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24、各取所需

224、各取所需

一桌子的人都看向了张劲松,想听他怎么说。=金==榜=而这其中,冷沧水不仅仅只是看着张劲松,她还开口说话了:“身为一个随江人,宣传咱们随江的美酒,我也义不容辞。这样吧,明天我先往旅游局送两箱随江老酒过去,请领导们先试试味道......”

她这个话说得相当直白,一下就将张劲松抵到了墙上,偏偏张劲松还没办法跟她计较,因为她没说要钱啊,人家直接就是送的,是一番好心啊。

还没等张劲松开口,孙从军又大笑着开口道:“冷总,你可不能一心只想着小张啊。”

冷沧水顺口就娇笑着答了一句:“我不敢想你呀,要是想了你,戴大姐可饶不了我。”

孙从军笑声不绝:“那倒是,你戴大姐我都不敢惹她。你还是想想小张比较安全。”

靠,这种场合下你们也敢调情?张劲松就相当无语了,调情就调情吧,别把我扯进去啊,我只是白珊珊的半个娘家人,可没想过给她娘做情人!

戴金花心里颇为不爽,却还要露出一脸微笑,白了孙从军一眼,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啐道:“你个老不正经的,也不怕劲松和珊珊笑话。”

张劲松可不敢顺着她这个话接,就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走到戴金花面前,道:“戴姐,来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关怀,啊,这个,还有帮助、指导......”

戴金花也站起身,端起酒杯笑着打断张劲松的话道:“劲松啊,大姐虽然比你痴长几岁,但是呢,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指导你的。啊,生活上大姐可以帮助你,工作上呢,你指导大姐还差不多。”

张劲松道:“戴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是领导......”

戴金花面带不愉地打断他的话道:“什么领导不领导的,这儿又不是局里,没有领导,我就是你大姐。啊,说起来,我到旅游局的时间也不短了,可咱们随江的旅游......幸亏劲松你把紫霞山旅游开发搞起来了,咱们旅游局的人走出去,头都抬得高些啊。可以说,是你让我们局广大干部职工扬眉吐气了,来,这杯酒大姐敬你。”

还好今天这桌子上没外人,要不然张劲松都要怀疑戴金花居心叵测了,这哪是表扬啊,完全就是在搞捧杀嘛,飘得越高摔得越重啊。不过,明知道戴金花心里不可能真像嘴上说的那样,可听到这个话,张劲松还是有点心中暗喜,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戴姐,你再这么说我真就无地自容了,来,我敬你。”

话落音,他跟戴金花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戴金花也一口就将酒喝完了,很给张劲松面子,二人对望一眼,心中都颇为满意。

这杯酒一喝,双方就都明白彼此的意思了,张劲松对这块肥肉表示有兴趣,但还要先看看交换条件再说,而戴金花就没再提有关接待用酒的事情,恐怕是觉得在这儿不方便说,要等到饭后再私下里单独沟通。{金}{榜}毕竟,这儿还有个冷沧水在场呢,虽然她是白珊珊的母亲,可让她知道得太多也不好。

张劲松刚回到坐位上还才吃了一口菜,孙光耀就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完全是以敬长辈的架式给他敬酒来了,感谢的话说了不少,就只差开口叫叔叔了。孙光耀敬过酒,冷沧水和白珊珊两母女又敬他,这热情劲让他颇是感慨,对孙从军和戴金花的佩服就更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

今天这个宴,只是孙白两家的家宴,却硬要把自己请过来,然后当着冷沧水和白珊珊的面说起冷沧水的生意,这就是让自己没办法开口直接拒绝,只要自己没有当场拒绝,肯定就会慢慢地细品这其中的好处,到时候,大家就有得谈了。若不是在这种场合下,而是别的场合,自己只要当场拒绝了,就算事后自己又动了心,可是由于早就开口拒绝了,再反悔面子就过不去了,也肯定不会再提这个事情。

啧,也不知道这是孙从军还是戴金花的主意,直指人心啊!

这个点子,当然是孙从军想出来的,张劲松猜出了一些关窍,但却还是没能完全看透孙从军的心机。今天这个事情,孙从军并不仅仅只是针对张劲松的心理而设计的,还把冷沧水的反应都算计进去了,他只需要稍稍向儿子问几句话,便能够把冷沧水的性情猜出个大概。他算准了,以冷沧水的为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就算不当面拉业务,至少也会在酒桌上说一说她的酒生意。既然如此,他就索性加一把火,主动把话往这个上面引,果然,这个冷沧水一听到有业务就两眼冒光,像只闻到鱼腥味的猫似的,急急忙忙就跳出来冲着张劲松发难了。

这顿饭吃完之后,戴金花就提议去喝茶,冷沧水虽然很想多跟这几位呆一会儿,但她毕竟不笨,看得出来戴金花是有话要跟张劲松谈,便说呆会儿还有事。戴金花没挽留,让孙光耀陪她们两母女回家——是陪而不是送,孙主任和戴局长的司机都在下面呢,他们没喝酒,开车送才安全。

孙从军喜欢喝酒,也喜欢喝茶,今天看来兴致不错,摆手让茶艺小姐退下,他居然亲自摆弄起了茶具,手法娴熟,动作如行云流水。张劲松的师父吴长顺也喜欢喝茶,但却对泡茶并不讲究,所以他对泡茶也不熟悉,不知道孙从军的手法对不对,只是觉得极具观赏性。

看着孙从军乐在其中的样子,张劲松心中就冒出个念头,这些原本手中掌着实权的领导,在退到人大政协之后,心中空虚,无所事事,也只好用下棋泡茶打牌这类事情来打发时间了。{金}{榜}啧,以后自己要是到了他这个年纪,就不去人大政协,与其像孙从军这样贪恋着权力却又只能看着权力一点点从手中流失,看着别人对自己的尊重越来越少,一天天体会那种痛苦,倒不如直接一退到底,然后学着师父那样在山上体悟自然,静修天人之道。

“劲松啊,什么时候喝你喜酒呀?”戴金花一句话打断了张劲松的思绪。

张劲松就笑着摇头道:“你知道的,我手头那么多事,最近正在和紫霞山公司一起研jin究bang,看看怎样才能把紫霞山的宣传做起来......咱们这儿不是旅游区,这还是头一回搞旅游,千头万绪啊,脑壳疼,哪儿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哦。”

戴金花笑道:“工作嘛,每天都是忙,总是忙不完的。大姐是过来人,这个要说说你了,个人问题解决了,才能更好的投入工作,更用心地为人民服务嘛。劲松啊,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想着多玩几年,我跟你讲呀,早结婚有早结婚的好处,趁着你父母年轻,有力气给你带孩子,不要想着请保姆,别的事情可以请保姆,孩子嘛,还是爷爷奶奶带的好。”

张劲松点头称是的时候,孙从军已经把茶水分别注入了三个杯中,免除了张劲松继续受教的郁闷。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