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18、这是求婚吗?

()

()218、这是求婚吗?

张劲松被这话给呛着了,张张嘴,没反驳,他不知道武云今天是怎么回事,却知道最好别和她搭腔,要不然肯定没好话。

不过,武云的话也确实有道理,当官可不像买白菜那样任你选任你挑。就算是他想下到区县里去,也得等有了位置才行呢,有了位置,还得要上面有人挺他,官位这种东西,向来都是紧缺玩意儿,空出一个位置来,那就会有一群狼盯着呢。没点实力背景,可争不到手啊。

好在他还只想着当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或者副区长,没把目光盯向县委常委或者区委常委,想必竞争力不会太大,这事儿都都不必市委书记陈继恩去『操』心,只要组织部长木槿花开个口,别的市领导也都会给个面子——就这么个位置如果都敢和组织部长过不去,你以后想提拔人的时候,那提名在组织考察一关恐怕就过不过去,更别说上市委常委会了。

只不过,张劲松不是很确定,木槿花会不会全力挺自己。虽说自己和木槿花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可毕竟一个是武家的未来女婿,一个是文家的媳『妇』,当初的尴尬确实已经不存在了,不过,人事上想要人家帮忙,人家也可以不帮啊。

很显然,武玲也发现这时候不方便讨论这个问题,笑一笑便岔开了话题,说起了明天她侄子的婚礼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没有用交待或者叮嘱的口吻,只是说说以前参加的婚礼,说说其中发生的一些趣事,将想跟张劲松说的话融入到那些趣事中,相当自然。

张劲松觉得自己这个权贵出身的女朋友还是很体贴人的,一直微笑听着,偶尔配合几句,将其中需要注意的东西都记在心里,免得明天出洋相。

出乎张劲松意料的是,车并没有直接前往武家老爷子武青松的住处,而是先到酒店吃饭。吃过饭,三个人这才前往武青松那儿,武家老爷子和夫人见到张劲松到来,还是很喜欢的,拉着这小子说了好一会儿话,一句没提工作,尽关心生活来着,当然,也少不了问些吴长顺的事情。

气氛跟上一次来有些不同,张劲松很明显感觉出了武老爷子和武夫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武夫人变化倒是不太大,只是对自己更亲切,武老爷子呢,变化就大多了,上次那种威严的气势没散发出来,而且话显得很多了,甚至还回忆了不少年轻时候跟吴长顺一起干过的风光事。

张劲松是知道武青松已经完全退下来了的,知道老爷子就算心态再好,恐怕也是有些失落的,喜欢找人说话,只不过是从身居高位往一个正常老人的方向去转变的体现。

武青松说得正高兴的时候,医护人员过来提醒他,该休息一下了。武青松就显得相当无奈,他是练武之人,一生戎马,战场上受过许多伤,年轻的时候只重武功却不重养生之道,虽然现在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显得有精神得多,但身体各方面的机能却是不能跟吴长顺那等神仙似的人物相比,哪怕他比吴长顺要年轻,在这方面,却也只能听从医护人员的话,不能拒绝——用武老爷子自己的话说,他是个军人,得服从纪律,现在的纪律,就是生活方面必须听医生的,容不得半点讨价还价。

辞别武老爷子和夫人,张劲松又坐上了车,依旧是他和武玲坐在后排,武云在前面驾车。这时候,武云对他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冷脸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京城的夜『色』还是挺可观的,不知道这是要去什么对方,张劲松不好直接相问,便看着她道:“今天晚上,还回老爷子这儿吗?”

武玲一下就想歪了,伸手在张劲松大腿上稍稍用力捏了捏,又看了看前面,这才伏到张劲松的耳边,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带着几分娇羞,轻轻说道:“你急什么呀,云丫头在这儿呢。”

冤枉啊!张劲松满头黑线,自己只是想知道这时候出去,是不是有什么节目,在路上的时候可以先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才好应对,真的没有急着想去**搞双修啊!

想解释一下,可这事儿又不好解释,说不定又会被武云骂一声流氓。张劲松只能拍拍武玲的手背,没多说什么。

“云丫头,你也就在我这儿睡吧。”车进了一处小区,武玲对前面开车的武云道。

“不了,我还有事。”武云回答了一声,顿了顿,又道,“张劲松,你不准欺负我小姑,如果......”

张劲松不想听她的如果,赶紧道:“丫头,你就放心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从来都没欺负过你小姑。”

武云哼了一声,车到了地方停下,却没再出声。

进了屋,武玲就猛地将张劲松抱住了,二人就在门边一通热吻,吻得舌头发麻口水滴下,这才松开了嘴巴看着对方喘气。

“玲玲,我想你。”张劲松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

“嗯。”武玲的眼中满是深情,看着张劲松,无比温柔地说,“我也想。”

张劲松笑了起来:“再想也得先洗澡啊,一身汗别把床单弄臭了。”

武玲顿时哭笑不得,这家伙说话,真是越来越流氓了。

二人的关系,自然用不着倒茶之类的客套事,武玲先带着张劲松去了洗浴间,要他先洗澡。张劲松想洗个鸳鸯浴,奈何武玲说什么都不答应,他也只得作罢,从行李箱中取出换洗衣物。武玲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说,先进去帮他放水了。

浴池里的水冷热适中,张劲松身体相当放松,脑子里却在想着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天有人结婚的原因,今天武家的人好像都跟往常有些不同,武老爷子和夫人虽然没有一句话提到结婚的事情,可他心里清楚,那二位对他是满意的,至于武玲嘛,别的不说,单就刚才进来帮他放水这点,就足以证明她已经不知不觉进入状态了。

啧,看来,这几天还真的要找个机会,和武玲商量一下结婚之事了。如果她愿意结,那就结吧,如果她想再等等,那也无妨,反正在这个事情上,他决定尊重她的意见,不引诱,不『逼』迫,充分发挥从老道士吴长顺那儿学到的四个字:顺其自然。

当然了,顺其自然之前,他把意思要先表现出来,毕竟,他是个男人,得主动点。

等到张劲松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就被武玲拉去了衣帽间,连着让他试了五套衣服,一边试一边眉开眼笑地赞个不停,一时赞他长得帅体型好,一时又赞他眼神沉稳气质出尘,或者赞她自己眼光好之类,赞得张劲松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张劲松心里明白,武玲要自己试衣服,肯定是明天要穿出去的。自己在随江官场上混,几千块钱一身的衣服穿在身上刚刚好,不失面子又不会太惹眼,可她的衣服都是订做的,据说几万块一件都是便宜的,这站在一块儿,有点不搭配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