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214、白珊珊的主意

214、白珊珊的主意

紫霞山这次的事情,很难简单地归结于谁对谁错,张劲松拉着田金贵一起来林业局,也不是论对错的,而是想解决事情的。他和田金贵二人一同前来林业局,那是给足了林业局面子,可是林业局这边呢?局长孔大河云淡风轻地装聋作哑,副局长黎钟鼻孔朝天目中无人,说出来的话更是气人,这就让张劲松不高兴了。

有些不高兴可以无所谓,可有些不高兴,就需要重视了,这是原则问题。

不过,他也不会留下话柄给对方。

“不管做什么开发,森林资源,环境保护这个都是相当重要的。我们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对这一条是特别强调了的。”张劲松点点头,先给自己身上揽了大义,避免了被动,然后目光从孔大河脸上扫过,深深看了一眼黎钟,话锋一转,道,“紫霞山公司对于整个紫霞山景区景点开发建设的规划方案,市政府是高度认可的......”

张劲松话还没说话,就被黎钟很没礼貌地打断了:“张局长,市政府认可了他们的方案,但他们不能借着这个由头破坏森林资源,你说是不是?”

欺人太甚!这一下,连田金贵都面带怒容了,我旅游局确实没你林业局那么牛叉,可也不是你林业局可以随便打脸的!你他妈的一说话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我们这边一开口你就出声打断,打断不算,还他妈的倒打一耙,对着张劲松一脸咄咄逼人的架势。这他妈的简直就没把旅游局当回事,简直就是拿他田金贵这个正处级的局长不当干部!

妈的,我们为了工作,两个人主动上你林业局的门,这份诚意那是十足的,你们林业局就是这么个待客之道?真以为旅游局怕了你们林业局了?

田金贵心里恼怒,还没来得及说话,张劲松就脸一冷,不阴不阳地说:“我对旅游工作比较熟悉,至于林业方面的工作,黎局长应该请示省林业厅相关领导嘛。”

这话一出口,田金贵差就没忍住就笑出声了。黎钟不讲规矩没礼貌,张劲松更狠,直接就不留情面地反击了过去,不论道理什么的,先找回面子再说。啧,到底是年轻人呀,气血方刚,敢想敢做,有胆色。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小子还有这般好处呢?

被张劲松这个话一顶,黎钟可谓是得三尸乱跳,顿时也脸色一冷,哼道:“张局长一大早跑到林业局来指导工作,居然对林业工作还一无所知吗?”

虽然黎钟只是点了张劲松的名,没提及田金贵,可这一下,也算是真正撕破脸皮了。

孔大河今天客气也讲了,架子也端了,叫来黎钟,本来确实是为了给对方一点脸色看的,却不料自己这边黎钟目中无人不好说话,旅游局那边张劲松更不是个吃亏的性子,遇事寸步不让,几句话的功夫,居然就弄成了这种局面。孔大局长不喜欢田金贵是真,也确实有让旅游局这两位灰头土脸从林业局出去的打算,可表面上的客套他还得讲,而且也不愿意真的像乡镇政府里吵架似的闹得那么不堪。

所以,到了这一步,他也不得不阻止事态再往下发展了,咳嗽一声,却也没批评黎钟的意思,而是对田金贵道:“老同学啊,紫霞山的开发是市里的重点工程,照说呢,我们是要支持他们的工作,啊,游道要从林子中穿过去,那我们就把那些树移栽了。可是,这里面有个问题,短叶黄杉跟别的树不一样,移栽的话,不仅仅只是资金的问题,还牵涉到一个成活率的问题,唉,哪怕就是上报到林业厅,从省林科院下来专家指导,成活率也不高......这样吧,别的就不说了,但游道线路一定要改,啊,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给市里的重点工程拖后腿嘛。”

孔大河说话做事都是果断之人,不想把这个事情任由两位副局长闹出大笑话,所以便改变了策略,由原本的敷衍变成了解决问题,所以直接说出了解决办法,那就是以往的事情一笔勾销,那张行政处罚通知只当没发出过,森林公安局扣住的人也可以放了,但紫霞山公司得把游道的线路改一改,为什么要改一改,理由也给出了,短叶黄杉移栽的成活率不高,那是省林业厅的基地,随江市林业局作不了主。

若是一开始就这么说话,身为一局之长,孔大河这么详细地解释真的是相当难得了,而且也算是特别给旅游局面子了。可是他这话放在黎钟和张劲松闹僵了之后才说,而且半句批评黎钟的话都没有,这效果可就相反了,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诚心诚意解决问题,反倒是在施舍旅游局这两个人似的。

妈的,你说不拖市里工程的后腿,可你现在手还抓在人家腿上呢。不要罚款了,把人放了,你他妈的就给人天大的恩赐了?要所有人都领你一个大人情?可最后还不是要按你的吩咐办,把原计划的游道线路更改吗?到时候,面子里子你林业局都有了,可旅游局和紫霞山公司就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对于紫霞山上那片短叶黄杉林,张劲松开始不知道,可他毕竟算是在紫霞观长大的,只是稍一打听位置,就明白那里的游道没办法更改,一来是那条游道有好几个景点,得建一条游道过去才行,二来,那一片短叶黄杉林是狭长型的,而游道就像是一把刀将狭长的林地拦腰斩了一刀,这种穿法,对短叶黄杉的移栽数目来说,是最少的,而如果改道的话,则要沿着长长的林边绕,先不说绕那么远会多出多少预算和工期,单单那几个景点,就都看不到了。这种情况下,改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至于短叶黄杉移栽成活率低,这就是孔大河欺负人了,只要不移出这山,成活率真的不成问题,而且省林科院都已经开始人工培植短叶黄杉了,成绩还不错,要不然的话,紫霞山上的短叶黄杉林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规模。

说来说去,其实就问题就在于一个字,钱。其实几百株短叶黄杉,市林业局真的不放在眼里,移栽之后成活与否,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移栽这种事情,他们自己不肯出钱,而是要紫霞山公司拿钱,并且,还不是小数目——除了正常的移栽所需的费用外,林业局怎么着也要从中捞一笔才对起来手中的权力哈。

对于这些情况,田金贵不是完全清楚,可是,他怎么说也是个老官油子了,虽然对林业方面的工作不甚了解,可猜也能猜出个**不离十来。本来张劲松说话之后他心里还在笑呢,可林业局两个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搞了这么一出之后,他脸皮再厚,也忍不下去了,看着孔大河,淡淡然道:“旅游局的工作,只是为全市旅游企业做好服务,至于各旅游企业的经营思路,这个我们可没权力干涉。”说着,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啊,我等下还有个会,老同学,今天就不吃你那些天上飞的地上爬的了,记得欠我一餐酒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