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58、有经费

258、有经费

当初张劲松跟高云凤认识的时候,张劲松是组织部干部一科的副科长,高云凤还是发改委农村经济发展科的科长,,二人都是副处级领导了,两只手握在一起,心中都是颇多感慨。

“高姐,你看,把你都惊动了。”张劲松松开手之后,笑着道。他没有叫高总,亲近的意味相当明显。

“早就想来了,怕你忙,这次正好赶个热闹。不会不欢迎吧?”高云凤呵呵笑着。

张劲松赶紧接话道:“我的姐姐啊,你随时来我这儿随时欢迎,绝对欢迎,热烈欢迎!”

邓经纬站在一旁道:“劲松,你也别总站在这儿欢迎呀。”

“那是,班长批评得对,咱们进去吧。”张劲松又笑了几声,和几位同学也握手笑谈了几句,看样子那几位跟高云凤也熟悉,大家都很喜欢这种相聚,毕竟又是一次人脉关系的加强嘛。

全班的同学并没有都过来,但来了五分之四,邓经纬还是很有号召力的。而汪秀琴这个临时党支部书记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跟她一起的,还有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公安分局局长石三勇,以及武仙区电力局局长邵和平。

石三勇能够当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这中间张劲松也还是起了点作用的,若不是张劲松在徐倩面前说话,徐倩不跟市局协商,那么市局肯定会另外安排别人,石三勇机会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给张劲松捧场,石三勇和邵和平肯定是要来的,原本是想着就这两天,两兄弟一起过来的,刚好在汪秀琴那儿的时候,听到了有这么个场面,干脆就说赶热闹一起来了。=金==榜=不管怎么说,能够跟张劲松汪秀琴一起学习的人,肯定都是有些能量的,多认识几个,没坏处。

这一次,安青县方面是由常务副县长赵大龙领的头,邓经纬既是安青的县委常委,学习的时候又是班长,就数他最活跃了。酒吃到一半的时候,县长裴振华又过来。上次张劲松老单位的人过来,虽然没有一个正处,可裴县长从头陪到尾。这一次来的人虽然也没有一个正处级的,但份量比上一次可不知道足了多少,但裴县长却只是半路上过来,这并不是说裴振华对这帮人不够重视,而是要摆他正牌县长应有的架子——旅游局来人,那是张劲松的娘家人,他这个婆家的主事人,自然要亲自出面,这些嘛,要给予重视,但也不能自降了身份。

吃饭之后,这次就没去唱ktv,而是在舞厅跳舞。当初在党校时就关系搞得有些不清不楚男女同学便又借着这酒意这灯光暧昧了一把,至于暧昧之后会不会另行到别处开房间,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舞跳着跳着,有人就开始往外走了,散场这种事情,自然是不需要有人组织的。都在一个市里混的,谁在安青没几个朋友呢?

等到众人三三两两地散开后,剩下的也就十来个人,张劲松就提议说去吃夜宵。对这个提议,没人表示反对。魏本雄挨到这时候,却是不想吃夜宵了,累得很,张劲松自然不会强求,对老领导一个劲地道歉,魏本雄则对汪秀琴告了罪,毕竟,汪秀琴去开发区,接的是他魏本雄的位置,场面上,总要过得去才行。=金==榜=

剩下的人之中,有邓经纬、高云凤、汪秀琴、石三勇、张劲松这么五个副处级的领导,邵和平没什么压力,可刚从越南考察回来的附阳镇党委书记孟冬寒就很有压力了,但却又相当兴奋,这可是吃夜宵呢,不像吃晚饭那么正式哦。他很想来几句客气说,说自己不胜酒力什么的,可又怕那么一说,人家真的就顺水推舟不带他去了,那他哭都没地方。

若是在市里面,一个科级干部肯定会想着这种场合领导是不是说的客套话,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可孟冬寒在乡镇混了这么多年,脸皮早就练厚了,硬是没说什么,看了看另几个正科级的,心想今天不把他们当领导了,大家都是同学哈,另两个,是同学的朋友哈。

这一群人吃夜宵,自然不可能去闹哄哄的夜市,张劲松本人倒是无所谓,可怕别人心里不舒服,更何况还有几位女同志呢?于是,便挑了家汤店,那店在安青比较有名,老板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生得很漂亮,所以生意非常好。好在夜深了,店里人不多,还有包厢,倒也不显得吵闹。这店里并非只煲汤,还有水饺什么的供应,正适合灌了一肚子酒的众人。

这么一群人一起吃夜宵,自然不可能深谈什么知心话,但肯定也会有一些涉及到工作方面的言语。聊着聊着,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张劲松在安青分管的工作。

“我负责农林水这一块。”张劲松微笑着说,“这方面的工作对我来讲,很有挑战性,千头万绪啊。”

“千头万绪是好事啊。”汪秀琴笑呵呵地说,“听你说刚搞招商那时候,是毫无头绪的,是吧?毫无头绪的工作都抓得那么好,这千头万绪,呵呵,我先恭喜你了。”

张劲松道:“汪主任,你别光恭喜啊,以后我这边要是有什么好项目,你可得帮着我跟外面那些投资商大老板多推荐推荐呀。山里面,还是有些好资源的。”

汪秀琴没有马上答应,看着张劲松笑眯眯地说:“你呀,我今天跑来看你,你倒好,主意就打到我身上来了。”

这话有够暧昧的,张劲松心里呻吟了一声,我吃多了撑的打你主意啊,靠,居然借这个机会调戏老子,是不是钟五岩好长时间没跟你上床你痒得难受了?

“老领导,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呀,这话一传出去,那些老同学还不得撕了我?”张劲松呵呵笑道,又对几位同学道,“你们得给我做证啊,以后别人要是莫名其妙地吃醋了,我不认账的啊。”

汪秀琴翻了个白眼,颇有几分媚态说道:“那你还想我认账呀?”

张劲松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回事,就不敢再顺着她这个话玩笑下去了。他跟汪秀琴之间由斗争变成合作的关系,再到有几分交情,却是从来都没想过和她发生点什么私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情,虽然不会真正发生什么,可是,不合适啊。

好在汪秀琴没有喝醉,还知道轻重,眼见张劲松不继续这个话题了,也就没有再趁胜追击。

邓经纬很有眼色,虽然很想看看张劲松和汪秀琴还能说到哪一步,可也明白这种事情不能过火,赶紧插了话进来:“基层工作,特别是农村工作,确实不好做......你们在市里,路子广消息多,以后可要多帮衬帮衬咱们这些泥腿子啊。”

张劲松也顺着这话向同学们寻求支持。

几个在市里各部门当科长的同学当然都点头说能帮得上的,绝无二话。潜台词就是,帮不上的,那就别找我了。

只有高云凤来了句实在的:“农村经济发展这一块儿,委里明年应该会有些经费,你们县里如果有什么好项目,委里也是可以支持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