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59、调研

259、调研

孟冬寒当众相邀,张劲松也没落他面子,答应近期就去附阳镇看一看。眼见着孟冬寒眼中的热切劲,张劲松暗自感慨,人啊,真他妈的现实啊。要是刚才高云凤不透这个话出来,他孟冬寒会表现得这么积极?

不过,有这么个人积极表现,对他开展工作都是相当有利的,他也乐见其成。大家都是凡夫俗子,不是圣人,交情是有一点,但还没有深厚到不要甜头白出力的地步。

原本张劲松是计划第一站去桥脚镇搞调研的,因为桥脚镇的镇长伍大海目前被他给镇住了,去那儿走一走,下个什么指示,相信伍大海执行起来应该不会玩太多花招,那他就能够来一个开门红。不过,现在有高云凤这么一支持,他又觉得,如果先去附阳镇的话,貌似也不错。一个是威胁,一个是利诱,嗯,呆会儿回宾馆后再仔细考虑考虑。

考虑之后的决定,还是先去桥脚镇,趁着自己凶威还在,先把伍大海给彻底收拾了再说,要是拖得久了,谁知道那块狗皮膏药会不会又生出些别的心思来?而且,伍大海是镇长,政府事务,搞起来名正言顺,孟冬寒虽然是附阳镇的一把手书记,可涉及到政府事务,镇长那一关也是绕不过去的,他可不相信,孟冬寒在附阳镇能够做到说一不二,把镇长给压得死死的。

对于上级领导的视察,下级官员往往有着一种既兴奋又忐忑的情绪。兴奋的是上级领导能来,那自己就又有个表现的机会了,忐忑的是,万一表现得不好,那可就要倒霉了。

伍大海现在就是这感觉,今天是周二,上午快下班的时候,他接到了个通知,副县长张劲松下午要到桥脚镇视察调研,晚上就住在桥脚镇了。这个情况,让伍大海始料未及,在他的印象中,县领导下基层搞调研,一般都是提前一个星期,最起码也是提前两天就通知了的,像张劲松这么上午通知下午就来的搞法,太不正常了。

这个不正常,就让伍大海情不自禁想到了民政局,自己不会步葛盛的后尘吧?这个念头一起,伍大海就有点心惊胆颤了,可转念一想,张劲松去民政局之前可是没有下过通知的,但要来桥脚镇,这不上面还正式下了个通知呢。由此可见,张县长没准备搞突然袭击,多少还是给自己留出了一点准备时间了。

这么想着,伍大海心思就活络了,张县长要搞民政局,所以一个招呼都没打,直接就冲过去了,但现在张县长打了电话说下午下来视察,那不是说张县长要折腾桥脚镇,而是人家张县长干事情讲究效率,而且,也想看到些真实的情况,但又不是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想遇到。要不然的话,提前几天下通知,那下面的面子工程肯定搞得相当漂亮,或许一个突然袭击搞过来,情况也会相当真实。

昨天晚上的时候,伍大海就听别人说张县长有好多同学过来安青了,其中还有不少是市里实权部门的领导。他就想,怪不得张县长牛叉啊,人脉果然不是盖的。这些还只是张县长的同学呢,那张县长背后的靠山得有多强大啊?

昨天晚上才和同学聚会,今天上午恐怕才把那些同学送走,下午就下基层来了,这样实干型的领导,不多见啊,特别是,人家还很年轻。

年轻,肯干事,还有背景,下手又狠,这样的领导,可千万不能招惹啊。

张劲松今天下来视察的目的,一是为了对农村工作有一个初步的,比较真实的了解,另一个呢,也是为继续敲打伍大海。只要把伍大海治得服服帖帖的了,以这家伙那么狗皮膏药的名声,恐怕不仅仅只是乡镇的党政负责人会吃惊,县政府那些个副县长们都会高看自己一眼。

他既然上午就下了通知,下来自然不会搞突然袭击,车直接就开到了镇政府门口,伍大海领着一帮人正站在门口等着呢,迎接的架式搞得相当隆重,就算是姚振华下来,这规格也没办法再提高了,最多也就是迎得远一些。

桥脚镇政府大楼并不止只是镇政府一家办公,镇党委、镇人大主席团、镇纪委、镇武装部都在这儿办公,像派出所国土所计生办这些,就到别处办公去了,不过财政所倒没去外面,就在这楼里呢。张劲松下车,看着面前站的这些人,心想这个伍大海,不会把整个办公楼里的人都叫出来了,别看大楼前挂了那么多牌子,可实际上,人员并不是很多。当然,这个不是很多,是跟县里做比较得出的结论。

你领着人迎就迎吧,还拉个横幅干什么啊?张劲松一眼就看到了大楼前拉的横幅,写的是热烈欢迎上级领导来我镇检查指导工作,一看就是早就做好了的,不管谁来都能用的,现在很多单位都备有这样的条幅,就是为了应对上级领导搞突然袭击的。

“张县长,欢迎您来桥脚镇指导工作。”伍大海满脸是笑地伸出手,讨好地说。

张劲松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摆什么架子和脸色,微笑着跟伍大海握了握手,又跟党委委员和副镇长们握了握手,一行人就往会议室而去。

领导下来要讲话,下面人要汇报工作,总是要到会议室去一下的。

这种汇报自然是套话不断,张劲松领教过伍大海缠人的工夫,却不料他开会的时候汇报个工作也能够说个没完没了,眼见他这个汇报恐怕短时间之内不会结束,张劲松就不得不打断了:“伍镇长,今天是安排去哪个村?”

伍大海愣了一秒,马上道:“哦,这个,去小河村,小河村。张县长,您是,现在就过去吗?”

有资格进会议室的副科级干部们也愣了一下,这个张县长,很直接啊,毫不给伍镇长面子啊,看得这一次,真的要认真对待了,难怪伍镇长今天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来欢迎,恐怕他在张县长手里吃过亏啊。要不然的话,以伍镇长的性格,在这时候被人落了面子,怎么可能还会这么乖巧地听话?

县里几位副县长都怕了伍大海的传闻,在下面乡镇可是传得很开的。

张劲松没有回答,只是把看向伍大海,目光一接触,然后他就盯着伍大海不放了。一股无形的压力从伍大海心底涌起,他也顾不上别人会怎么看自己了,小心翼翼地说:“那,那我马上安排。今天,啊,这个会就到这儿吧,非常感谢张县长百忙之中到桥脚镇来指导工作,大家感谢,啊。”

说完,他就当先鼓掌起来了,众人也都跟着一起鼓掌。

张劲松哭笑不得,这个就是乡镇的作风吗?这半路上中止会议,鼓掌干什么啊?真是长见识了!

由于伍大海今天的表现跟往常差别太大,搞得桥脚镇这些参加会议的人在散会后都不敢说笑,也不敢马上回办公室,恭敬地等着张劲松先走,然后还到楼下目光张劲松的车和伍大海的车一起驶远,这才散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