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66、交锋

266、交锋

前任县委书记顾亚州不喜欢到安青宾馆吃饭,现任县委书记姚雷也不喜欢到安青宾馆。E3小说=金==榜=

晚上姚雷宴请徐倩的酒店,叫艾顿莱大酒店。在安青是非常有名的酒店,酒店房间和宴会厅的硬件标准,据说能够达到五星级,至于实际是不是这样,那是不会有人计较的。

反正一条,这个艾顿莱酒店很高档,这就足够了。安青县不是穷县,而是一个将要把县改成县级市的富县,酒店高档一点,还是有人消费的。

张劲松到了艾顿莱大酒店等着,他毕竟只是一个副县长,自然不能让徐倩和县委领导等他。当然,他也不可能来得太早,估计着时间,比徐倩等人提前个十多分钟就差不多了——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也不怕,徐倩他们视察完回到酒店,总要先到房间里去洗把脸然后才会就餐的,这又多了点时间不是?

张劲松没直接去餐厅,而是坐在大堂等着。很快便见到徐倩一行人进来,他起身,大步迎了上去,面带微笑打了声招呼:“徐书记。”

徐倩停下脚步,伸出手,笑着道:“劲松来了,等很久了吧?”

“呵呵,我刚到。好久不见,徐书记风采依旧呀。”张劲松轻笑着回了一句,跟徐倩温暖柔软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又很快松开,手指还趁机在她掌心划了划,这当众却又不为人知的调情,当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这一刻,张劲松决定,如果今天晚上徐倩要回随江市的话,他也跟过去,明天早上再回安青上班。他觉得,此时此刻的身体,就仿佛有几百年没碰过女人似的急切热烈。

徐倩眼神颇为热烈地看了他一眼,脸上神色未动,笑着道:“呵呵,你哄我开心呢。”

“我是什么人,老领导你还不清楚吗?”张劲松毫无压力地说,“我一向都是真诚待人,搞招商的时候,连投资商都夸我这个人诚实,哪儿会哄人呀。”

“你这小子,少贫嘴。”徐倩说了句,便介绍了一下跟着她一起下来搞调研的团省委的人,至于县委组织部长邹怀义和县委办主任黄文化,她就没有介绍了,你们一个县的领导,用得着我这个省里来的人作介绍吗?

确实也不用徐倩作介绍,等张劲松和团省委的人握过手之后,县委办主任黄文化就笑着伸出了手:“张县长果然年轻有为啊,我是黄文化。{金}{榜}”

这个话,怎么说呢,味道有点怪。张劲松心里对黄文化这略显傲气的自我介绍法很是不以为然,但对方毕竟是县委常委,当着众人的面,他不可能不给黄文化这个这个面子,要不然那就显得太过嚣张了。

“黄主任,你好,以后在工作中,还要黄主任多指教啊。”张劲松一脸平静地看着黄文化,轻轻握了一下手,便松开了,随后,他把目光望向了组织部长邹怀义,主动伸出手,笑着道,“邹部长,幸会。”

张劲松这一手,搞得黄文化心里的味道可就复杂了。妈的,老子主动伸手,就应该是我帮你介绍邹怀义,可是你主动往邹怀义面前凑了过去,这不是让众人都觉得我比邹怀义地位低了一大截么?老子也是县委常委来着!组织部和办公室,都是市委的部门,谁也不比谁尊贵!

跟黄文化相比,邹怀义心里就更不舒服了,看到张劲松,他就会想到那被免了职还没有个合适位置安排的葛盛,有心不理会张劲松吧,但刚才徐倩可是跟张劲松相谈甚欢的,他这儿要是给张劲松摆脸色,那不是打徐倩的脸吗?这种事情,他还真不敢干,县委书记对徐倩视察的重视程度,他是相当明白的。

邹怀义能够坐上县委组织部长的位子,忍耐力自然是相当强悍的,他将心里的恼怒藏得很深,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微笑,伸手跟张劲松紧紧握在了一起,并没有马上松开的意思,话说得更是亲切:“劲松同志,一直就想见见你,今天托徐书记的福......啊,呆会儿一定要多喝几杯,我可是听说了的,你的酒量很大呀。”

张劲松见邹怀义不松手,他也乐得继续握上几秒,笑着道:“徐书记知道,其实我的酒量小得很,看来今天要出丑了呀。”说到这儿,他扭头去看徐倩,道,“老领导,呆会儿我要出丑了,您可千万别批评我啊。”

徐倩自然不会顺着他这个话接,副厅级领导自有副厅级领导的架子,几个副处在她面前,她还是能够稳稳地拿住的,伸手点了点了张劲松,笑着摇了摇头,丢下一句话:“你呀,还是这样子。{金}{榜}我先上去一下,啊。”

这个话,那就真的说得相当不见外了,只差在脸上写上老娘很赏识张劲松这几个字了。

徐倩要去一下房间,团省委的众人自然也要到房间去洗把脸,邹怀义等人不可能跟上去,便有说有笑地往餐厅而去。

这是张劲松到安青县之后,跟县委领导的第一次接触。这个接触让他感觉有点意外,在他想来,黄文化身为县委办主任,应该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儿,可怎么刚才见面的时候说话那么傲气呢?一点都没有委办主任的圆滑劲;而邹怀义呢,也没有表现出一个组织部长所应有的矜持,反倒有点委办主任的感觉。

啧,这事儿,也太他妈的怪异了。

更怪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喝酒的时候,开始都还挺正常的,轮到张劲松起身敬酒了,他先敬了徐倩,然后才敬县委书记姚雷。

姚雷端起酒杯,人也站了起来,今天所有人敬酒,徐倩和姚雷都没有坐着受敬,而是很客气地站了起来,当领导的,坐着不动坦然受之,那叫威严,站起身微笑点头,那叫谦虚,反正不管怎么做,领导的做法,都是有道理的。

对别人,姚雷基本上都只是站起身点点头,碰一下杯沾下嘴唇就算了,最多说句再平常不过的套话,但对着张劲松,他居然来了句很有意思的话:“劲松同志,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啊。”

就这么一句话之后,姚雷就闭起了嘴巴,脸上带着微笑,双目紧盯着张劲松看。张劲松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姚雷,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是啊,第一次见面,姚书记的风度,令人折服。”张劲松也不是刚进官场的初哥了,本来按规矩,他这时候应该说一些诸如安青县在姚书记的领导下会怎么怎么的,自己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要如何如何把工作干好之类的话的,但这酒桌上就他一个人是县政府的,他要真说了那样的话,传到县长裴振华的耳朵里去了,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反应呢,所以,他干脆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夸了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

姚雷和张劲松之前没有私人恩怨,但张劲松到安青来任副县长,让他错失了一个立威的好机会,所以对张劲松就很看不顺眼了。不过,他怎么说也是个副厅级干部,张劲松对他的攻势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他也就不好再步步紧逼了,要不然,那岂不是在团省委的领导面前留下一个欺人太甚的印象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