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22、如此阴暗

222、如此阴暗

尽管之前张劲松就决定在局长之争这个事情上采取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种冷眼旁观的态度,尽管从市委来局里的路上,张劲松还反思过自己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觉得以后行事要多想要谨慎,尽管张劲松和田金贵的关系并没有特别亲密,可听到张程强这貌似诅咒一个病人早点挂掉的话,他还是一阵阵发冷。人可以自私,但不能冷血到这种程度啊!他怎么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咳嗽了一声打断张程强的话,然后冷冷地说:“程强同志,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先向市领导作个汇报?”

会议室骤然一冷,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张劲松脸上,然后,又几乎同时往张程强脸上扫了一眼,心中都在暗乐,两位张局长,这又掐上了哈。啧啧,张程强啊张程强,你未免也开心得太早了点吧?殊不知我们虽然年纪大了不容易冲动,但这位张局长,可是还没到三十岁呢。

张程强这时候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了,两眼杀气腾腾地望向张劲松,手中青筋暴起,牙关紧咬,差点没忍住要拿起面前的茶杯去砸人了。

今天他兴致勃勃地主持会议,但会议才一开场,还没有讨论事情,就被人给当众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丢人丢大了啊。什么叫时间不早了,什么叫先向市领导作个汇报?这种话是你一个非党组成员、而且还只是享受副处待遇的副局长应该说的吗?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会场纪律还要不要了?你还是不是党员干部!

以前田金贵休假或者是出差的时候,张程强也主持过会议,但从来没有哪次有现在这么心情舒爽,以前不管怎么样,田金贵总会回来。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啊,田金贵不管怎么样都回不来了,他张程强不再只是临时主持工作,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市里就会正式宣布由他来主持旅游局较长一段时间的工作,还有很大可能坐上局长的宝座呢。

今天张程强心里高兴,忍不住就在开会前废话了几句,也显得自己风格高,却没料到事与愿为,张劲松竟然敢在这种场合下跟他针锋相对,丝毫不给他面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要不给你张劲松个厉害瞧瞧,以后谁他妈的都可以蹲到我张程强头上拉屎拉尿了!以前仗着有田金贵撑腰,你处处和老子对着干,现在田金贵护不了你了,老子今天主持工作,正好拿你祭旗!

脸上青白了一阵,张程强忍住了打人的冲动,冷哼一声道:“张劲松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提醒你注意身份、尊重会场纪律,该你说话的时候,没人拦着你!”

这话说得比刚才张劲松的话更不客气,你他妈的什么身份,也够资格打断我的话?

张劲松也是冷眼相对,不紧不慢地说:“张程强同志,我也要提醒你,先学会尊重人吧。”

这个话一出口,那些个没讲话的人脸色就古怪了起来,戴金花脸上甚至还闪现过一道笑意,随即隐藏不见。

张程强一下就顾不得再保持形象了,伸手在桌子上一拍,顾不上手掌的疼痛,抬起来指着张劲松,吼道:“你什么意思?啊,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不尊重人了?”

张劲松一脸无辜的表情道:“我可没说你不尊重人啊,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提醒你先学会尊重人,大家都听到了的啊。”

这一下,有几个人就忍不住笑出声了,虽然都赶紧把笑声收住,自己用强大的毅力憋着不再笑出来,只在心里暗乐,可那笑出来了的几声还是显得异常刺耳。

张程强被气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嘴唇都颤抖起来了,声音更是变得异常尖细:“滚,你给我滚!”

“张副局长,我是来开会的!”张劲松脸一冷,厉声喝道。

称呼一变再变,从程强同志,到张程强同志,张劲松一直都还留有余地,可这声张副局长一叫出来,那就真的是恶心人了。这就是**裸地揭皮子,别以为今天是你主持会议你就高人一等!别忘了,你还不是局长,只是副局长,而我,也同样是副局长!

眼见马上就要爆发一场大战,戴金花及时开口插话了:“都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啊,金贵同志病了,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啊,这个心情都可以理解。但是呢,啊,我们这个工作,还是要干,而且要干得出色。不能让金贵同志对我们失望,不能让金贵同志在医院里还要为我们操心,没有心情安心养病......”

她这一插话,明显就是拉偏架,虽然话说得很平和,叫二人不要争吵了,可是,毕竟刚才可是张劲松先发难的,而且还逼得张程强分寸大乱。不过,有她开头,李湘生等人也就好跟着附和了。

张程强很生气,本来是打定主意一把张劲松赶出会议室才肯罢休的,可是戴金花突然说出这一番话来,就引起他的警觉了。

今天的会议是他主持的,可是刚才这么一闹,戴金花在这时候跳出来一说话,怎么感觉会议就由她戴金花主导了呢?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该不会是戴金花和张劲松联合起来设计自己吧?张程强脑子里一下就冒出了这么个念头。由不得他不这么想,他跟张劲松之间的矛盾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而戴金花和张劲松关系亲近也是众所周知的——戴金花的准儿媳可是张劲松的得力干将来着。

在局里,自己虽然是二把手,顺序接班的话,自己当仁不让会坐上局长的宝座,可是戴金花也是极有竞争力的。她是女干部,有一定优势,又是党组成员、副局长,资历和工作经验都是够的,最主要的是,她还有个市人大当副主任的老公。

旅游局现在不是政府的直属局,而是组成局了,局长的任命不仅要在市委常委会上讨论,还要过市人大那一关。上次就有个不大不小的局,在局长走了之后,二把手便从党组副书记提到了党组书记,但得意忘形了,人大那一关没通过,与局长之位失之交臂。

有了这个警惕,张程强就冷静了许多,看了看戴金花,没再和张劲松争论什么,喝了一小口茶,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开会。

不过,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这个会也开得没什么意思了,每个人随便说了几句,匆匆收尾。

中午张劲松又去医院看望了田金贵一次,还是没醒,与其家人说了会儿话,便告辞而去。下午的时候,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有市领导前来指导工作,全局上下人心浮动。

晚上才刚回到家,张劲松便接到电话,田金贵醒过来了,他又马上赶到医院。

看着眼前这个躺在病**面色憔悴、比往常显得仿佛要苍老十岁、连动弹一下都相当吃力的人,张劲松真不敢把他和平时看到的田金贵联系起来。他走到床边,伏下身去,声音轻柔地说:“局长,好些了吧。”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