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30、苗玉珊的报复

挤你妹啊挤!张劲松挂断电话后差点就要骂人了,这女人说话这么暧昧,很明显就是在下钩子嘛,偏偏又长得那么迷人,魅力无边。由她那声音想到她的相貌身材,自己居然都有些心动了,可见传言很多男领导都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看来还是很靠谱的。

苗玉珊来得很快,她没在电话里问张劲松的办公室在哪间,却很顺利地就自己找到了,不得不说,女人美到了一定程度,很多在普通人看来挺困难的事情都会变得相当容易——旅游局局领导的办公室门上可没标示局长室副局长室之类的牌子啊。

苗玉珊是一个人来的,没有跟班,一进张劲松的办公室,便带着几分柔媚的风韵伸出白皙柔软的右手,脸上露出那种重逢老友的微笑,道:“张局长。”

张劲松也只能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伸手跟他握在了一起,嘴里说道:“苗总,办公室简陋了点,请坐,我给你倒茶。”

话说完,张劲松便松开了手准备收回,却不料苗玉珊仍然紧握着,没有松开的意思。他就有点郁闷了,这个苗玉珊,不会真如徐倩所说还想老牛吃嫩草吧?

“张局长,别客气呀,我喝水就好。”苗玉珊眨眨眼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妩媚一笑,却是松开了手,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临了之际她的指尖还在张劲松掌心里轻轻划了一下。

张劲松有种被这女人吃了豆腐的感觉,心里很后悔刚才说要给她倒茶的话,强忍着身体的酸痛,取了只一次性的杯子,倒了半杯水,双手捧着,或许因为这个纸杯比自己的水杯轻了许多,也或者是两只手捧着有了支点,居然没有水晃出来。

苗玉珊接过水杯的时候,手指又在张劲松手背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是的,抚摸,绝对故意的抚摸。

张劲松装作没事人一样,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不说话。苗玉珊也没说话,端起水来轻轻喝了一口,一双美目温柔地迎着张劲松的目光。

刚才的一番接触,令苗玉珊很是奇怪,她能够感觉到张劲松手有些微的颤抖,还以为他是紧张所致,可看他的目光,却又平静清澈之极,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哪怕她再精明,也想不到张劲松其实是因为昨天差点脱力所致。

任是谁被这么一个漂亮女人面带微笑盯着直看,总会有些不自在的,张劲松也相当不自在,他可不希望这时候有下属过来汇报工作看到这一幕,所以不得不主动开口打破略显暧昧的沉默:“苗总,等下去吃什么?”

苗玉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笑道:“哪有你这么问的呀,反正我今天是交给你了,随便你,怎么吃怎么好。”

张劲松都有点怀疑这女人是不是见到个男人就**,不管什么话,从她嘴里冒出来,总是能够让人引起无尽暇想。

忽略掉她话里的暧昧味道,张劲松道:“我这不是,不怎么了解你的口味嘛。”

“我口味比较重。”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苗玉珊开口来了一句相当蛋疼的话,这才继续说,“山上跑的水里游的我都吃,葱蒜辣椒花椒都不忌。哦,要不吃驴去,到白漳去了那么长时间,就没找到一家驴肉店味道对头的,还是东坡驴那儿做得好啊。就去东坡驴怎么样?”

东坡驴那家店的驴肉做得不错,特别是驴鞭号称全市一绝。说实话,张劲松对驴肉没什么感觉,他也听人说起过很多人跑去那儿专门就是冲着驴鞭去的,这个苗玉珊,挑逗男人还真是会把握细节啊。

扬扬眉毛,张劲松懒得管她口味重不重,点点头道:“那行,就东坡驴。”

就这么一句话,张劲松隐隐透出了点送客的意思了。可苗玉珊却像是没听出这个意思似的,笑着说起了别的:“张局长,有个事情我想请教请教你。”

张劲松心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无聊到想找我吃饭而专门跑过来,便笑着道:“你千万别用请教这两个字,呵呵,什么事?”

苗玉珊道:“如果碧天华在随江开个店,你觉得怎么样?”

张劲松愣了一下,这女人脑子没坏掉吧?碧天华温泉度假酒店要到随江来投资开分店,你居然问我怎么样?我一不是酒店的董事长二不是随江招商局的领导,跟这事儿扯不上一根毛的关系啊。

摸不清苗玉珊心里的真实想法,张劲松打了句官腔:“我干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对做生意,一窍不通啊。苗总,你这个问题,可把我给难住了喽。”

苗玉珊道:“如果张局长现在不是在旅游局,而是在招商局,我相信这个问题肯定难不住你。”

张劲松笑了起来:“我要是在招商局,千方百计也要请苗总回家乡投资啊。”

现在徐倩没在开发区当一把手了,张劲松也就没了拉投资的爱好。所以,对于苗玉珊这个话题,他态度就相当冷淡,再说了,虽然苗玉珊现在是碧天华的总经理,可他也不相信苗玉珊能够说动碧天华酒店的老板来随江投资,碧天华在白漳都还没经营多长时间,投资肯定还没收回来,怎么会莫名其妙跑到随江来投资呢?

苗玉珊见张劲松没有兴趣深入交谈,也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说起了别的,丝毫都不在乎时间一样,仿佛跟张劲松真的有很深厚的感情似的。

经过她刚才似乎要谈工作的打岔,再加上离中午下班也快了,张劲松也就不再想着让她快走了,索性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由于张劲松早有吩咐,所以白珊珊没再上来,别人也没到他这儿来,二人倒是聊得颇为自在。等到下班时间到了之后,他又喝了杯水,慢腾腾地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上其实并不是很凌乱的东西,看看挨了差不多十分钟,这才和她一起下楼。

尽管俗话一直在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可张劲松却不愿让很多人看到他和苗玉珊一起下楼。苗玉珊明白他这个心理,也不说破,更是乐得清净。

张劲松今天没开车,好在苗玉珊是开着车来的,倒是不用等在路边拦的士了。苗玉珊的坐驾是一台黑色的奥迪a6,显得较为低调又不至于太拿不出手,看来经历过了王本纲被调离的事情之后,她的行事作风果真有所改变。

在路上的时候,苗玉珊接了几个电话,其中有个电话,她还报出了东坡驴的店名。挂断那个电话后,不等张劲松相问,她就直接说还有两个朋友一起,都是媒体方面的,其中有一个还是熟人。等张劲松问她是谁的时候,她又不肯说了,只是笑着说看到就知道了,保证他有惊喜。

张劲松其实很不喜欢惊喜这类不受自己掌握的情况,但上次在白漳,到碧天华玩的时候,苗玉珊对他还是很热情的,甚至第二天还打了电话要请他吃饭,并且今天中午他也是答应了要请她的,所以尽管心里有点不快,他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