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44、不满

244、不满

裴振华见赵大龙这么上道,心里很舒服,政府这边,还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这是裴大县长一大得意之事,放眼全省,又有哪个县政府的一把手能够让二把手这么俯首帖耳呢?

心里感觉不错,裴振华脸上表情还是淡淡的,“张劲松同志那里......你辛苦一下......尽快上会吧。”

是尽快上会,而不是明天就上会。毕竟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县委肯定会召开常委会的,政府这边得先统一一下思想认识,要不然在常委会上可能会出现些不受他裴县长控制的变数的。

最近政府这边虽然还没有人跟他唱反调,可他能够感觉到,随着姚雷顶着一个市委常委的帽子空降安青,政府这边某些人还是有些想法的,只是目前还没有胆子蠢蠢欲动,但只要姚雷压倒他裴振华一次,那政府这边,肯定会有人投向姚雷的怀抱的——他裴振华入主县政府这几年,也是毫不客气打压了几个副县长的!

以前的安青,书记县长之间配合得相当默契,书记想插手某个工程,县长就当没看到,而县长看上了某个位置想安排自己人,书记也不反对。两个一把手之间心照不宣,别的副手就翻不起大浪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姚雷来势汹汹,由不得县长大人不小心应对啊!

张劲松这个问题定下来之后,二人又就今天政府门口的事情交换了一下意见,一致认为,这起事件的性质是相当恶劣的,相关责任人一定要严肃处理;张劲松同志不顾个人安危,勇于同犯罪份子做斗争,精神可嘉。

这公安局那边都还在审呢,刑事拘留后也只能算是犯罪嫌疑人,可在裴县长嘴里,直接就是犯罪份子了。

裴振华的打算,那就是政府这边统一思想,先把张劲松今天的冲动定性为见义勇为——是的,领导干部也是人嘛,是人就可以见义勇为。他心里对张劲松今天的举动很恼火,可跟姚雷可能发起的进攻一对比,对张劲松那点不满就不算什么了。

赵大龙却没马上同意他这个话,而是皱了皱眉头,道:“这个事情,影响不小啊。啧,没想到张劲松同志,还有那么好的身手......不过,也多亏了他身手好,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裴振华眉头微不可觉地皱了皱,这个赵大龙今天话有点多,该不会有些什么别的想法了吧?不过,谅他也不敢乱动,姓赵的一向都胆子小,就算是心里有些想法,恐怕也不敢当出头鸟的。

二人又聊了几句,便决定召集班子成员,就下午的事情临时开个会——发生**了可以由着分管副县长去处理,不一定要开会,可副县长在县政府门口被打得上了急救车,不开会就不行了啊。

话谈完,赵大龙就告辞了。

看着赵大龙离去的背影,裴振华心里跳出一句话:攘外必先安内!

这个会,张劲松也参加了,但并没有在会上给他安排具体的分工,只是谈了一下刚才的突发事件。在会上,裴振华对张劲松今天的表现给予了肯定,他不怕这个会的内容会有人偷偷地传到县委去,他就是表明一个态度:他裴振华,不惧姚雷。

会开得不长,散会之后,裴振华就坐车去了县委,不管他对姚雷如何不喜欢,出了这种大事,身为县长的他,也得向县委书记当面作个汇报——谁叫人家才是班长呢?

散会后的张劲松直接回到了办公室,才喝了两口茶,常务副县长赵大龙就踱着方步进来了,脸上笑眯眯地道:“劲松同志,县里条件艰苦,还能适应吧?”

张劲松暗想这家伙怎么说话跟裴振华一个调调?一开口就是县里条件艰苦,妈的都要撤县建市了还条件艰苦,让人家那些贫困县情何以堪啊!

心里这般想着,张劲松脸上却没表露出来,飞快站起身,伸出手迎上了赵大龙,脸上堆满笑道:“感谢赵县长关心,干工作嘛,不管在哪儿都要适应。赵县长您坐,我给您泡茶。”

赵大龙握着张劲松的手摆了摆,然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嘴里却说:“你不要客气,啊。”

张劲松自然不会把他这个话当真,径直取出了杯子和办公室早就准备好了的茶叶,这时候郑举才跑进来,可看到张劲松的架式,他却又不知道应不应该主动抢过家伙来为领导服务。

看到郑举那木头桩子似的样子,张劲松对办公室主任文钟就有几分怨念了,你他妈的这安排的什么人啊!要是白珊珊在就好了!瞪了郑举一眼,见他还没明白,张劲松只好摆了一下手,示意他别站在这儿碍眼。

郑举这才反应过来,满脸通红地退了出去。这表现让张劲松心里相当不爽,不由得又一次想到白珊珊的灵活和能干。

喝了口茶,赵大龙又关心了几句张劲松的生活,可由于张劲松是今天才到,也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太过关心的,索性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工作上:“劲松同志啊,本来你刚刚过来,按道理讲呢,还是要休息一下、适应一下,先熟悉熟悉环境......但是呢,现在事情多,人手又不足啊,这个熊浩同志,啊,你是知道的。还有,徐波同志又去南粤挂职了,一屁股事情,搞得我是手忙脚乱啊,没办法,只好找你分担分担了,你可不能怪我没让你休息呀。”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赵大龙是亲眼所见市委组织部对张劲松的力挺了的。裴振华对张劲松到底有多大的怨气他管不着,他不能违抗裴振华的意图,但也不想莫名其妙地把张劲松给得罪惨了,所以这个话就说得相当客气。

张劲松很奇怪赵大龙对自己这么客气的态度,他跟赵大龙又不熟,自然不会认为赵大龙一见自己就想交好。这上任第一天就谈分工的搞法,张劲松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可现在却在他身上发生了,他觉得,这事儿不正常!心里一念间闪过这个想法,所以他就表现了一点点激动的样子说:“赵县长您说哪里话,您这么看得起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谢谢您对我的信任......”

赵大龙见得张劲松这个表现,联想到这小子先前一个人敢冲进那么多人里面去救魏本雄,便觉得他到底还是年轻,冲动,有点江湖义气,这不,说话都带着点江湖气呢。

“先别忙着高兴。”赵大龙习惯性地来了一句,然后才想起来面前这个年轻人并非自己的下属,而是跟自己一样的级别,便赶紧换了种语气道,“基层工作,可不好做呀。是这样,关于你的分工,振华同志和我商量了一下,我觉得吧,现在是非常时期,干脆点,徐波同志那一摊子,就由你负责,振华同志让我问问你的意思,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想法?”

赵大龙的话说得相当直白,也基本上都是事实,可是却也透出了真实的信息,这个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一切都是裴振华的意思哈!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