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64、再见杜小娟

张劲松这个话,听在李淑汶的耳朵里,那就是相当够意思的了,可是听在农业局众人的耳朵里,那就很不够意思了。虽然你张劲松是县领导,可是现在大家是在酒桌上,不是在办公室,你这莫名其妙地就要叫个人过来说委屈,这也太不把农业局当回事了吧?

陪着张劲松一起吃饭的,自然不会是农业局所有人,只有农业局领导班子外加办公室主任。安青县农业局领导班子人还是不少的,有一个正局长,四个副局长,一个纪检组长,一个总农艺师,共七个人。除了总农艺师到省农业厅去开会之后,其余六人都在局里,所以也都在这酒桌上。这时候,听了张劲松的话,大部分人心里颇为不爽,可不爽归不爽,却是没一个人敢跳出来说什么,只是都看了看局长梅林。

梅林心里的憋屈就别提了,心里对一帮子副职颇为恼火,你们对张县长有意见,就自己提出来嘛,看我干什么啊?

跟那些个副职不同,梅林虽然也觉得张劲松对电话里那强势的表态不合适,但却不敢对张劲松生出怨忿之心——张县长在民政局考察的时候,先前也是有说有笑的,最后翻起脸来,真的是比翻书都快啊。

民政局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梅林可不觉得自己比葛盛要膀大腰圆几分。他自认没有硬扛张县长的底气,生怕自己稍为表现出一点不满意来,就会被张劲松拿来当作下狠手的借口,那到时候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梅林这一路走来,听话是原则,谨慎是习惯,虽然大哥是县里权力中心的三把手,可是,他为人却不像葛盛那般嚣张,平时对下属是保持着一定的威严,可是对上面所有的领导,他都是一幅笑脸,能不得罪人,尽量不得罪人。当然,也正是因为他这个谨慎的性格,所以,哪怕他是县委副书记的亲妹夫,当局长也只能到水利农业这些地方,像交通国土之类的强势部门,就没他的份了。

不过,梅林一向野心不是很大,农业局虽说不是啥强势部门,但也没有像不知内情的人所想的那么差到极点。安青县农业局干部职工有近四百人,在职的也有两百多近三百人。说到这个,有人可能会产生疑问,市旅游局才几十号人,怎么县农业局就有几百号人了呢?还是那句话,无商不富无农不稳啊!农业上的事情,是个大事情,人少了怎么忙得过来!

安青县农业局内设股室只有五个,但像农业行政执法监察大队、种子管理站、植物保护检疫局之类的直属事业单位还有十个。再加上安青县几十个乡镇的农业技术推广站,那人数,想不达到几百个也不行啊。

农业局确实不够强势,可是当了几百号人的老大,手握几百号人的前途,对外权力不大,可是对内,那滋味有多爽,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别的不说,除了种子站和植保局这两个副科级单位的一把手之外,各股室和事业单位负责人的任命,可都是他梅林一手捏着的呢——这种事情有多少好处,谁都明白。

所以,梅林很在意现在屁股底子的位子,县里别的领导,大家都知道脾气,没人会跟他过去,毕竟,他是邹书记的妹夫呢,跟他过不去那就是打邹书记的脸。可是,这位新来的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他是一点都摸不透其性子,只是从市里的朋友那儿听到些有关张县长的传闻,那可真是惊心动魄啊!还在副科级的时候,就把当时的住建局长江南山给搞下来了,又搞走了当时的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还敢打副市长粟文胜的公子......

这些传言有鼻子有眼的,梅林倒是想不相信呢,可是一联想到张劲松一来就在县政府门口以一挑百(反正传言是这么传的,哪怕张劲松只和十几个人动手),一不开心又把县民政局长给拿下了,他就不敢不信了。

这样的猛人,别说自己只是县委副书记的妹夫了,就算自己是县委副书记,真要有什么事情对上了,恐怕也得退避三舍啊。

想着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有关张劲松在市里的光辉战绩,梅林对几个副职的的怨念就更大了,麻比的你们要找死别拉上我啊!他没理几位副职的眼神,直接吩咐办公室主任加个位子,然后又笑着对张劲松道:“张县长,我......是在哪个地方?我马上让人去接。”

他这话说得真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本准备问张县长你朋友在哪儿的,但终究还是没那么说,而是就这么含糊其词了,反正他的目的,也只是把意思透出来,让张县长明白自己对他的尊重,这就行了。

梅林这个话一出口,农业局其他人的表情就相当丰富精彩了,对他们的局长有了个重新的认识,也在心里对这位分管副县长大人有了一个重新的定位。

张劲松把农业局这些人的表情都收在眼里,心里对梅林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他刚才说了那个话来,也是突然间念头一动的结果。他就是想看看,自己搞下来民政局长之后,在分管的这些部门中,到底会有多大的威望。看到的结果,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在他想来,农业局的副职们应该会很怕他,但一把手局长嘛,想必是不会怎么怕他的。

在张劲松看来,梅林是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夫,那么有邹长征指点,梅林应该能够想得到,自己在拿下一个民政局长之后,不可能再用同样的手法搞第二个。毕竟自己只是个副县长,如果接二连三地这么干,那恐怕县委县政府的大部分领导都会对自己有意见了,到时候,所有人都孤立自己,那工作还怎么开展?夹起尾巴滚回市里吗?

张劲松只想着自己的心思县里别的领导肯定是明白的,却想不到自己在市里的举动,经过一些人的传播,已经名声凶恶到了相当的程度了,他只是从自己干工作的角度去考虑,所以就觉得梅林这人比葛盛要明白事理,背后有靠山,但对分管领导,却还保持着相当的尊重,这样的干部,能力怎么样先不说,最起码态度是相当端正的了。

“不用接了,她自己过来。”张劲松摆摆手,也不说过来的人是什么人,更没提发生了什么事情,微微一笑,便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有个情况我想了解一下,冬天的时候,我们这边现在田里种菜的多,油菜和麦子是不是在逐年减少?”

梅林不清楚张劲松问这个话的目的何在,也不敢回答几句空话套话惹得张劲松不高兴,就谨慎地说道:“现在蔬菜价格比较可观,农民种菜的话,收入比种油菜和麦子要强很多。我们这儿主粮还是稻谷,坪区一年种两季稻,山区一年种一季稻......现在农民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更注重生活质量,也不想太累不是......”

一番话说得比较含糊,但还是有些实在东西在里面,也算是承认了张劲松所说的是事实,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只是听起来比**的回答要好听许多。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