就不仅仅只是教训,而是二次羞辱了。

紫霞山公司是合资企业,又是市里的重点工程,这一点,孔大河不可能不知道,在山上抓人的时候,还可以抬出相关条文来作为理由,可是现在这么一搞,那什么理由都说不过去了。孔大河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张劲松可不认为孔大河真的会蠢到敢这么肆无忌惮!他后面会不会有人撑腰呢?撑腰之人是市里的,或者是省里的?毕竟,钟五岩他老爹可是省委常委来着!

想到钟五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居然都没明说这个事情,也没有亲自出面的意思,张劲松似有所悟。

说不定,此事还只是冰山一角,林业局搞出这件事情来,就是为了惹事,就是为了让人跳出来!啧,水深着呢!

妈的,你们神仙打架,别把我扯进去啊!

又是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张劲松停下思绪,拿起手机来,这次来电的却是徐倩。

自己本不想给她打电话,却不料她电话居然打了过来。张劲松笑了笑,接通了电话,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嗯。”

“一个人在家?”徐倩的声音温柔地传了过来。

“嗯。”张劲松应了一声,稍稍一顿之后,又加了一句话,“在你家。”

“我知道。”徐倩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继续问,“林业局那边,沟通得怎么样了?”

张劲松没问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毕竟她在开发区当了那么长时间的一把手,把开发区搞得风生水起,现在又刚走没多久,若是连这样怪异的事情都没人跟她汇报一声的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情况还不清楚。”张劲松叹了口气,“你怎么样?房子买了没?”

“看好了,明天去付款吧。”徐倩笑着道,“我这儿没什么问题的,现在是你那边,你可别掉以轻心呀。”

虽然张劲松不愿请教徐倩,可徐倩都主动关心了,他也不能拂了她的好意不是?便道:“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啊。”

徐倩道:“呵呵,我和孔大河也没什么交情。不过,我倒是听人评价过孔大河。”

张劲松就来兴趣了:“姐姐啊,不带这么说一半留一半的。孔大河是个什么人?”

徐倩就开心地笑了:“什么人我还真不清楚,别人评价他就四个字,胆大心细。”

胆大,这个张劲松已经能够体会到了,至于心思嘛......还好自己没马上动手跟林业局硬碰硬!孔大河要是没有什么倚仗,怎么会这么干呢?能够混到正处级,就没有蠢家伙!张劲松在心神一震,眼前的迷雾似是散了许多,对石三勇留下自己喝酒就有几分感激了,嘴里忍不住叹道:“啧,幸亏我还没什么动作,这事儿果然没那么简单。”

听到这个话,徐倩就知道张劲松已经明白了自己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心想这家伙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小伙子了,能够当上市旅游局的副局长,心思果然不差。

“挺沉得住气的嘛。”徐倩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张劲松和徐倩这几句话一说,原本混乱着的头脑一下子变得清醒了,毫不在意地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该我做的事情,我会努力做好。”

言外之意,不该他管的事情,他就不会轻易地去管了。

“嗯,你有这个认识,我也就放心了。”徐倩笑着道,“行了,不多说了,我要休息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