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226、冒险

226、冒险

打定了借这个机会搞张劲松的主意之后,张程强两道浓眉深锁,心里又涌起一股子怨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是张劲松分管的工作,可是毕竟旅游局主持工作的是他张程强,市领导要第一个批评的也是他张程强——权力往往伴随着责任。

其实说起来,这个责任的划分也是相当模糊的,按说吧,这个工程施工,安全生产大于天,施工安全问题,是企业的问题,就算监管责任的话,那些建筑公司的主管部门也不是旅游局。可是,这次的工程毕竟是紫霞山的旅游开发工程,紫霞山的旅游归旅游局负责,出了事情,旅游局就首当其冲了。

真要把这个安全生产的责任归到旅游局头上,确实是很没道理的,但却是非常现实的,现实很多时候都是不讲道理的。这么一想,旅游局也就不冤了,毕竟旅游局有责任,别的部门也有责任,市委市政府不会只将板子打到旅游局这一家身上的。

当然了,能不挨板子是最好了。从理论上讲,张程强应该是无神论者,可他这时候也在心里不止一次的祈求漫天神佛保佑,希望掉下去的那两个工人命大别死,哪怕是变成植物人,旅游局的压力都会小很多,至于家属跟施工企业之间会扯什么皮子,主持旅游局工作的副局长大人就顾不上了啊。

在紫霞观停车场停好车,张程强和张劲松带着人几乎就是一路小跑上山的,气喘吁吁地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上面已经围了许多人,有施工单位的领导,有掉下去了的人的工友,还有几个警察和120急救人员,大家正在想办法,可却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地上有两大圈比儿臂细不了多少的绳索,经过施江单位领导的汇报,他们是想结成长绳放下去救人,结成了两根长度超过了悬崖高度的绳子,可毕竟太高了,没人敢冒这个险。

张程强询问了一些情况,对着悬崖下方看了看,最终作出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尽一切可能挽救生命,并且叫警察再次跟他们局领导联系,看支援的武警到什么地方了。

张劲松看了看绳子,又看了看那面悬崖,觉得说不定下面的人还有生还的可能。因为这面悬崖并非笔直下去的那种光秃秃的绝壁,而是在中下部的时候有一点小坡度,还长着些树木杂草什么的,人掉下去如果运气好掉到了树上呢,说不定经过树枝的阻拦,只是受了重伤晕迷了呢?

当然了,这个可能性实在是相当低,实在是太武侠剧了一点,但谁也不能说完全就没有。一想到下面可能还有两个生命在争分夺秒等待救援,说不定现在救上来后经过医护人员的急时抢救,就挽回了生命呢?而等到武警赶来再下去,可能由于失血过多或者别的一些什么原因而延误了最机抢救时机呢?

脑子里想着这些,张劲松有种把绳子捆在腰间然后下去救人的冲动,然而咬牙切齿了几次,总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又害怕了,生生将自己想下去救人的念头给埋在心底。尽管他自认为凭自己的身手和壁虎功,只要腰间系根够承重的绳子,然后将绳子另一头在牢结的大树上捆结实,就算是没人在上面放绳子,自己一个人应该都能下去,可是,他毕竟没干过这种事情,理论上完全可行的事情,在现实中总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啊。

张劲松从小跟吴长顺学道习武,却没有看透生死,耳听着师父讲年轻时候的热血和惊险,他总是心向往之,恨不得亲身去体验一把那些随时可能一命呜呼的事情,然而现在他算是真正明白了,师父年轻时候的那些热血岁月,还真不是随便哪个人能够体会的。

这时候,有人就对施工单位的领导说,给一千块钱,他就豁出去了,绑着绳子下去一次。施工单位的领导才不答应这个要求,他巴不得没人下去救人,最好那两个人死了算了,这赔偿比起半死不活在医院里那消耗可少得多呢。

当然了,话他是不会这么说的,他只是一再强调,站在这儿的这些人都没有受过专门训练,不能冒险,刚刚才发生了事故,可要吸取教训,别救人不成还要被别人救,那就不好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咱不能给领导添麻烦。这番套话听得张劲松一阵反胃,刚才是你小子汇报说绳子都结好了两根了,可就是没人敢下去,现在倒好,有人想下去了,你他妈的又不让下了,好话歹话全让你一个人给说完了啊。

张程强这时候也是不希望再起波澜的,如果因为救人又弄出个什么事故,那他都有心往悬崖上跳了,所以听到那个施工单位的领导的话,他心里很高兴,却也只能看了那人一眼,神情颇为柔和。毕竟,他的身份不一样,不便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便在语言上给予肯定——做领导干部的,怎么可以漠视生命见死不救呢?刚才他可是亲口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尽一切可能救人的啊。

这时候,已经能够听到急促的警报声从山下传来,应该是武警官兵过来了。众人顿时精神大振,等着看武警战士大显神威下绝壁,丝毫没有考虑武警还在路上,就算是到停车场之后下车过来还要二十来分钟呢。

心中烦躁,张劲松就伸手拿起地上的绳子看了看,一个个地检查起结头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些人结绳子的手法还是很娴熟的,相当结实稳妥,承受个三四百斤的份量绝对没问题。

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了张劲松的举动,其实一个人笑着道:“那个领导,这个绳子你不用看,绝对牢靠。”

张程强就眯了眯眼睛,道:“劲松同志,等武警来吧。快了。”

张程强这个话一出口,周围人就都看向了张劲松,有几个人在一旁鼓动着,说是这个领导看上去很年轻很壮实,可以下去试试,而旅游局内的人则在一旁劝着他,叫他不要冒险。

张劲松心里本来就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摸着绳子看,其实也并不是说他就真的想下去,更多的只是一种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法,免得自己总是良心上过不去。但现在被周围的人这么一讨论,他就郁闷了,在这当口,自己还真没脸就这么放下绳子不闻不问了。

靠,张程强啊张程强,你他妈的不说话会死啊,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老子真是被你顶到墙上了!张劲松心里恨恨地骂了张程强一句,带着几分兴奋几分害怕几分豪情地说:“现在时间就是生命,等不起,这个绳子够结实,我下去看看吧。”

如果仅仅只是周围这些人的围观,张劲松可以毫不在乎,装作没听到一样,混官场的人,脸皮哪个不够厚呢?为旁人的几句话就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这种蠢事谁都不会干。可是张劲松心里原本就是有要下去的念头,自己的良心上就一直过不去,又想体会一把师父当年面对生死的刺激,再加上刚才检查绳索的时候,他发现只要这绳子确实结实,只要不是有人故意害他,那他下去就不会有危险,所以他才说出这个话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