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67、用意

267、用意

张劲松感觉到了姚雷的目光,但他却装作没发现似的,只是笑眯眯地看着黄文化。刚才他可是先干为敬了,现在黄文化的酒还在杯子里呢。

通过民政局的事情,黄文化就听说了张劲松的凶猛,可是他觉得那只是对下属的凶狠,对上他这么个县委常委,他应该不会太造次的。所以他急急忙忙跳出来,想在姚雷面前表现表现赚点印象分,却不料张劲松的凶猛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居然胆敢问出这么个让人下不了台的问题来。

县委办还有婚介业务?看看这话,哪儿像一个有素质的副处级干部嘴里冒出来的啊,这他妈的简直就是在耍无赖。黄文化恨得张劲松牙痒痒,但刚才被姚雷冷冷地扫了一眼,却是没胆子发脾气了。

邹怀义在心里骂了黄文化一声蠢猪,但现在两个人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而且还有姚雷在一旁虎视眈眈,他也不能在一旁袖手旁观了,万一要让姚雷心里生出不满了,那就不美了。

“黄主任你对张县长还是不够关心呀。”邹怀义笑着插话进来了,“张县长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你要真给他介绍了女朋友,到时候他女朋友过来,可怎么收场哟。”

黄文化有了这个台阶,赶紧顺着就下来了:“啊?这个情况,我还真不知道......呵呵,看来我这也是瞎着急了。想来张县长这样年轻有为的同志,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以后有机会可得认识认识。”

这话一说完,黄文化也不等张劲松有所表示,一口将杯里的酒喝下了肚,总算渡过了这尴尬的一刻。要不然,他这杯酒拿在手里,可真就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了。

“呵呵,这个嘛,恐怕机会还真的不多。张县长的女朋友是国际著名的投资家,圣金鲲投资的董事长,工作太繁忙啊。”邹怀义不轻不重地点了一句,大有深意地看了黄文化一眼。他觉得他跟黄文化还是有区别的,黄文化这蠢猪只把目光盯在县里,可是他自从民政局那件事情之后,就专门打听了一下张劲松的背景。

张劲松的凶名在市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背景也有些人知道,毕竟当初武玲宣布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可是相当高调的。当然了,不少人都知道张劲松女朋友是谁,可并非那些人都明白武玲和武贤齐之间的关系。市里各行局的领导,都有一层人不是很清楚张劲松还是常务副省长的准妹夫,但也有一大层人知道,至于说市领导层面上,那就没人不知道了。

邹怀义是安青县的组织部长,在市里自然也是有靠的,而且也会有几个朋友,真要打听点不算什么秘密的事情,还是相当容易的。知道了张劲松背后的靠山,但他也不怕,如果张劲松只是经商,并非体制内的人,那他还会对张劲松相当忌惮,可张劲松身在体制内,他就不怎么怕了,多少在体制内混的权贵子弟,自以为是过江龙,但在下面却往往都没能斗得过地头蛇,大部分都夹着尾巴灰溜溜地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更何况张劲松这个还没迈进权贵之门的家伙?

当然了,邹怀义不怎么怕张劲松,但却也不想随便和张劲松起冲突,毕竟,这家伙生猛得太过份了一点,他可不想成为张劲松到安青之后第一个对杀的县领导。所以,他知道张劲松的底细,心里对黄文化就更是看不起,你姓黄的现在一门心思只想讨好姚雷,就不知道稍微打听一下张劲松的过往和背景吗?做事情这么不小心,真不知道怎么在县委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上坐了那么久的。你他妈的想死,可别跟我一块儿啊,到时候老子受你牵连,那可真就冤大了。

“啊。”黄文化作出一脸恍然大悟状,道,“张县长有那么优秀的女朋友,是我......考虑不周了。”

一见黄文化这作派,邹怀义顿时明白了,这个黄文化并非不知道张劲松的背景,而应该是也打听清楚了,正因为打听清楚了,再这么和张劲松小闹上一回,向姚雷表忠心,就更显得有诚意了。

这个,只是邹怀义的怀疑,至于事实是不是这么回事,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若是平常情况下,张劲松今天算是占了上风了,应该高兴,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徐倩还坐在这儿呢。黄文化和邹怀义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他的女朋友,他就比较郁闷了,徐倩听到这些话,心里会怎么想?

徐倩脸上不动声色,这种情况下,她不是很方便插话,反正张劲松现在也没吃亏,但如果张劲松被欺负了,她是肯定不会坐视的。她是在基层呆过的,还当过副乡长,自然知道县里的领导们说话是个什么习惯,所以,她也乐得看一看张劲松要怎么融入这个层面。

张劲松心里恼火,却又没办法发出来,毕竟邹怀义和黄文化刚才的一番对答,明面上还是赞了几句他的女朋友,他总不能还怪罪人家吧。

暗自调整了一下心情,张劲松笑着道:“黄主任古道热肠,工作之余还要关心同志们的个人问题,我真的,很感谢......我要是早跟黄主任认识,恐怕现在都要摆谢媒酒了。”

这个话一出来,酒桌上的火药味顿时就散了开去。只不过,姚雷算是对张劲松有了一个较为深刻的印象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能屈能伸可刚可柔,甚至可以说是比较不要脸,这种人本身就相当难缠,再加上还有强大的背景,那就更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了。好在这小子只是分管农林水,交通国土城建这些部门,他插不上手,倒也无关大局了。

说起来,姚雷现在也是相当郁闷的,顶着市委常委的光环下来当县委书记,可是政府那一块儿仿佛被裴振华给经营得插针无缝,他是书记,是一把手,管宏观的,可是他宏观管得再好,抱负再大,政府那边不认真配合的话,那结果就只有一个——书记的话出不了县委大门。

这么说或许太过夸张,但姚雷确确实实是觉得有些放不开手脚,安青这边的人,太排外了,而自己只是顶了个市委常委的帽子,没有兼县人大主任,很多时候,就容易被动。

石盘省的位置不南不北,只有省里是省委书记兼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下面市里县里,书记都不兼人大主任的,而省市县三级的党校校长,都由组织部长兼任,这种搞法,跟南方大部分地方的搞法差不多。他还是比较羡慕北方大部分地方的搞法,有些市里县里的书记不仅仅兼着人大主任,还兼着党校校长的职务呢,如果那样的话,很多时候就会方便许多,他现在也绝对不会这么举步维艰。

唉,虽然收服了组织部长,可是人大那边,却还是若即若离,人大虽然没啥实权,可是架不住人大主任副主任们的人脉强悍,只要表现出来这个态度,那政府那边,裴振华的压力就会小许多,而他姚大书记,一时半会儿的也不好轻举妄动,只能先忍一忍,等待机会一击凑效。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