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33、想跟你干

张劲松在组织部干过,当然一下就听出来木槿花这个话里的意思了,这是要调整自己的工作啊!为什么?紫霞山的旅游开发就要出成果了,这时候调整自己的工作,凭什么?!

“坐,坐。”木槿花一脸柔和的微笑,伸手往下压了压,看着张劲松道,“慢慢说,慢慢说,不要激动嘛。”

张劲松没坐,嘴里声音有点大了:“我不是激动......”

“那你是什么?”木槿花脸色一正,喝道,“坐下!”

张劲松这下就不再反抗了,一屁股坐下,心里还有点侥幸,语气还是颇为焦急地求证着:“部长,我,我到旅游局还不到一年......”

“那你想呆几年?”木槿花问。

这一下,张劲松彻底死心了,市委果然要动自己了。他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道:“我,我想等到紫霞山的旅游走上轨道,目前正在做相关的宣传方案。”

“企业的宣传,企业自己不会做吗?”木槿花来了这么一句,又放缓语气道,“劲松啊,你也干过组织工作,大道理应该是明白的。啊,本来是想等你到电视台做完节目再和你谈一谈的,但今天你既然来了,我就趁这个机会跟你聊一聊,看看你是个什么意思。啊,这个不是组织谈话,你放松点。”

大道理谁不明白啊,无非就是干工作不能讲条件,要相信组织,要坚决拥护组织决定,能理解要执行,不能理解也要坚决执行。欢天喜地来给领导汇报工作,却不料却得到了闷头一棒,张劲松怎么都没办法放松,激动地说:“我想把紫霞山旅游开发的任务圆满完成,现在还差一点点。”

他这个话就只差直接说市委有人想摘桃子了。

木槿花听得有点皱眉,道:“紫霞山公司是专业的旅游开发公司,怎么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他们会有经验有办法的。”

张劲松情不自禁地又站了起来,再次强调道:“可是紫霞山的工作现在真的很关键!”

木槿花脸色一冷,两道凌厉地目光直射张劲松。

张劲松话还才开个头,马上就闭嘴了,身子还是站着,怯怯地望着木槿花,脸上的表情颇有几分委屈,还带着几分不甘,又夹杂了几分希冀。

见张劲松不说话了,木槿花这才冷哼一声:“哪个工作不关键?”

张劲松知道木槿花生气了,他自然知道跟领导是不能讲道理的,只能用听话的姿态让领导消了气,然后自己再找机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才有可能生效果。所以,他一声不吭,全身站得笔直,态度更加端正了。

木槿花看着这小子类似站军姿的模样,脸色就缓和了下来,这小子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别的干部见到她发火,都是一幅低眉顺目垂头塌腰的奴才样,似乎不那样不足以表明对她的尊重和敬畏似的,只有张劲松这小子例外,一遇到这种情况,他就站得笔直,像根挺立的青松似的,看着就让人舒服。

当然,也就是张劲松这样子,才让木槿花觉得舒服,如果换个别的下属过来胆敢这样,木大部长绝对会火气更大。

喝了口茶,木槿花平心静气道:“访谈的具体细节都定下来了吗?”

张劲松道:“还没有,到电视台了再细谈。”

“遇事要多想,脑瓜子里头多打几个转转,不要乱说话。”到底是自己到随江后最出色的下属,木槿花在生气之余,也是发自内心地关心,她眯了眯眼睛,道,“上节目之前,多跟宣传部领导汇报,多熟悉宣传方面的东西。”说到这儿,她稍作停顿,不等张劲松答话,几乎是盯着张劲松的双眼,一脸郑重道,“不要乱讲话!”

这个话,就说得相当交心了。张劲松点点头,动情地说:“嗯,我记得。部长,我......”

看着张劲松欲言又止的表情,木槿花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平静地说:“你的工作能力,我心里有数,大家都看在眼里。劲松啊,一年时间不到,随江的旅游事业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旅游局的工作,市里......很多领导都是肯定的。”

听到木槿花这么一说,张劲松心里的感受就别提有多复杂了。老领导对自己还是颇为照顾的,但是,老领导也说得很直白了,旅游局现在就是块肥肉,很多市领导都盯住了那儿,想去摘桃子,想对紫霞山插上一脚,现在他张劲松自己干了件让市领导很不舒服的事情,那些人就有理由动一动他张劲松了。

张劲松明白,自己这次做的事情,真的是让某些市领导有怨言了——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逞什么英雄啊!哼哼,英雄,可不是白当的!既然你要当英雄、要荣誉,那好,荣誉给你,实权收回!

好在,木部长还是认可了自己的成绩,也表现出了帮自己一把的意思。只是,这个帮助也是有限的,自己旅游局副局长的位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果然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以前自己出几次名,却一次次都走了好运,有徐倩帮自己顶,有木槿花护着自己。可是这一次,好运不再,木槿花也护不住了。

“旅游局的工作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跟市领导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张劲松用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的心里浓重的怨气。

木槿花知道他心里想不通,伸手在空中压了压,道:“坐吧。”

张劲松迟疑了一下,然后还是气鼓鼓地坐下。

木槿花看他坐下,便道:“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怨言,你说,我听。”

张劲松心里一股火在左冲右突,可他现在已经有些城府了,明白纵然有再大的火气,也不要对着领导发出来,再加上,他毕竟从小跟着吴长顺修道,虽然达不到心性淡薄的程度,可在领导面前,把心里的怒气忍住还是办得到的。

“我想不通。”良久,张劲松吐出这么四个字。

木槿花没出声,只是看着张劲松。

张劲松嘴唇歪来歪去,好一会儿,才带着万分不甘的语气道:“算了,我没什么要说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木槿花也清楚他的怨气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消得了的,便又喝了口茶,缓缓道:“劲松啊,你干过招商工作,干过组织工作,在旅游局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工作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但也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干工作,不能走一步看一步,要有统筹安排,这方面,你还有所欠缺......当然了,这跟你的经历有关,也跟理论深度有关,对政策的理解不一样,着眼点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以后在这方面,你还有待加强......啊,还有一个,你性子比较毛燥,也要多磨一磨,作为老领导,我送你两个字,低调。”

“部长,我,我都听您的。”张劲松站起来说道,声音比较激动,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木部长却对自己这么掏心窝子的话,她还是很看重自己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