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13、目中无人

田金贵轻飘飘几句话,显得他和林业局孔大河真的很有交情似的。

不过张劲松一听这话就明白了,田金贵和孔大河之间的关系恐怕还有点不对付,要不然的话,田金贵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就这么直接过去,也算是丝毫不顾正处级领导的脸面了。

仿佛猜到了张劲松心里在想什么似的,田金贵边起身边说了一句:“上班来的时候和老孔通过电话,他推迟到十点钟下乡,啊,别让他等久了。”这话说完,他又抬腕看了看表。

这个话既解释了田大局长并没有大失分寸到不打招呼就急哄哄去林业局堵门的地步,也很委婉地点了点张劲松,别看旅游局小,可再小田某人也是个正处级的一把手,走出去面子还是有几分的,林业局的大局长也要会在办公室里等我。

对于田金贵那点小矜持,张劲松是理解的,笑着奉承了一句,便当先出了门,接着落后田金贵小半步,下楼而去。

前往林业局是公事,田金贵自然会坐他的配车,虽然不如张劲松的q7豪华,可那是单位配的,是身份——堂堂局长去公干,还要开自己的私车,那像什么话?

张劲松开着车跟在田金贵的车后面,一路无话,不多时便进了市林业局的大门。

孔大河这个名字,猛一听上去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那种比较粗旷,或者说比较牛高马大型的人,就算不是这样,至少也不应该是一幅目测身高可能还不到一米六,戴幅眼镜留着板寸头,脸上有明显皱纹,削瘦得不知道是营养不良还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这小身板,跟张劲松想象中的孔大河的形象相差得实在太大,他瞬间就想到古龙小说中那些角色。啧,在组织部的时候,怎么就没到林业局来走一走呢?他当然可还在干部一科主持过工作呢。

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个正处级的领导啊,而且还是相当强势的那种,怎么就干瘦成了这样呢?不说大腹便便吧,怎么着也得有几分虚肉,也才对得起那些公款吃喝啊!

孔大河在办公室接待了田金贵和张劲松,有几分热情,亲手给这二人倒了茶呢,其实只要他准备请客人喝茶,亲自动手也是常态——孔局长又没有配通讯员,总不能打个电话叫办公室主任过来泡茶吧。

“老同学啊,才几个月不见,你这都用上高科技了啊。”田金贵喝了口茶,往孔大河随手放在桌上的平板电脑扫了一眼。

这声老同学,若是只他们二人坐着聊天,倒是亲近之语,可现在有个张劲松在一旁呢,便显得做作了。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两个同学之间,关系不怎么融洽啊。若是关系好,肯定就直接叫名字了,姓都不需要的那种。

当然了,人在官场上混,关系再不融洽,也不会在表面上直接表现出讨厌的神色来。这不,听到田金贵的话,孔大河就显得很开心似的,笑呵呵地说:“呵呵,没办法啊。时代在进步,我们也要不断的学习,什么东西都要了解一下,要不然可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啰。啊,电脑这东西好啊,不仅仅干工作离不开它,就是跟家里的那崽子......”说到这儿,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唉,要是不懂几个电脑方面的东西,都没法跟那崽子沟通。”

张劲松坐在那儿神色不变,他知道这两位正处级的领导在这儿摆开架势拉家常,是有着冷落他这个跟他们相比年轻得不像话的副局长的意思的。这是一种无奈,在官场上混,年轻有年轻的优势,可很多时候,年轻也有的年轻的无奈。

论资排辈这种事情,影响力还是相当大的。嫉妒心,很多人也还是有的。

对于这二人的心思,张劲松虽说不能完全摸透,可也是了解一二的,所以浑不在意,一脸淡然地听着,也没有贸然插嘴的打算,他就不相信了,孔大河真的会完全无视他。

果然,孔大河也就和田金贵聊了几句,然后话题很自然地就扯到了张劲松身上。孔大河自然明白旅游局这二位过来是什么意思,也听说过张功松的名号,不管心里有没有把张劲松当回事,都不会蠢到在这儿有多明显地去得罪。当然,话还是平常的聊天,没有谈工作的意思。

这个官场老油子!张劲松在心里哼哼了一声,自然不会任由孔大河就这么胡扯海聊下去,应付了几句之后,便很直接地说起了紫霞山公司的事情。

张劲松直通通地把问题摆到了桌面上,田金贵心里暗笑,脸上不动声色,平静地看着孔大河。啧,有这么个副手其实也很不错嘛,至少说话的气势上不怕输给别人。

话到主题,孔大河也不躲闪,脸色一正,表情有几分凝重,道:“这个事情,老田跟我说起过。”说着,他就看了一眼田金贵,然后才继续道,“我还没来得及具体了解,这一块是黎钟同志负责的,我这就请他过来。”

话落间,他也不看田金贵跟张劲松,抬手打了个电话:“老黎啊,有空吧?过来一下。”

田金贵和张劲松就知道,这个黎钟,应该是林业局的一位副局长了,而且肯定是孔大河的亲信。眼看着这孔大河装模作样地叫人过来解释,他们就知道这一趟林业局白来了,孔大河不会松口!

然而,孔大河要叫副手过来解释,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的,毕竟人家是一局之长,不可能事无巨细都知道,相关的工作,当然要找分管的副手了解才行,并且,你旅游局来了一正一副两位领导,他林业局也一正一副相陪,这个搞法,对兄弟单位真的相当尊重啊。

这份尊重,田金贵和张劲松得接下来。

黎钟果然是林业局的副局长,他跟孔大河的身形截然相反,真就跟个圆钟似的,还有那么点声似洪钟的味道,配合着那肥头大耳,给人的感觉比孔大河更像一把手。

看上去,黎钟就像个不学无术只知道吃吃喝喝大说官话套话的官员,却不料开口说话不仅仅条理清晰,林业方面的专业知识更是一点都不含糊,在简单介绍握过手之后,他坐下来就直接开口说事,很有点公事公办的味道:“田局长、张局长,对于紫霞山公司的问题,我在这里跟二位简单说一说。啊,紫霞山的旅游开发,林业局广大干部职工是欢迎的,是支持的。不过,搞旅游开发,还是要注意森林保护,不能为了搞开发而乱砍乱伐。啊,咱们可不能为了一点眼前利益就对这种破坏森林植被的行为不闻不问,那可是要被子孙后代唾骂的。”

这个黎钟说话够冲的,不分对错先就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以图堵住田金贵和张劲松的嘴,也露出了没把旅游局过来的这二位放在眼里的意思。

对这个黎钟的话,孔大河没有阻止的意思,田金贵心里很是生气,脸上是一脸平静,张劲松目光一闪,正在考虑要不要出声的时候,黎钟却根本就没有给别人说话的意思,继续道:“这次紫霞山公司的游道要从那片短叶黄杉中通过,初步估计,如果按他们的方案进行,至少要移栽三百二十棵短叶黄杉,这不是个小工程......啊,关于短叶黄杉,可能田局长和张局长还不是很了解,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树,它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一般生长在石灰岩山顶部或坡中上部,海拔800-1000米,坡度0°-35°的疏林中......这是一个渐危种,生境特殊,更新困难,不容易移栽。并且,紫霞山上面的短叶黄杉林还是省林业厅的培养试验基地,如果确实需要移栽,我们还要上报省林业厅批准才行,省林科院的专家每个季度都会来一次随江的......针对这种情况,局里早就提醒过紫霞山公司,可是呢,紫霞山公司根本就没当回事,我行我素,仍然按原计划想从短叶黄杉林中穿过去......还好,发现得早,只毁了几棵树,要是再迟个一两天,后果不堪设想......”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