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16、方向

孔大河赌不起,不敢赌,他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所以这一仗,他认输了!

张劲松赢了,赢得很开心,开心到还请车站路派出所所长杜振军吃了一次饭,对杜所长当时表现出来的强硬颇为欣赏,要是杜所长稍微软蛋一点,他也没那么容易让孔大河就范。至于杜所长跟孔留洋之间有什么恩怨,又从孔留洋身上捞到了什么好处,他才懒得去理会。他只要孔大河认输,让别人知道旅游局虽小,可也不是谁都能够任意揉捏的,那就够了。

这一仗,张劲松很满意,可是随江官场上有些人却并不满意,原以为能有场好戏看,却不料好戏还没到**就收场了。林业局败得憋屈,旅游局胜得也不风光。

对这事儿不满意的还有钟五岩,他没有达到目的,却见证了张劲松的成长,免不了一番郁闷。

不过,别人心里怎么想的,张劲松却不会管,事情解决了,差不多算是无声无息的解决了,这对他来说,是个挑战,也是个收获。

林业局为难紫霞山公司,这个事情其实不怎么大,但也不算太小,许多人还是知道的。那些知道的人,都等着看热闹,等着张劲松又搞出一个大事件来。毕竟,紫霞山旅游开发可是张劲松负责的呢,而张劲松这个人,给随江官场上许多人的印象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性子,而且一动就会下死手。

然而这一次,张劲松没如他们的愿,伙同杜振军查了留洋大酒店之后,居然再没什么后续动作,和孔大河之间就形成了共识,并没有再继续碰撞下去。

有些人便明白了,那个心狠手毒著称的张劲松,现在又多了一份冷静和沉着,以后将会更不好惹了。

......

下午,一场大雨,就在张劲松驾车进入白漳地界,尚未下高速的时候,突然降了下来,黄豆大小的雨珠子打在车上发出急促而沉闷的响声,雨刷的频率开到最大。能见度越来越低,从车内望去,不像往日那般可以瞟一眼路边河里的清澈碧波,也望不见远处的山峦起伏,路上的车辆都放慢了速度,打着双闪,仿佛两条浑身闪闪发光的长龙一般相向而行,间或有几辆车还开了远光灯,这场面倒有几分繁华都市里夜景的壮观,可惜没高楼。

今天,张劲松要去白漳跟徐倩幽会,因为徐倩的房子买好了,是一套二手房,装修好了可以直接入住的那种。今天准备搬进去入住,张劲松前去,是要给她热火坑的。热火坑是随江这边的说法,意思就是搬家的那天,在家里做一顿饭吃,就是个风俗,热闹一下的意思。

徐倩买二手房也就是图个方便,当然了,这个房子性价比也比较高,虽然不是从团省委的下属手中买来,也是领了人情的,至于领的谁的人情,徐倩没说。

对于这种情况,张劲松是了解的,在随江,各行局领导买二手房的人不在少数,倒不是他们不喜欢买新房子,而是有下属卖二手房给领导,领导也就买了――比市场价一平方米少个一千两千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那可是十多二十万块钱啊!

而且这个钱,还算不到受贿这里面来――是比市价低,可是却比当初买的房价要高了许多啊,卖房子的人,算起来也是房屋升值了哈。

不管徐倩是领的谁的人情,反正这种房子谁都愿买,她到白漳没多久就买了一套在手,张劲松也替她开心。

当然,在今天,除了祝贺徐倩乔迁之喜外,他也想见见徐倩,最近好几天他都好想见一见徐倩,把自己心中那份跟林业局争斗大获全胜却没惹出什么麻烦的喜悦给她分享分享。

这次跟林业局一场争斗,时间不长,动作也不激烈,可张劲松却是煞费苦心了的。当然,他一点都不觉得累,相反,还比以往任何斗争取得胜利的时候都开心,这开心到现在都还剩了点尾巴没有完全消散掉呢。

站在他现在的位置上回首往事,以前所做所为痛快倒是痛快了,却多少显得幼稚,偶尔有一两手不算幼稚的作为,那也是假装老成,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都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做成的事情。而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并没有多大,说得难听点纯粹就是个意气之争,可这个意气之争,一个不小心,就可以惹出大乱子,好在他平平稳稳地摆平了。他得意的,不是这件事情的结果,而是过程,是他分析这个事情的过程。

若是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会去分析这么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背后会有什么章程,恐怕在听到消息之后马上就会野蛮动手了,可是现在,他能够沉得下心,能够冷静地分析,权衡利弊再做出最合适的决定。这一点,就证明他对混官场这件相当有前途的职业,有了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让他对今后的道路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不仅仅是经历,更是位置的不同,带给了他不同的认识和感觉,看问题的角度,做事情的手段,都有了变化。

这便是,屁股决定脑袋。

“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望着窗外灯火闪亮的夜,听着渐来渐小的雨声,徐倩吃了一只饺子,在听到张劲松把跟林业局相斗时的分析说出来之后,淡淡然地来了这么一句。

今天下雨,二人原本是准备炒菜做饭的,后来不知道徐倩怎么一下来了兴趣,要自己动手包饺子吃,当然,饺子皮是买的现成的。

“位置决定思想好不好?”张劲松笑着道。

“思想?”徐倩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还理论呢。”

张劲松笑着道:“思维,思维。呵呵,至于思想啊理论啊什么的,我是没那个想法的,太遥不可及了。”

“还有自知之明啊。”徐倩笑了起来,“明年陈书记就要退了,估计今年年底,你的副处就会落实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嗯?”张劲松眯了眯眼,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光在条条里混,路子太窄了,我看,你还是到下面去锻炼锻炼的好。”徐倩看着情郎,满脸诚恳地说,“其实你副科的时候就应该下去,从乡镇一步步干起来,基础就打得牢实了。现在嘛,已经这样了,乡镇是不好下去了,你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想到县里混个县委常委兼乡镇一把手,这个不太现实。只能先从副县长做起吧,哪怕排名最后,只是分管民族宗教这方面都比在条条上混好些。反正你有背景,不怕。”

在官场中,光在条条上混,而于块块上却一窍不通,那就眼界太窄,格局太小,发展当然也有限。打个比喻,市交通局够牛叉了吧,可真要比起威风和权势来,市交通局的局长,比随江市下面任何一个区县的书记,都是有所不如的。别的不说,光说管人,区县下面有行局还有乡镇,书记能管多少人?

最大的权力,其实就是管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