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50、磨刀霍霍

一般情况下,别人说到张劲松的时候,会说分管农业副县长,也可能会讲张县长分管农林水,但实际上,张劲松分管的工作可不仅仅只是这么一点,而是有很多具体的部门,列下来有这么多:县农办、农业局、林业局、水利局、水文局、民政局、人口和计划生育局、畜牧水产局、扶贫开发办、烟办、烟草公司、残联、能源办、经管局、农机局、气象局、供销联社、老龄委等单位。

分管着这么多部门,张劲松不可能在这几天之内就把这些部门具体都干什么事给弄得一清二楚。农林水这三方面他都还只知道个大概方向,自然不可能对民政局有什么细致的了解。在他看来,民政局应该就是管管结婚离婚、社会团体、慈善、门牌号这些事情,好像听说跟福利彩票也有不少瓜葛,可他却从来都没想到过,民政局居然跟乡镇下面的行政村的选举扯得上关系。

不过,张劲松现在毕竟也是个副处级的领导了,就算不明白民政局为什么跟农村的选举扯得上关系,可听到郑举嘴里冒出来的“民政局基层政权股”这几个字,他就知道这关系由不得自己怀疑了。

啧,农村的村支两委,可不就是基层政权么?不对,严格说来,村支两委不能算是基层政权,只是,却是基层政权极为倚重的力量,发挥的作用巨大,对基层工作来讲,是需要相当重视的。不过,好像农村的村支两委选举,都是各乡镇负责的吧?而且,今年不是换届年,现在这时节,也不是换届的时节啊。这时候搞选举,唱的是哪一出啊。

张劲松皱皱眉,不急不缓地说:“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郑举道:“王家垴几个村民把选票撕了,民政局的一位同志想阻止,被打伤了,断了两根肋骨,桥脚镇的组织委员也挨了打,头上缝了五针......公安机关已经介入了......”

这个话,听得张劲松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情况也太......太让人不敢相信了啊!

基层工作,果然不好做啊。张劲松虽然觉得这事太让人不敢相信,可他还是相信了,他相信郑举不可能敢在这个事情骗他玩,心里想着事,嘴上道:“这时候搞什么选举?”

“王家垴的村支书和村主任上个月出车祸,从六七十米高的悬崖上直接摔下去了......”郑举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抓紧时间做了功课的,所以听到张劲松这么问,他就赶紧解释了起来。这王家垴的村支书和村主任(村委会主任就是通常所说的村长)同时去见马克思了,村干部就只有秘书、妇女主任、外加一个从外省来的挂了个村长助理头衔却既非本村村民又不是国家公务员的大学生村官了。

这种情况下,村里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镇里一看,这也不是个办法,得赶紧把王家垴村的班子充实起来才行,村支书和村主任要是只去了一个,只要有个主事的,就这么拖着拖到换届的时候也无所谓,可现在两个都去了,也就只能重新选了。

农村工作现在也不好做,特别是王家垴村,这个村的人不听话在桥脚镇是出了名的。从上上届开始,在他们村,村长和支书都要选,光镇党委认可了是不作数的。村主任由村民大会选,村支书由党员会选,平时村支部开党员会,村民们懒得理会,可选支书的时候,党员在屋子里开会,群众在窗户外围观。

这种事情,镇里自然是不喜欢的,可是农村工作不好做,如果指定的支书和村长在村里没威望,那根本就没法开展工作,所以,尽管心里不爽,还得让村民们自己选。当然了,村民们选,可候选人,还是由镇里指定的,村支书和村主任各有三个候选人,妇女主任两名候选人。这一次只选村支书和村主任。

况且,现在基层村委会、居委会的建设,基层干部的培训、选拔和培养,村级政务公开、财务公开等等这些工作,县民政局基层政权股也都要管上一管的。虽然这个管,没有镇里面的力度大,可毕竟顶着县民政局的牌子,镇里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前不久,也就是村支书和村主任的后事办完之后个把星期的样子,王家垴就搞了一次选举,开始选的是村委会主任。照样按以前的老规矩,三选一,可是,令镇领导们没想到的是,村民们一选,居然把三位候选人都选掉了,而另一名非候选人则得了最多票,但没过半,好悬没当场就当选村委会主任了。

这个情况可超出了镇领导的预料了,王家垴村的包村干部是副镇长董华,当时董华只差跳脚骂娘,和组织委员,以及民政局基政股的一名办事员一商量,今天这个选举就到这儿了,没有结果,党支部会也不开了,下次再选。

这个下次,就是今天了。由于经过了上次的意外,这次民政局方面,就不再是普通办事员下去,而是基层政权股股长亲自出马了。今天的选举搞得比上次更热闹,上次还投了票,也唱了票,这次倒好,投票还才一开始,就出乱子了,打起来了。打起来的原因是,这次的候选人,还是上次那三个被选掉了的,得票最高的那位非候选人,则跟上次一样,不是候选人。这个事实,让村民们难以接受,有那性子急的,直接就把选票给撕了!

这一撕,民政局和镇里的领导就都坐不住了,组织委员当场痛斥这是违法行为......

这一痛斥,换来的就是村民的怒骂,领导们不甘心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措辞就更严厉了几分。而村民们心里就更不爽,情绪一激动,手上一冲动,眼里,就真的没有领导了。

听到这个较为细致的解释,张劲松心思就活络了起来。他正愁不知道拿谁开刀的好,现在民政局主动送到了他的刀口子上,倒正好可以让他拿来祭旗,借民政局来立威!

基层村委会选举,这个事情还是以乡镇为主,民政局基政股虽然都会下去人,但往往都是个陪衬。选举工作没干好,主要责任在镇里,板子打不到民政局头上来——其实就连镇里,也最多只是多选几次,一般情况下,县里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轻易否定镇里的工作。

可是,有一般情况,那自然也就会有特殊情况。如果这个工作没干好,被哪位县领导给盯上了,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工作没干好的人多了去了,但领导只盯到自己这儿,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不是郑举来汇报,恐怕最后一直到事情彻底解决,都不可能有人跟张劲松提起这个事。可现在郑举说了,而张劲松又正处于磨刀霍霍的时候,情况,就很特殊了。张副县长觉得,这真是个好机会,不仅仅可以拿民政局开刀,也可以敲打敲打桥脚镇。他要让人知道,他不动则已,一动便是雷霆万钧,行局和乡镇双管齐下。

桥脚镇的镇长伍大海,搞得张劲松心里是相当不爽了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