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17、流氓

()

()217、流氓

在随江市里,一个手上有点实权的副处级干部,大小也算个人物,可是上面还有那么多正处副厅,甚至好几个正厅呢。可要是在县里面呢?一个副县长,就算分管的部门再冷清,那也是副县长,在一县之地,那都可以说是响当当的!

随江市里面,市委办和『政府』办里的副处,干的那是伺候人的活儿,行局里面,也算半个伺候人的活儿,可到了县里面,那就是主子了,是要让人伺候的。

这就是区别,这就是权力的魅力所在。

当然了,在县里当主子有当主子的难处,在市里伺候人也有伺候人的好处,这其中的利益得失,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些跟在领导身边的家伙,心里都都渴望着到外面当主子的——真的心甘情愿一辈子伺候人的主儿,实在太少见。

“发什么呆呢?”徐倩见张劲松愣着不说话,便笑着道,“时间早着呢,我就是给你说说,你先有个准备,跟木部长打个招呼,找个机会,到省委党校深造一下,读个青干班,多结识些人,到了县里才好开展工作。别多想,吃饺子吧。”

张劲松回过神来,对徐倩笑了笑,夹了只饺子直接放进嘴里吃了起来,入口味道不对,才发现忘了在调料碟子里过一道了。

徐倩看着他这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道:“看看你官『迷』成什么样子了。”

“这可不是官『迷』,而是责任。”张劲松哈哈笑道,“没听过担子越重责任越大这句话吗?”

“是位置越高......”徐倩白了他一眼,话没说完就又转了语气,“高什么高?从市里到县里,位置也没高呀。哼,你现在副处还没落实,只是个待遇呢,这就开始翘尾巴了?”

“我只是想多做点实事,这跟翘尾巴扯不上边吧?”张劲松翻翻眼皮子,马上就怪笑了起来,“别说,我还真翘尾巴了,每次一看到你就会翘......”

“流氓。”徐倩笑骂了一声,眼睛里流转着**的波动,情不自禁地望张劲松裆部瞟了瞟,嘴里却道,“还在吃东西呢,你思想就不能纯洁一点啊。”

张劲松就一本正经的样子道:“徐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我一定坚决执行,保持着最纯洁的心灵来吃东西,等东西吃完了再开始不纯洁......”

“饺子还塞不住你的嘴!”徐倩瞪了他一眼,夹起只饺子飞快地往他嘴里送去。

张劲松一口接住,边咀嚼边含含糊糊地说:“饺子太小了,还真的塞不住,『奶』子刚刚好......”

徐倩扬手欲打,可想了想还是把手放下,决定不和他斗嘴,赶紧吃饺子才是正经,跟这小流氓斗嘴,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这么几句话的挑逗,张劲松觉得有一种难得的轻松,比真正上床还身心愉悦。吃着饺子,开着玩笑,这生活多轻松啊。他都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多的给了工作,生活上的情趣,可是越来越少了,能这么不管不顾地『乱』说话的对象,也越来越少了。

除了徐倩,他也就只有跟武云说话的时候很放松,不过武云那丫头太暴力,说着说着就有可能会动手,实在没意思。至于白珊珊石三勇等人,虽然亲近,却做不到这么放松。

不说话光吃,速度就很快了。吃完之后,张劲松端着杯子喝水,徐倩则开始收拾碗碟,等到厨房里传来水响的时候,张劲松才反应过来,这时候在厨房里洗碗的可是一个副厅级领导呢。啧,以前随江官场的第一美女,现在的团省委副书记,居然还会在厨房里洗碗,说出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

伸手在大腿上拍了一下,张劲松站起身来,往厨房走去,刚进厨房,就发现徐倩碗碟已经洗干净,这会儿正在洗手呢。

眼睛几眨,张劲松笑道:“动作挺快的嘛,看来不用我帮忙了。”

徐倩娇媚地看了他一眼,对他这个话,心里颇为无奈,却又有点小甜蜜。这家伙就会空口说白话,就两个人的碗碟,哪用得着帮忙?就算要帮忙,你早干嘛去了,现在跑出来放马后炮,讨厌。

关好水,徐倩也没擦手,将十根手指微微张开,双手轻轻摆动,任由手上的水自然而然地干,转过身边往外走边对张劲松说道:“就会说好听的,下次你洗碗。”

“没问题,不就是洗碗嘛,为领导服务,这个就是我的工作嘛,别说洗碗,就是洗屁股都行啊。”张劲松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却又口花花地调戏着,随着徐倩返回客厅,坐下后,两眼在她脸上盯着不住地看。

徐倩选择『性』地忽略了他话里那些不文明的东西,眼波流转,道:“这么看着我干嘛?”

“我想看,好看。”张劲松没再口花花了,皱了皱眉头道,“倩姐,我觉得,你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徐倩眨眨眼,顿了顿,问,“是不是老了?”

“怎么会老呢?”张劲松反问了一声,然后道,“嗯,其实也没变,不过,感觉不一样了。怎么说呢,以前的你......啧,这么说吧,现在的你,比以前更女人些了。”

徐倩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前不像个女人?”

张劲松赶紧笑着哄道:“不是,不是。你以前也很女人,不过,偏向女强人多一点,至于现在嘛,现在就有种居家女人的味道了。”

这个话,徐倩倒是没反驳,有一瞬间的出神,然后摇摇头道:“居家,天天晚上一个人,居什么家啊!”

张劲松就不好接话了,心里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好好地把话题引到这个上面干什么啊,多尴尬。明显她今天晚上不吃饭却要包饺子,可能就是心情在这个方面,自己真是笨到家了。家什么家啊,自己又没办法跟她成家,以后说话可得多注意点了。

徐倩见张劲松不接这个话,心中有点小小的失落,但并没有生气。彼此之间的关系,她是早就有了定位的,她知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可能会为了一点感情而放弃别的。心里叹息了一声,她问:“你快要结婚了吧?”

“怎么这么说?”张劲松反问道,没有正面回答,他最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等几天去京城参加武玲侄儿的婚礼,要不要趁那个机会跟武玲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呢?既然跟武玲确定了关系,也上了床,父母、师父、武玲的父母都很满意,他作为一个男人,不能总是拖着等武玲提出来吧?

徐倩抛开心里那点不甚欢悦的情绪,笑道:“你现在级别有那么高了,年纪也不小了,该结婚了。”

张劲松也笑了笑,还是没正面回答,只是看着她道:“你呢?”

“我?”徐倩眼睛睁得老圆,笑出了声,“我都是老太婆了,哪有人要。”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