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43、分工

243、分工

县里的领导说话,果然如同传说中那般粗犷豪迈。而且,还相当威武,一句话就给这次的事件给定了性——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意图谋害政府领导!

裴振华在发火,边上没一个人敢说话,公安局一帮子人羞愧不已,谁也不敢解释什么,乖乖地挨训。张劲松深深地体会到了裴振华这位县长大人的权威之盛,这些警察,恐怕就算是面对着市局局长孙坤的时候,也不见得有这么乖吧?

一通火发了出来,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就过来了——分管着卫生部门的副县长被打了,医院方面来得相当积极,当然了,这也跟县人民医院离县政府不远有关。

裴振华就作出指示,由办公室副主任,也就是他的秘书黄木岗陪着魏本雄去医院,责令公安局对这起恶**件展开调查,依法严办!

人群散去,被抓的人中有人说要去医院,却没人理会,塞进几台车里,呼啸而去。现场还留下了二十个警察,以防再出现此类情况。

急救车刚离开县政府,魏本雄就睁开了眼睛。当然,是很困难地睁开,然后用更困难的声音含糊不清地吐出了几个字:“劲松......同志......”

跟上了车的黄木岗一下就反应过来了,马上把头勾下了一点,道:“魏县长,您放心,张县长没事,公安局的同志们都过来了。”

“哦......”魏本雄眼睛就又闭上了,继续装出一幅马上就要掉气的模样,不再说话了。今天他可谓是面子丢尽了,但同时,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在医院里躲一躲这个麻烦事,虽然不一定完全躲得掉,但至少,经过了这么一闹,以后解决起来,应该会容易一些了。唔,这时候,裴振华是在训人呢还是会召集副手们开个会?

裴振华没训人也没忙着开会,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然,他还叫上了张劲松——仅仅只是张劲松。

到了办公室坐下之后,裴振华没急着说话,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张劲松,心里在翻江倒海——最近是不是政府这边的风水出问题了?先是熊浩死得那么丢人现眼,现在一个副县长差点被群众打死,另一个县副长又动手打趴下了十几个群众。

这他妈的还像县政府吗?!

裴振华卯足了劲要趁着县委书记姚雷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的机会多抓些权力在手中,他明白这个新书记可不像老书记那么好对付,毕竟人家还头上还有一顶市委常委的帽子呢,只要姚雷在县里站住了脚,然后稍一动作,他这个县长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别说插手人事问题,就是政府这一亩三分地能不能完全守住都是个问题。所以,他才想在这个时候多争取一些,多安排一些。

可是,政府方面接二连三地出事,县委那边想有所动作,可就有理由有借口了。啧,还不知道姚雷会拿这个事情怎么作文章呢。

偏偏裴振华还不能把张劲松怎么样,因为张劲松是救人,救的是一个副县长,当时的情况有多紧急,那是有目共睹的,而且还有监控可以调出来看的。

最要命的是,魏本雄是张劲松的老领导,光看张劲松那么强悍地冲进去救人这个举动,裴振华就觉得,魏本雄和张劲松之间的革命情谊还是相当深厚的,现在张劲松可以算是魏本雄的救命恩人了,如果他这里批评了张劲松,那可就是把魏本雄给得罪了——哦,你姓裴的认为张劲松不该救我,难不成是想让我姓魏的被人打死?

现在裴振华还要跟姚雷争权呢,怎么也不会蠢到让政府内部出现不团结的因素。这个张劲松年轻冲动得很啊,谁知道他一旦恼羞成怒了会做出什么来?一百多人,他居然有胆子单枪匹马冲进去!

想到这个,裴振华就头痛不已。

沉吟了一会儿,裴振华对张劲松表扬也不是,批评也不是,只能无奈地关心了一句:“劲松同志,你身上,没伤着哪儿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谢谢县长关心,我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张劲松回答得相当平和,紧接着又话锋一转,道,“也不知道魏县长情况怎么样了,都怪我,要是,只要再早半分钟,不,十秒钟,魏县长都不会受那么重的伤。唉,都怪我啊......”

裴振华的心就狠狠抽了一下,靠,这小子还真不含糊啊,你身为领导干部动手打人了,老子都忍着没批评你,你倒好,居然还要求表扬来了?裴县长很生气,可这气却没处可发,他只要对张劲松今天的行动表示出些微的不满,那就会被别人理解成他巴不得魏本雄让人给打死!

强忍着一肚子怨气,裴振华脸上丝毫都没表露出来,反而安慰道:“这个也不怪你,啊,哪个想得到他们那么大的胆子?!劲松同志,基层工作不好做啊,你现在应该有所体会了吧?”

“嗯,体会......很深刻呀......”张劲松猜不透裴振华想说什么,就中规中矩地回答道,“一直听说基层工作难做,但没想到会难到这种程度。不过,工作再难,也要迎难而上......既然来了安青,我就有这个思想准备,要想尽一切办法,努力克服困难把工作干好,绝不辜负组织上的信任。”

这小子场面话说得很漂亮嘛!裴振华对他这个表态有点不以为然,心想你小子只要不再随便跟人动手我就谢天谢地了。

“有思想准备就好......”裴振华点点头,又说了几句没油盐的话,便露出了送客的意思。

张劲松很有眼色地告辞,也不想去宾馆休息了,而是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打开电脑,屁股都还没坐热,办公室主任文钟便敲门进来了,脸上的笑比之先前,明显有诚意了许多,身后还跟着一个有些腼腆的小伙子。

“张县长,打扰您了。这个是小郑,郑举。您要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交给小郑去办。”文钟介绍了一下小伙子,然后满脸严肃地看着郑举,吩咐道,“小郑啊,能够在张县长身边工作学习,是你人生最大的机遇......领导的工作和生活,你都要多用心,啊。”

郑举诺诺称是,显得有几分拘谨。

文钟又问了两句张劲松的身体,然后礼貌告辞。张劲松见他这态度转变得太快,心里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打架的时候太威猛把别人给吓着了。不过,秘书配了一个,司机呢?

郑举不知道张劲松这办公室里有没有茶叶,他见着领导桌上没有水,赶紧倒了一杯放上去,然后还想做点别的,却不知道从何做起——这个时候抹桌子椅子,他觉得好像时机不对。

张劲松一眼就看出这个小伙子没有给领导当秘书的经验,是个新手,也不在意,淡淡地发问:“小郑啊,今天那些人怎么就和魏县长冲突起来了?”

郑举这个话还是听得懂的,看了领导一眼,就说起了这里面的原因。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