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29、挤挤总是有的

()

()229、挤挤总是有的

戴金花心里想着这个事情,却没急着说出来。毕竟今天这个会的议题就是讨论有关紫霞山的事故的相关处理事宜,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好讨论的,张程强转达了市『政府』分管领导的意见,有批评有表扬,最后,决定还是由张劲松代表旅游局,配合『政府』其他兄弟单位,做好对这次安全事故的处理和总结。

没费什么工夫,这个会就差不多要结束了,戴金花自然不会让张程强这么快就宣传散会,趁着张劲松今天刚被表扬的机会,她就咳嗽一声说话了:“我这儿还有个小事,耽搁大家几分钟,都不急吧?”

现阶段张程强虽然跟戴金花可以算是斗得你死活了,然而,在人前,这两个人还都是笑眯眯的,所以听到戴金花的话之后,张劲松就笑着点点头:“戴大姐请讲。”

戴金花没客气,一开口就直奔主题:“啊,是这么个情况。现在局里跟外面接触越来越频繁,接待任务也比以往加大了,我那一摊子呢,事情也不少,有时候难免分身乏术......所以啊,关于接待这一块,我希望能够由劲松同志抓起来。劲松同志有能力有精力,现在又负责紫霞山的工作,来来往往跟外面打交道多,以前干过招商工作,在接人待物这方面,肯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戴金花这个话说得四平八稳理由充分,她原本就是要尽快把接待这一块交给张劲松的,而张劲松今天干了这么一件大出风头的事情,还受到了市领导的口头表扬,现在就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出来,想必张程强应该是不可能会反对的,然而事情却出乎了她的预料,她刚一提出这个话,张程强就马上反对了。

张程强反对的理由相当光明正大,而其中透出的意思却是极为阴柔:“这个事情今天就不讨论了吧?目前的首要问题,就是紫霞山的问题。啊,劲松同志最近应该会很忙,恐怕没时间顾得上别的事情。”

张程强当然要反对这个事情了,他反对倒不是看到张劲松多了一项分管内容心里不爽,而是觉得戴金花挖了坑让他跳。

虽然分管市领导口头表扬了张劲松,可是市主要领导还没发话呢,张劲松分管范围内出了事故,而且他还个人英雄主义极其严重。哦,他身体好会攀岩,他就一个人下去大出风头,那以后别的领导要遇到这种事情了,是不是也要跟他学呢?出了火灾是不是要市领导亲自冲入火场去救人啊?发了洪水是不是要市领导亲自下水去救人啊?

做事情一点都不考虑影响,领导就算口头表扬他了,心里还不恨得他要死?有什么事情,等到市领导对这个问题盖棺定论了再说,要不然到时候市领导看他不顺眼,局里还给他加了担子,市领导会怎么看老子这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

张程强的反对,在戴金花的预料之中,她提出这个事情来,是因为早就已经李湘生沟通过的,于是乎,她就把目光投向了李湘生。至于张劲松嘛,他到这儿是列席的,只能就紫霞山的事故答上两句,别的事情嘛,他没资格发言。

李湘生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戴金花,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蠢到了极点,这个事情,你在什么会上都可以提出来,但唯独不可以在这个会上提!不过,戴金花既然看了他一眼,他也不能装聋作哑,只能出话点点她:“我看啊,这个事情还是等这次事故形成了书面结论,上报市委市『政府』之后再说吧。”

听到李湘生的话,戴金花眼中闪过一道愠『色』,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便又对李湘生报以歉意地微笑,点点头道:“哦,也是,也好。”

散会后刚回到办公室,白珊珊就上来了,一见面,便笑着道:“领导,你真是我的偶像,太崇拜你了。”

“个人崇拜要不得啊。”张劲松翻了翻眼皮,勉强笑了笑,道,“喝水自己倒,我现在动都不想动。”

白珊珊没讲客气,自己动手倒水了,但这第一杯却是倒给张劲松的,然后才轮到她自己,这些小细节,白珊珊一向做得相当自然。

张劲松也没向她道谢,顺手就端起了水杯。经过在紫霞观里的调息,他的手光着上下动一动还是没问题的,可是要想端起一杯茶来,那就吃力了,颤抖得厉害,水杯刚一离开桌面,便洒出了许多。

白珊珊马上抢上前一步,双手一捧,将张劲松的手连同水杯一起捧在了掌中,嘴里及时说道:“我来......帮你。”

话说得急,差点说成了“我来喂你”,虽然她确实是准备喂他的,可说出来的话,感觉就很暧昧了。当然了,现在她捧着他的手和水杯,其实也蛮暧昧的,好在她动作很快,一只手抓着杯沿,另一只手松开,让张劲松那只颤抖着手得以解放出来。

两个人都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虽然刚才手挨着的时候也有些不自然,可谁也不会往心里去。白珊珊端着水杯,绕过办公桌来到张劲松身边,将水杯凑到他唇边,稍稍倾斜,让他喝了一口。

张劲松将水吞下,见她还要喂,便摇摇头道:“行了,不用了。啧,这还没住医院呢,喝水都要人喂了......”

“这是你平易近人呀。”白珊珊恭维了一句,又笑着道:“领导,你累成这样子还怎么上班呀,要不,我叫人送你回家休息吧。”

白珊珊开紧凑型的车都速度相当慢,像君威啊凯美瑞之类的车就估计不到左右的宽度了,而张劲松这个q7这么大的车,她是碰都不愿碰的。所以,她没说自己送他回家,而是说叫个人来。

张劲松摇摇头,没说话。

白珊珊也没坚持,道:“那你就在办公室里眯一会儿,我先下去了,等会儿再上来。”

张劲松点点头,道:“忙你的去吧。”

白珊珊应了一声,欲言又止。

“还有事?”张劲松眉『毛』扬了扬,看着白珊珊问道。

白珊珊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我妈给我打电话了,说要送酒过来,我没让她来。”

张劲松都把这事儿给忘记了,深深地看了白珊珊一眼,微不可觉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白珊珊就没再说这个事情,礼貌告辞。

一个下午,张劲松就在办公室休息,除了下属进来问候之外,没外人找他。

晚上,李淑汶、钟五岩、苍龙柯都给张劲松打了电话,都是差不多的问候,然后就是说有时间大家聚一聚。张劲松都笑着答应下来,说等这段时间忙完了就聚。

第二天身体依旧酸痛,早上坚持打了一趟拳,气息不是很顺畅。洗完澡后下楼,站在院子里看了看车,觉得脚踩油门刹车是没问题的,可是手还有些酸,打方向盘恐怕不是很灵活,想了想,他还是没自己开车,出门坐的士了。

随江是早上八点上班,九点钟的时候,白珊珊又到张劲松办公室来了,这次她就汇报了一个情况,昨天晚上随江的新闻中没有出现紫霞山事故的报道,今天的随江日报里也没有相关内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