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37、游说

其实,有关省领导的花边新闻,省电视台的人也并不是全部都知道,但偏偏苗玉珊靠上的那位省领导是分管着文化广电这一块儿的副省长。对这位副省长,电视台的人关注得不比省委宣传部钟部长少,据说那位副省长一直以来都只喜欢少妇,对年轻女孩子没什么兴趣。而且传言雷贞玉跟那位副省长有一腿,还有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据说有一次,副省长大人就在碧天华温泉酒店里,把雷贞玉和苗玉珊叫过去玩了次双飞呢。

传言有鼻子有眼,真假难辨,不过有一点却是很确定的——碧天华酒店最大的股东,是那位副省长的同胞弟弟。

所以看到苗玉珊这么说话了,他们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儿继续看下去了,一个个出声告辞,就连雷贞玉都不例外。

张劲松和苗玉珊一起,将他们送到大门口,等到他们的车离开之后,苗玉珊看着张劲松道:“走吧,我带你去房间。”

张劲松眉毛一扬,刚想拒绝的时候,苗玉珊又笑着道:“还怕我吃了你呀?”笑容一敛,她又有几分娇气地说,“回随江了我可没跟你客气,到白漳了你还跟我客气?”

“行吧。”张劲松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点点头道,“谢谢了,下次回随江,我安排。”

苗玉珊就露出了笑脸,引着张劲松去房间了。张劲松一路走着,一边时不时看一看旁边的苗玉珊,这女人确实很漂亮,属于那种年龄越大魅力越大的类型,这样的女人,如果还不能混得风生水起,那也对不住那份天生丽质了。

记得这女人还有个跟她长得极像的妹妹吧?张劲松很想问问她妹妹是不是也在白漳,但又怕她误会自己取笑她,只好把这个问题憋在肚子里了。

打开房门,苗玉珊毫不见外地当先走了进去,优雅地在沙发上坐下,仰起脸看着张劲松道:“刚才只顾着喝酒,都没看到你吃什么东西,我已经让餐厅送吃的家伙上来了。”

张劲松笑道:“苗总啊,还搞这么客气。”

“你现在可是咱们随江的英雄,我要不把你招待好,随江全市人民都不会答应。”苗玉珊笑嘻嘻地说,这时候,她来了电话,接通讲了两句之后,便站起身道,“我有点事去,你吃了早点休息,今天录节目应该是累了的。”

张劲松也笑着回了一句:“你也早点休息。”

等到苗玉珊出去之后,张劲松坐在**,越想越觉得奇怪,这个苗玉珊,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呢?没那份交情啊!

不过今天酒喝得不少,他这个念头冒出之后,也没有怎么去细想,反正现在自己要睡觉才是真的,苗玉珊也不可能会胆大到给自己饭菜里下毒药吧?

苗玉珊当然不可能在饭菜里下毒药,第二天早上还亲自陪张劲松用了早餐,热情得不得了,只差再给张劲松塞上一后备箱白漳特产了。

......

回到随江,张劲松都没去旅游局,直接就奔向了市委——这小子见市委组织部长都不需要预约的,只要木槿花在办公室,基本上都会见他。

木槿花今天在办公室,而且也没什么人向她汇报工作,便宜了张劲松,一进办公室就见到了领导。

“节目录完了?”木槿花稳稳地坐着,屁股没有离开椅子的意思,抬了一下眼皮子,淡淡地发问。

“录完了。”张劲松乖宝宝似的回答,“电视台那帮人还真狠,变着法子给我下套子。”

木槿花不接他这个话,自顾自地说:“节目录完了,也该收收心了,工作上......不能放松!”

张劲松一来就挨了批评,心里也不恼,他既然知道了下区县还有希望,当然不会在意这个批评了。

“请领导放心。”张劲松站得笔直地回答,这站法跟委屈的时候一样,不过脸上表情却是天差地别了。

“哼,你就没让我放过心!”木槿花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

“所以我要经常来向领导汇报思想,要多聆听领导的教诲,我一定要努力学习,脚踏实地,扎根基层......争取早日让部长放心。”张劲松嘴上认错,心里乐开了花,木部长对自己真的很不错啊,嘴里说得凶,可话里话外,透出来的那就是浓浓的关爱之情,好领导,值得追随啊!

木槿花听到他这么说,心想这小子终于反应过来了,市委夺了他在紫霞山上的话语权,也还是会有一定补偿的。把这小子放到哪儿去呢?哼哼,脚踏实地扎根基层,基层的根是那么好扎的吗?不过,既然他想下区县,那就下吧,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木槿花如果都拿不下来,那她也太愧对市委组织部长这顶帽子了。

临去之际,张劲松很想趁着木槿花心情好的时候给张程强上点眼药,可最终还是没干出那么冲动的事儿。现在自己给木部长的印象还不错,可别因为一句话又惹得她不快,那就得不偿失了。

从市委一出来,张劲松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国内某门户网站邀请他开通微博的,他才不愿意呢,几句话之后就果断挂断了——他可不想再被市领导给惦记上。

这边电话一挂,马上邓经纬又打来电话了,说中午就会到市里来,要他安排中饭。对这个要求,张劲松回答得相当痛快,这次的事情,宣传部汪部长对他还是比较关照的,他知道这其中恐怕也有邓经纬的一丝关系。

中午的饭,就只有张劲松和邓经纬两个人,连发改委高云凤都没叫,看来邓经纬是有事情要说了。

邓经纬确实有事情要说,才喝了两杯酒,他就主动扯开了话题:“老弟,到木部长那儿去过没?”

张劲松笑着道:“咱们两兄弟,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儿又不怕别人听到。”

邓经纬也笑了起来:“紫霞山的旅游开发,你居功至伟,市委总要有所表示吧?我觉得,你加把劲,干脆一步到位,接田金贵的班得了。你这条件,符合破格提拔的相关规定。”

“挖苦我还是笑话我啊?外面是不是有什么风声了?”张劲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外面倒是没听到什么风声。”邓经纬摇了摇头,筷子往头顶上指了指,压低声音道,“上面好像有些说法,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

张劲松也没问他上面到底有什么说法,那样就显得太不耿直了,他苦笑了一下,道:“我能有什么想法?听从组织安排......”

“要不,你跟木部长说说,干脆到安青来吧,市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县里自在。”邓经纬看着张劲松,一脸诚恳地说,“老弟啊,总是在市里转来转去,接不了地气。到下面就不一样了,跟群众打成一片,工作又有不同的乐趣嘛,上次魏县长还说起你......”

张劲松听出邓经纬话里的好意了,如果他下到安青县,有邓经纬和魏本雄的帮助,会比较容易打开局面的。魏本雄是副县长,邓经纬虽然实职是巨木镇党委书记,可他还兼着县委常委呢,在安青县来讲,也算是一方豪强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