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51、杀气腾腾

张劲松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很不舒服。自己都没说要去会议室,这个葛盛就自作主张了,也没有一点向领导请示的意思,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一些。而且,自己来民政局,就带了一个通迅员和司机,你一个小小的县民政局,局领导加上各股室负责人,总共又能有多少呢?居然还要去大会议室,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却没有黑压压的人群,那种感觉很爽吗?

心里想着这些,张劲松就觉得葛盛现在是在人前表面上对他这个分管副县长尊重,可实际上,还是没把他放在眼里,甚至有给他下马威的意思——副县长又怎么的?你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杀将过来,坏了规矩嘛。

其实,这就是个自由心证的问题了。如果张劲松看葛盛顺眼,那么葛盛刚才表现,那就是尊重领导了。直接吩咐局领导和股室负责人开会聆听领导的指示,那是对领导视察的重视;虽然人不多,但也要去大会议室,而不是用小会议室凑合一下,这,同样是对县领导的尊重了。可惜的是,这次张劲松是想拿民政局开刀的,所以怎么看葛盛怎么不顺眼了,所以葛盛的表现,在他眼里就都成了对他的不尊重了。

不过,心里对葛盛不爽,张劲松脸上却丝毫都没表现出来,边上楼边面带微笑地听着葛盛说话,时不时点点头或者问上一句,保持着县领导所应有的矜持、和蔼,还有威严。

通知那些人开会还需要点时间,葛盛自然不会蠢到让张劲松在会议室里去等众人,于是乎,便邀请张劲松去他办公室坐坐。

张劲松摆摆手,脸上微笑不变,嘴里的话却有些耐人寻味了:“直接去会议室吧,就快下班了,呵呵,别浪费时间了,不能耽搁了同志们的午休嘛。”

从一个副县长嘴里冒出不浪漫时间这么一句话来,葛盛心里就是一突,觉得张劲松的微笑怎么看怎么阴冷了。不过,他也不是很怕,就算这位副县长对他有什么不满,最多批评一通,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安青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这么一个新来的、连县委常委都不是的排名靠后的副县长搞风搞雨。

徐波在安青两年多,葛盛都没怎么将其放在眼中,更何况这个初上任的年轻副县长?

哼,你这么不把自己当领导,硬要去会议室等着别人一个个进来,那就随你吧。葛盛听到张劲松这个话,他也懒得再劝,只是客气了两句,便引导着往会议室而去。

大会议室其实并不太大,跟县政府的大会议室没法比,但也比中学的一间教室小不了多少。张松和葛盛等人进去的时候,民政局办公室的几个人正在里面摆桌椅——居然是椭圆形的桌子。

民政局的副局长们和股室负责人可没有局长大人的底气,接到通知后马上就放下了手头的事情,急急赶到了大会议室,他们谁都不想最后一个到,从而被张副县长给记住了。所以,张劲松在会议室里只等了几分钟,人便到齐了。

民政局局长葛盛主持会议,开始就对张县长前来民政局视察工作表示欢迎,几句套话之后,便请张劲松讲话,对民政部门的工作作最新的指示。

在会上讲话这种事情,张劲松现在也是习以为常了,目光随意一扫,副县长的威压就自然而然地显露了出来,脸上表情微显严肃,不急不缓开口道:“同志们,今天到民政局来,看到各位认真积极的工作态度,很欣慰呀......我对民政部门的工作还不是很了解,啊,在这里,我就不行外指挥内行了,呵呵,就强调一条,我希望、也相信民政部门的同志们,能够把工作干好,能够让党和人民满意......”

这个张县长还是蛮和气的嘛,与会的大部分人都这么想着。葛盛在张劲松很快结束讲话之后,他就汇报起了民政局的工作,重点突出了救灾工作和婚姻工作这两个方面。

葛盛还是很会讲重点的,救灾工作,这是在天灾面前人类的同情心和凝聚力的表现;婚姻工作,这是对这个社会的最小组成单位——家庭的细致关怀。在葛局长的嘴里,民政局的同志们几乎是把每一个家庭都当成了自己的家,对每一对前来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都尽可能的开解,挽救了不少濒临破碎的家庭,使不少即将步入单亲家庭的孩子重新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的关爱......

县老龄办挂靠民政局,老龄办主任来也参会了,葛盛汇报之后,张劲松就又听了听老龄办主任的工作汇报,以示对老龄工作的重视。然后,这个会就散了,张县长要到局里股室走一走,和同志们交流交流。

葛盛在会上的时候重点讲了救灾和婚姻工作,张劲松就定了婚姻这一块。于是乎,一行人便去了婚姻登记大厅。

全县婚姻登记管理工作是由基层政权股负责,基层政权股全称为基层政权与社区建设股。其实,石盘省的民政系统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区县都是这种搞法(这个大家可能觉得有点奇怪,我同学就是在民政局基层政权股,管的事儿就是婚姻登记。这个,大家也可以上网搜一搜基层政权股的职责,可以看到大部分县的民政局结婚登记这一块儿都是由基政股负责的)。

张劲松跟工作人员一一握手,然后问了一些工作累不累,除了搞婚姻登记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要做之类的话。葛盛在一旁解释着,也提到了基层政权股一些别的职责。

“要做这么多工作,很辛苦呀。”张劲松微微点点头,看向葛盛道,“婚姻工作和社区建设工作息息相关,这是最贴近群众生活的工作,要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啊,这个工作,关系到每一个家庭,乃至于我们整个社会的团结稳定,责任重大啊,千万不能马虎......一个家庭,就是我们社会最小的团体、最小的单位,一个居委会、村委会,就是我们为人民服务最基层的平台,这两项工作,都要细心,要有耐心,不要出差错。”

葛盛赶紧表态:“请张县长放心,我们一定听从您的指示,细心耐心地做好每一项工作,保证不出差错。”

张劲松貌似很满意地点点头,表扬了两句,随后像不经意地说起农村工作的艰苦,然后就问基层政权股的同志们在农村工作方面有没有什么困难?

这是一个领导关心的态度,葛盛以为张劲松是想拉笼他,便顺势提了几个困难,以便为今后找县里要钱埋个伏笔,当然了,在说了困难之后,他又相当豪气地表示,无论有怎样的困难,同志们都能够想办法克服,这两年来,基层政权股的同志们克服种种困难,每一件事情都完成得漂漂亮亮,没出任何差错。

先摆出困难,后摆出成绩,这是邀功请赏的最基本套路。

然而,张劲松可没有拉笼葛盛的意思,更不可能赏他了,在葛盛话落音之后,张副县长脸色猛然一沉,两眼直盯着葛盛,语气冷了下来:“没出任何差错?葛盛同志,我问你,桥脚镇王家垴村的选举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解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