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48、不懂规矩的镇长

两位副县长的手刚一松开,桥脚镇镇长伍大海的手就见缝插针般到了张劲松的面前,一脸笑意道:“张县长好。”

“伍镇长,你好。”张劲松跟伍大海握了一下手,话说得简单客气,却又不失威严,脸上有一丝微笑,请这两位坐。

赵大龙没有坐,他过来就是送伍大海的,现在人送到了,自然不会多呆。其实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打个电话叫张劲松去他办公室,只不过,赵大龙这人虽然是县政府的二把手,可性子一向谨慎,把徐波那个烂摊子都推给了张劲松,现在下面乡镇的人找上门来,求的又是农村工作方面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亲自走一趟,串串门,比较合适一点——这个,裴老板对你有什么要求我不清楚,可是我赵大龙还是相当团结同志的。

张劲松猜不到赵大龙心里那些弯七拐八的念头,只是对常务副县长同志带着个人亲自往自己办公室走这么一趟感到奇怪,这个奇怪就导致了他对事情的判断出了点偏差。他觉得,以赵副县长堂堂县政府二把手之尊,却为了一个镇长而亲自出马,来给自己这么个新任的、排名靠后的副县长作介绍,十有**,这个伍大海应该是赵大龙的人,或者,是赵大龙比较亲近的人。

这一点,却是张劲松猜错了,伍大海不是赵大龙的人,却是赵大龙比较头痛的人,甚至是政府里好几个副县长都头痛的人。

郑举这时候刚好出现在门口,张劲松就吩咐他泡茶。虽然对于徐波留下来的烂推子很是郁闷,可赵大龙所表现出来的善意,张劲松也还是感觉到了的,伍大海又是赵大龙领过来的人,他自然不会吝啬一杯茶。

再说了,他这么做,也是向别人表示出他虽然年轻,但对老同志还是很尊重的,对下面的同志,也是不怎么摆架子的。

伍大海没有喝茶,等到郑举出去之后,他就对张劲松道:“张县长,我这次来,是想把我们镇的农村经济发展情况,向您作个汇报。”

张劲松眼皮子一翻,这个镇长说话很直接啊,说是汇报,但透出来的感觉,哪儿有半点汇报工作的味道,倒像是一个副县长过来平等地讨论工作。

就算你是赵大龙的人,也太不懂尊重领导了点吧?哼,赵大龙是二把手不错,可他跟我说话也没像你这么硬邦邦!张劲松脸上表情淡然,心里已经有了点微微的不爽,看着眼前这个应该在五十岁左右的镇长,不轻不重地吐出一个字:“哦。”

这一个字,既可以理解为张劲松愿意听伍大海的汇报,也可以理解为他不想听。

伍大海心里很不舒服,这个副县长也太年轻了,自己为党和人民工作了几十年也才是个科级干部,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就当副县长了?他当得好吗?哼,一看就是有背景没能力的主儿,这样的人,除了会摆架子耍威风之外,还能干什么?老子这么大年纪都可以做你爹了,这么低声下气过来向你汇报工作,你就给老子一个“哦”字?

张劲松在随江市直各机关单位里还是有一定名气的,但下面县里,知道他经历的人就不多了,再下到各个乡镇,还真没几个人听说过。甚至于,昨天下午发生在县政府大门口的事情,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传遍全县所有乡镇。所以,伍大海不知道张劲松的厉害,看张劲松不顺眼,也是很正常的。实际上,就算是伍大海听说过张劲松的种种事迹,也还是不会看得起张劲松的——面对着一个跟自己儿子一般大的领导,换作谁也会在心里不爽快。

可是,不痛快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是领导呢?伍大海强忍着心里的不爽,汇报了起来。说起来,伍大海汇报的这个事情,还跟那位跑到南粤去挂职了的副县长徐波颇有关联。徐波发起的养母猪养山羊的致富路子,桥脚镇都积极地响应了,也很郁闷地悲剧了。当然,这个悲剧只是农户,镇里面还是落得了不少好处的——虽然养殖业的大部分成本都是农户自己出,但县里还是给了一些补贴的,只是这些补贴有很大一部分被镇里截留了。

自从徐波去了南粤挂职之后,他所分管的那一摊子,就由常务副县长赵大龙暂时兼管着。倒不是说别的副县长对那一摊子没兴趣就分不下去,而是徐波去南粤的时间毕竟还不长,并且是挂职,县里这么着急就将其分管的工作给拿下了,显得太没人情味了点。尽管在官场中本就没什么人情味,但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

现在张劲松来当副县长,直接把徐波那一摊子划给他管着,那就跟人情味无关了,而是工作需要。

今天伍大海到县政府来,是想找常务副县长要项目要支持的,这个项目,还是徐波去南粤之前想打翻身仗的项目——种植!

只不过,经过了他两次折腾,乡镇里就算是对县里的拨款感兴趣,但各个村里反对的声音太大,他们也没办法支持徐副县长了。这个情况,张劲松昨天在医院的时候还从魏本雄嘴里听到了一点点,却不料,今天桥脚镇的镇长就跑了过来说是已经做通了三个村的工作,村民们都很积极,希望能够种葡萄致富。

听到这个汇报,张劲松相当无语,有点比较难以理解这位镇长同志是怎么在体制内混到这一步了的,情商也太那啥了吧?徐波搞出来的事情,你拿到我面前来讲,要还我支持,你这是真的一心只为工作,还是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知道了大概是个什么事情之后,张劲松眼见伍大海还在喋喋不休地诉说着镇里如果的困难和基层工作如果地难做,张劲松就不得不打断他的话了:“伍镇长,这样,我先了解了解情况,啊。”

伍大海听到张劲松这么明显的搪塞之话,眉头就是一皱,不肯罢休:“张县长,这些情况我们都已经详细了解过了,是往县政府报过的,县领导也是支持的......”

这个话,就太不把张劲松当回事了,张劲松顿时一阵火起,很想喝一声哪位县领导支持你你就去找他,但还是忍住了,只是冷冷地看着伍大海的眼睛,打断伍大海的话说道:“你们了解过的情况县里就不用再了解了?唔,桥脚镇的工作......很扎实嘛。”

这个话,可谓是字字诛心。伍大海可当不起这顶大帽子,顿时站了起来,面赤耳红地辩解道:“张县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张劲松懒得再跟他啰嗦,直接道:“下班了,有什么情况,等上班再说,啊。”

伍大海还不甘心,道:“张县长,我......”

张劲松不想跟他说话,有意赶他出去,却又觉得那么做有点不合适,毕竟自己昨天才在政府大门口打了架,今天如果再在办公室里跟人下面乡镇的镇长吵闹,实在是有点不像话。想着这个,张劲松就懒得理他,站起身,取过包直接出门而去,连办公室门都没锁,就把伍大海一个人留在那儿了,反正他办公室里没啥见不得人的东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