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53、过招

老单位来人,这是一件长面子的事情,新单位捧场,也同样也是一件长面子的事情。张劲松知道,今天裴振华的人情送得实在是太彻底了。

散会后,张劲松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裴振华则真的去了县委,面见县委书记姚雷。

上次因为安青二医院拆迁补偿问题,一群人到县政府门口闹事,将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魏本雄打倒在地,而新来的副县长张劲松为了救魏本雄,单枪匹马干翻了十几个。这事儿弄得裴振华相当被动,虽然魏本雄说如果不是张劲松,他那条老命就交待了,让县委书记姚雷没办法在这个事情说张劲松的不是,可在常委会上,对县政府的工作却还是提出了批评的。

这一次,裴振华带着政府集体意见这个大杀器,把对民政局一把手的处理意见往姚雷面前一摆,他倒是要看看,姚雷准备怎么办!

民政局长葛盛的姐夫,那可是县委组织部长邹怀义来着。县委书记凭啥能够力压县长一头?凭的就是手中的人事权!可人事权也是需要人配合的,组织部长可不仅仅只是个摆设!姚雷到安青县还不足一个月时间,目前没有在人事问题上有什么大动作,跟班子成员可以说还在磨合期,如果真的把民政局局长给撤了,那组织部长邹怀义会怎么想?如果姚雷不撤了民政局长葛盛的职,那岂不是说他这个县委书记对县政府所有领导的集体意见不屑一顾?

葛盛和邹怀义的这层关系,一般的干部可能不是很清楚,但县领导之中,大部分人还是明白的,偏偏张劲松是个新来的,而跟张劲松有交情的魏本雄又还在医院里住院,没人跟他挑明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他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想撤了葛盛的职。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张劲松说明对葛盛的处理意见,裴振华好悬没笑出声来。

裴振华是县长,就算是要给一个副职送人情,也肯定会先表示这个事情很困难,然后再做出一个艰难的帮忙决定,这样子,送出去的人情别人才会觉得珍贵。可是先前在办公室的时候,张劲松只一开口,裴振华都没稍微表示一下事情的困难,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并且马上就召集政府班子成员开了个会统一思想。这可不是裴振华不想把人情送得踏实些,而是怕夜长梦多,万一不趁热打铁,给了张劲松点时间,让其从别人那儿打听到了葛盛跟邹怀义之间的关系,从而改变了主意不想把事情搞大的话,那可就郁闷了。

所以,裴振华相当痛快地就支持张劲松了,反正他曾试着拉笼过县委组织部长邹怀义,但邹怀义却没有靠向他的意思,那他遇到这种事情了,自然不会客气的。

其实这个事情吧,张劲松也是太心急了,要不然当时就能够察觉得出来裴振华答应得太痛快是不对劲的。不过呢,当时就算是察觉出来了,张劲松该怎么办也还是要怎么办,这个威不立起来,他在安青就没法混了。

姚雷看着一脸严肃坐在对面的裴振华,心里愤怒不已,这个裴振华,可真不是个好东西,身为县长,不把心思用在经济民生建设上面,却处处想着怎么给县委书记出难题,这简直就是为了斗争而斗争,工作还要不要干了?老子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

政府那边一散会,会上的决议其实就已经有人往姚雷这儿报告了,姚雷一听裴振华为了个民政局长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自然就觉得这其中不简单,招过秘书一问民政局葛盛的情况,马上就知道这牵扯到了组织部长邹怀义,于是乎,他自然也就想到了裴振华为他设的这一局。

在裴振华前来县委的路上,姚雷就一直在想着怎么解这个局。他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政治智慧和手段都是不缺的,在见到姚雷的一瞬间,他心中就有了决断,所以这时候看着裴振华,他心里只有怒意,却不急躁。

听到裴振华只说了情况,却没有急着把处理意见拿出来,姚雷也就装作不知道似地,皱起眉头道:“这个事情,一定要引起重视,无农不稳啊......一个村委会选举都搞得这么乱七八糟,像什么话?!马上调查,啊,调查清楚了,政府方面先拿个意见出来吧。”

裴振华心里叹息了一声,这个姚雷到底是县委书记,气场很足啊,都不带商量的,直接就让政府那边先拿个意见出来,拿了意见县委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那不一定!还有,政府方面拿意见之前,还得调查清楚!

姚雷这个话,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阻止裴振华把政府方面刚刚形成的处理意拿出来说事——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政府方面就下了处理结果,这结果不会是凭想象而下的吧?

裴振华当然听出了姚雷话里的意思,自然不可能蠢到在这时候说出政府方面已经有了意见。他要给姚雷出难题,自然不会认为姚雷一下就会认输,于是,他也点点头道:“嗯,书记的指示很及时,我提议,由纪检监察部门牵头,相关单位配合,尽快展开调查......”

这个话,听着对姚雷很尊重,可森森杀气直冒。你姓姚的不是说没有调查就没发言权,不想让我们政府方面过早出处理意见吗?那好啊,我就依你的,查,使劲地查,我还就不信了,他葛盛屁股底下有多干净,到时候查出大问题把葛盛弄得双开甚至是判个几年,老子看你还怎么收服邹怀义这个组织部长!

姚雷知道,裴振华并非真的要查葛盛,毕竟这真要查了,那牵涉面就广了,哪怕他裴振华在安青县再根深叶茂,可毕竟不是县委书记,不会这么着跟组织部长彻底撕破脸皮,更何况还有自己这个书记在一旁虎视眈眈呢?所以,裴振华说出这个话来,用意无非就是讨价还价了。

看了看裴振华,姚雷道:“这样,让监察局......拿出个初步意见,你把把关,下周一常委会上讨论。”

县纪委和县监察局合署办公,监察局长由一名纪委副书记兼任,还有一名副局长兼着县纪委常委,但监察局是属于政府序列,干的是行政监察方面的工作,跟党的纪律检查还是有所区别的。

像这种情况,由监察局出面之后,县里一般也就是给相应的领导一个行政处分,免职都是很严重的情况了。而纪委出手,那就不一样了,被纪委一查,通常都预示着双规移送司法机关什么的,就算偶尔有走运的从纪委完整地出来了,那别人也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了。

所以,姚雷没提纪委,只说监察局出面,那就表示,这个事情,我尊重你们政府方面的意见,但是,你们做事也别太绝,葛盛不在民政局呆了,但往后还要安排别的岗位的,你更别奢望我马上就为你召开一次常委会,等下周一,且容我这两天安排安排。

能够取得这个结果,裴振华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也知足了。姚雷要拖几天,肯定是需要时间安抚邹怀义,会给邹怀义补偿,但不管怎么说,第一次大的人事问题,就落了组织部长的面子,总是在书记和组织部长之间插了根钉子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