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28、不急

()

()228、不急

事故已经发生了,人也没了,该来的事情总是会来,张劲松只想了一会儿,便把这两个问题抛到一边,用那酸痛不已的手『摸』出手机,手指颤抖着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

上次田金贵突然生病到医院抢救,张劲松就差点忘了给木槿花汇报,险些被领导记恨,这一次,他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所以要及时给木槿花打个电话,早汇报早有准备。

这个汇报,当然也是有讲究的,话要简明,主题要突出,事实要清楚。张劲松就是按这个要求来汇报的,没杂一点私货,当然,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连自己下悬崖的事情都说了,不过只是一句带过,并没有自我吹嘘的意思。

木槿花没有亲自到过那处悬崖,虽然到外地旅游的时候也过不少险峰,可还是无从想象得到面临下去之前的那种紧张,但这丝毫都不妨碍她能够一眼就看出其中对张劲松的好处以及不利的方面。她没表扬他,也没有严厉的批评,而是沉声道:“悬崖都敢下去,你胆子不小嘛。”

张劲松一听,部长大人也对自己的个人英雄主义不满了,提出批评了,所以他赶紧端正态度道:“我,我当时太冲动了,请领导批评,对不起。”

“批评你什么?”木部长淡淡地说,“你是真正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了心上,觉悟很高嘛。啊。”

张劲松当然听得出木槿花这话里的揶揄之意,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所幸,木槿花也只是说一说,并没有让张劲松答话的意思,接着又语气柔和了一点点,带着几分长辈的关怀道:“劲松,你也不小了啊,该成熟了。”

说完这个话,木槿花便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没给张劲松继续说话的机会。不过,张劲松心里却是轻松了不少,虽然木槿花对他的个人英雄主义不满,可最后那句关怀的话,却让他很感动,通过最近这几次给木部长的工作汇报,关系又拉近了不少啊。

紫霞山公司和施工方的负责人一起过来找张劲松汇报,张劲松硬挺着酸痛的身体听他们说了半个小时,待他们走了之后,他就找了个道士,要其帮他准备个房间,他要调息静养,别让人打扰。其实有关那两人是怎么摔下去的,在悬崖上的时候,张劲松就听众人说起过那两人是在自己失足滑落下去的,至于跟公司的施工安全做得到不到位有没有关系,这个就见仁见智了。

这种事情,张劲松明白,不是他能够管得了的,旅游局对这个事情只能表示出关注的态度,至于是由质监部门处理也好,还是由建设部门调查也罢,或者是开发区来负责,市旅游局都只需要在一旁陪着就好。

当然,事情的具体处理和调查市旅游局作不了主,但挨板子,肯定是有份的。

紫霞观的道士们都认得张劲松,马上就安排这个事情了,他们知道就是因为这位张局长,师兄弟们的收入才多了许多,所以对张局长是相当客气的,更何况,人家还是吴道长的徒弟主持道长的师弟,随时保持足够的尊重,这个是没坏处的。

打坐调息了半个时辰,张劲松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浑身上下比先前更是酸痛,若不是他意志坚定,肯定是一动都不想动的了,恨不得就在这儿躺上个几天才好。但他却不能在这儿呆太久,还得下山回市内,到局里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下午局领导肯定要开个会的。

这个会,他必须得参加,别看张程强刚才在悬崖上对他很是关怀,可他觉得,下午的会上,张程强就会对他发难。

张劲松想得不错,等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由紫霞观的道士开着他那台借用武云的奥迪车下山还没有回到局里,伍爱国就打电话了,先是关心问候了他一下,然后说下午三点半开会,还特别强调,如果他身体不舒服,可以不参加。

这个会,张劲松怎么可以不参加了?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会儿,三点二十分闹钟响起来之后,张劲松慢腾腾地坐起来,两只手上的肌肉跟灌了铅似的,又像是神经不听大脑指挥一样,开门关门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显得困难无比。

今天这个会,其实是局党组会议,专门为紫霞山事故而开的,并非所有的局领导都参加,但由于紫霞山的工作是张劲松分管的,再加上今天张劲松在山上弄了一出相当感人的情节,所以,于情于理,都要请张劲松列席。

张劲松到会议室的时候,刚好戴金花也到了,李湘生平时比较早,今天却还没到。

“劲松,你看看你,身体不舒服就躺一会儿,还跑过来干什么。”戴金花看着张劲松,一脸关切地说。

这个话,完全是以大姐的身份说的,虽然略有一丝责备之意,却让人听得分外温暖。

“没事。”张劲松笑着点头,请戴金花先进去。

坐下后,戴金花又对张劲松道:“你呀,这两天恐怕就会有记者来采访你,啊,你自己要注意点,别让你爸妈知道了,省得他们担心。”

张劲松更是感动,这个大姐,还真是越来越关心自己了啊,越来越把自己当弟弟了,工作上的事情不怎么说,开口闭口总是不离家庭温暖,女同志当领导,在亲和力方面,果然比男同志有优势啊。

这时候,伍爱国自然也要对领导表达一下敬佩和关心的。

几个人又聊了几句,李湘生就进来了,照样先关心了一下张劲松的身体,又不着痕迹地夸了他几句。今天张劲松在山上的举动,早就在旅游局里流传开了,虽然大家遇到了那样的情况都不会像张劲松那么去做,但多数人心里还是有起码的良知和同情心的,对张劲松的举动,都有些佩服和感动。

几句客气话说过,等到张程强施施然进来,会议便开始了。

“都到了,那就开始吧。啊,今天早上,紫霞山的工程出了个事情,我和劲松同志一起到山上去了......”张程强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然后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这才接着道,“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市领导高度重视,我跟你们讲,我到市『政府』汇报的时候,足足挨了十分钟的批评!啊,十分钟!同志们哪,领导的批评我就不重复了,免得你们也不舒服,我就说一说领导的指示......一定要妥善处理,积极督促相关单位做好善后工作......要汲取教训、引以为戒,加强安全生产意识,加强监督管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说着这些话,张程强脸上的表情格外深沉相当痛苦,仿佛心痛到极致了似的。

几个人心里对张程强这些套话都不以为然,但却没人去接话。张程强这时候也不需要人接话,前面该做的铺垫都做完了,他稍稍一顿,两眼盯着张劲松道:“劲松同志不顾个人安危,为了救人,不惜孤身涉险,市领导听到这个事情之后非常感动......”说到这儿,他又换了一种语气,道,“劲松啊,最近你恐怕有得忙了,要跟领导汇报,要协助兄弟单位处理好这件事情,还有可能会有记者来采访,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本来你现在是需要多休息,这些事情应该由我们帮你担一担,不过呢,紫霞山的相关工作一直都是你负责的,你对相关情况比较熟悉,再者呢,今天下去救人的是你,到时候有记者过来采访,我们就是想帮也帮不上忙哪。啊,不怕你们笑话,我还真想上上电视呢......劲松啊,你为咱们局里争了光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