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239、强势木槿花,成全张劲松

239、强势木槿花,成全张劲松

干部人事问题归组织部管,这个是没错的,但组织部也不能不尊重人吧?姚雷心里冒着火,可偏偏却没办法站出来理直气壮地反对——你安青县才出了这种丑事,难不成还不想让市委指派干部下去了?

不过,不能反对,不代表姚雷不能说话。事涉他在安青县的权威,他怎么着也得争取一下,于是乎,拖字诀就使了出来:“木部长的提议很及时,安青县最近的工作确实很繁忙,虽然我到安青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对于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啊!少一位同志,就意味着别的同志们身上的担子更重......就像木部长刚才讲的,我们损失不起呀,所以说,充实县政府班子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啊,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到底充实一个什么样的同志过去,这个还需要认真讨论,仔细斟酌,方方面面的条件都要考虑到位......充实过去的同志,要吃得苦,要能力强,还要身体好精力足......”

姚雷扬扬洒洒一席话,其实意思就只一个:这个事情不能急,要慢慢来!

今天这个临时常委会,最难受的就是姚雷,虽然在会上对熊浩的事情已经定性为因公牺牲,可他明白,这些老牌常委们,谁手底下没几个可心人汇报消息?别看这些家伙现在脸上都不动声色,可实际上肯定早就收到了消息,了解了真实的情况,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呢。

哼,这安青县的干部素质低得太离谱了!跟女下属偷情你在办公室也好在酒店也罢,甚至是去家里都没问题,怎么就能在车里赤条条地被闷死了呢?县委县政府的脸,都让熊浩你个狗日的给丢光了啊,还搞得老子在市委常委会上都这么被动。

姚雷这话一说出来,一众常委心思就都动了起来,有两个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什么想法的常委就发言说了两不相帮的废话。

宣传部长汪晴喝了口茶,清清嗓子道:“这个事情吧,尽快解决也好。多等一天,安青县的建设就多耽搁一天,别的时候等几天也不要紧,但现在是撤县建市的关键时刻,等不起呀。吃得苦、能力强、身体好精神足的同志,我相信还是不少的......这个还得槿花部长加加班,尽快把人选定下来,大家讨论讨论嘛。”

汪晴这个宣传部长,在市委常市中还是较为低调的,但这一次,却是令人大为意外,她居然帮着木槿花说话了?

木槿花可没管别人怎么看,顺势就把话接了过去:“人选确实有......”

话还没说完,市委副书记张翠玉翻了翻眼皮子插嘴道:“组织部的工作效率很高嘛,这么快就讨论出人选了。”

他这个话,就是指责木槿花做事不讲规矩,更是批评她没按组织程序来。熊浩昨天半夜里才死,市委现在才开临时常委会,难不成你木槿花上午就在组织部召开部务会讨论了?这个性质,很严重啊。这个批评,也可谓是用心险恶到一定程度了——哪怕你木槿花私下里单独跟市委书记陈继恩沟通过了,可这么不把一众常委放在眼里的搞法也是说不过去的。

木槿花脸色平静,看了张翠玉一眼,像是没听懂张翠玉的批评似的,道:“非常感谢张书记对组织部工作的肯定,对于市管干部,组织部都有定期和不定期的考评,经常关注他们的工作方法和特点,以便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况......安青这次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也正因为太突然,市委就更应该在这个事情上采取果断措施,马上把人确定下来,用实际行动表明市委是有能力应对任何突**况的......是能让省委放心,让随江市广大干部群众放心的......啊,部里前两天讨论了一下,认为有些同志年富力强、能力突发,各方面的工作都干得很出色,这样的同志,也应该往区县充实一些嘛。比如说,啊,这个,旅游局的张劲松同志。”

开头第一句,就差点将张翠玉给气吐血,中间又解释了一下自己并没违反程序,正常程序之外,也有特殊情况哈,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最后一句话冒出张劲松这个名字,却又让想反对的人说不出话了。

这就是女同志的优势了,如果换个男组织部长,在今天这样的临时常委会上,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个话的,那必然会引起众多常委的强热反感,如果把话里有关组织工作方面的几句去掉,单论其语气,哪是一个组织部长应该有的?简直就是书记的调子嘛。

不过,木槿花是女人,女人在官场中虽然比男人难混,但只要混到了实权位置,在开会说话的时候,比较强势一点,不讲道理不讲情面一点,男人们都能够理解——如果不够强势不够泼辣,一个女人她能坐稳这么重要的位置吗?更别说随江市的干部私底下都称呼木槿花为黑脸部长了,她原本就是纪检干部,那是个黑脸工作,现在干组织工作,这个黑脸的习惯就保留,也更利于开展工作。

组织部长如果太和善,那还不人人都要上门攀交情了?

没说话的常委们嘴巴紧闭着,这个话实在是不好接了。在坐的常委们,基本上都认可把张劲松动一动,因为张劲松一动,就会有人去补那个位置,又有人会动,由此牵动,肯定会出现好几个空缺来,到时候,不说全部的常委都能捞到一点好处,但至少也会有四五个人从中得到利益,谁要是反对动张劲松,那可是会得罪好几个人的——就事论事可以,阻了别人的利益,那仇可就结大了。

会上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不到三秒,但气氛已然分外压抑。市委书记陈继恩目光一闪,开口打破了沉默:“张劲松?唔,这个同志我知道,有股子冲劲,善于发挥主观能动性,干工作很有一套。”

陈继恩的话很短,但料相当足。对张劲松表扬的同志,还不忘提醒一下政府方面的几个人,这家伙去了安青干的是政府工作,他可不是那种等靠要的干部,而是会自己找门路搞发展的主,他分管的摊子,市财政又可以少拨些款子了。

这个话,其实也就是书记大人给这个争论定调子了,张劲松下安青,老子认为是可行的!

大家都有很的感受,陈继恩临近退休,表面上像是越来越放手,常委会上很少说话,可实际上权力欲越来越大,只要他一说话,那就不允许别人反对了。

书记这一发话,众人就等着市长高洪了。

其实以高洪心里的想法,他不怎么喜欢张劲松,所以也不想让张劲松下区县去锻炼,他希望把张劲松调到诸如发改委交通局国土局这类实权部门的,但不当副局长,也不至于会恶心到安个副处调完事,而是给一个总经济师或者纪检组长的位置,进局党组,这个事情,怎么看都是对张劲松的提拔,对常务副省长武贤齐就可以交待过去了,而一个总经济师或者纪检组长,在那些大局里面却又没多少实权,又算是给了张劲松一个教训。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