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54、大姓

254、大姓

“组织部邹......部长?老主任,这里头有什么说道?”张劲松眉头跳了跳,虚心求教。他虽然来安青县还才几天时间,但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把县委和县政府领导的名字都记了一遍,虽然没有记完全,可所有县委常委的名字,还是一个不落地记住了的,只是还没把名字和真人对应起来而已。

自己只是想尽快把工作开展起来,干点实事,连县政府内部的恩怨都不愿掺合,怎么这一出手,就惹到县委那边的实权人物了呢?啧,这个,运气好像不怎么样啊!

魏本雄点点头,沉吟了一下,直接说道:“邹部长是葛盛的姐夫,亲姐夫。”

张劲松嘴皮子就情不自禁地歪了歪,操,这关系可就太不简单了,难怪葛盛拽得二五万八似的,原本有这么足的底气啊。在张劲松看来,民政局应该不是什么很强大的部门,这种部门的一把手,虽然上面有人,但上面的人应该不是很强悍的,或者上面的人强悍,但葛盛与其关系应该不是特别亲近,要不然的话,怎么只捞到个民政局长而不是交通局长呢?

其实,张劲松有这个念头,也跟通讯员郑举给他汇报的情况有些关联,因为郑举跟他说过,县农业局局长梅林是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夫,以前是水利局局长,好像是因为防洪堤出了点什么事情,才调整到农业局去的。

郑举只提到农业局梅林,却没提过民政局有啥情况,张劲松就忽略了,他以为郑举对安青县的情况应该是有一定了解的,却不料那个书呆子,打听农业局的情况都费了好大的劲,短时间之内,别的情况还没来得及去想方设想摸底呢——毕竟,张劲松分管的工作中,农业可是排在最前面的。

唉,郑举那小子,办事不力啊!张劲松心里对郑举的那点好感又飞走了,这时候的他想起在裴振华办公室汇报的细节来,也终于认识到了,裴振华答应得那么痛快,不合情理啊,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呢?

咂巴了一下嘴皮子,张劲松“啧”了一声,看看魏本雄,一时之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魏本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脸上笑着安慰道:“葛盛一向都不怎么尊重领导,很多人看他不顺眼,可一直没什么好理由。这次倒好,他自己要找死,老板都愿意出面,邹部长也没什么好说的。”

魏本雄嘴里的老板,自然就是裴振华裴老板了。听到这个话,张劲松心里又是一堵,他虽然不是很清楚裴振华想干什么,可他已经能够肯定,自己被裴振华当枪使了一回。

不过,魏本雄的话,说得确实是相当知心了,所谓掏心窝子的话,便是如此。对于老领导没给自己打官腔而是用这种家常话,张劲松心里还是有些暖意的,暗想以前自己和魏本雄只能算是有些交情没红过脸,但现在自己救了他一命,这,虽然不说是过命的交情吧,却也很亲密了。

这么一想,张劲松心里又舒服了许多,刚准备说话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对魏本雄露了个歉意的微笑,接通了电话,从鼻子里简简单单地哼出一个字来:“嗯。”

手机里传来一个略显低沉的男中音:“劲松同志吧?”

这个声音不熟悉,但在电话里会这么叫的人,应该是体制内的,并且级别不会比他低,张劲松想着电话那头是谁,嘴里的回答却是不冷不热:“嗯。我是。”

得到张劲松的确认,那里的声音就有了点笑意:“呵呵,我组织部老邹。”

“哦,邹部长,你好。”张劲松一听这个电话是邹怀义打电过来的,他就明白对方是为了什么事情了,自然不肯表现出什么热情来,别说声音了,脸上都没一点笑意的,平静得跟一杯在办公桌上放了几天都没人碰过的水似的。

魏本雄听到张劲松叫出邹部长三个字,就站了起来,目光看向张劲松,做了个要出门的手势。

张劲松一把扯住魏本雄的手臂不让他走,耳中传来邹怀义的声音:“你好。劲松同志啊,到县里还习惯吧?”

听到这个领导对下属说话的语调,张劲松心里就很是不爽,虽说你是县委常委,可咱俩都是副处级,而且你是党委的是我政府的,我又不是你的下属,你跟我打什么官腔啊?

“还好。”张劲松吐出了两个字,然后也笑了,“邹部长,有什么指示?”

邹怀义就打了声哈哈,然后道:“什么指示不指示的,见外了啊,劲松同志,你是市委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咱们也算一家人了......晚上有空吗?一起坐坐。”

张劲松就火了,靠,老子跟你很熟吗?说话这么不见外!组织部长怎么了?你要搞清楚,你只是县委组织部长,不是市委组织部长,有求于我还他妈架子端得比天高,真以为组织部的见官都大一级吗?你刚才不是还说老子是从市委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吗?一家人,你要把我当一家人,市委组织部池部长送我来的时候,你怎么没见影子?别的县委常委不来很正常,可你是组织部的啊,池部长可是你的领导呢!

这一火,张劲松就不想跟邹怀义多说了,反正人都已经得罪了,而且他是下定了决心要搞掉葛盛的,在市里他敢顶市领导,现在到了县里,也没道理怕一个县领导。

虽然心里很火,但张劲松面子话还是得说:“等下市旅游局的同志们要来,今天晚上恐怕不行了,下次吧,下次我请。”

“行,那就这样。”邹怀义笑意不见了,不冷不热地应了这么一句,也不等张劲松回答,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邹怀义,很没礼貌啊!张劲松收起手机,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姓邹的怎么就没打办公室的电话呢?

“邹部长的电话,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张劲松对魏本雄解释了一句,微不可觉地冷笑了一下。

“呵呵,邹部长可是不怎么请人吃饭的啊。”魏本雄微笑着来了一句,稍稍一顿,又道,“我来安青这么长时间了,跟邹书记倒是吃过两次饭。”

张劲松就看向了魏本雄,他跟县委副书记搭上了线?

“邹书记和邹部长......”想了想,张劲松说出了这么半句话,后面的话不用说,意思却自然而然地显现了出来。

魏本雄知道张劲松想问什么,笑着道:“邹书记是排山人,邹部长是沙沟人。”

排山和沙沟都是县名,都是石盘省内的县,但不属于同一个地级市,一个在至阳市,一个在资阴市。不过,这两个县却又都和安青接壤,而且那两个县也接壤,说话都跟安青是一个调子,三个县的人,虽然归属不同,但通婚还是颇多的。比如,现任安青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妹就从排山县嫁到了安青县,而组织部长邹怀义则是娶了个安青县的老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