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68、徐倩的用意

()

()268、徐倩的用意

姚雷不是在安青干过县长或者专职副书记然后升为书记的,而是从外面直接调过来的。不管安青县原来的政治格局是个什么样子,对于所有人来说,他都是外来人。安青县的几股老势力,肯定都不希望他这个新书记把权力收拢,那他要想在安青干出了点成绩,困难可想而知。

虽然人大政协的权力不大,但只要县『政府』那边在前头顶着,他们两家在后面一助威,不说把全县的中层干部都收拢吧,但也有大部分脱不开这张网。别看姚雷是高配了市委常委的县委书记,面对这样的局面,也真的不适合胡『乱』出手。

官大一级确实是压得死人,但你压得死一个,压得死一窝吗?

当官的,光靠级别压人,那是没能力没信心的体现,姚雷知道到安青来,上面有人看着他呢,是干出耀眼的成绩,还是灰溜溜地败走,这关系到以后的前程,不可不谨慎啊。但是,谨慎也是有个时间限度的,上任一个月左右,就能够看得出来他这个县委书记是不是称职,能不能定得住县里的局面了。

姚雷到安青之后,并非不想很快把工作理顺,只是,他作了几次尝试,却都感觉到了重重压力,正面不好突破,他就决定,先从县『政府』内部下手,只要县『政府』那边有两个副县长明确地对裴振华的工作不配合了,那他就能够顺势而为,堂堂正正地把触角伸到县『政府』里去了,所谓润物细无声,这才是一把手应有的风度和强势。

至于说什么党政分开,那个,说谁都会说,可哪个县委书记忍得不住不『插』手『政府』事务呢?只不过是一个『插』手程度的深与浅的差别而已。县委书记真要是从不『插』手县『政府』的事情,那县长一准能把县委书记吃得死死的——经济挂帅呢!

在刚来安青的时候,姚雷都不用通过别人了解,就知道县『政府』那边不可能完全铁板一块,总会有副县长对裴振华不满,只不过,没胆子唱反调而已。姚雷只是稍稍放了个风,县『政府』那边,果然就有副县长意动了,但是呢,都是些人老成精的主儿,不见兔子不撒鹰,姚雷在没有表现出来能够掌控安青县的能力之前,他们不会轻举妄动。

对于那些个老江湖的心思,姚雷是明白的,所以在有人因为安青二医院搬迁的事情而围在县『政府』门口并且把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魏本雄给打进了医院的时候,姚雷就对『政府』工作提出了批评,也准备在常委会上发难的,但是呢,县『政府』那边常委人数本就不少,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而且还抱成了团,不容易搞。

当然,更重要的是,县委这边呢,当时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这两邹态度暧昧,宣传部长和统战部长对他有亲近之意,但并不算太热烈,纪委书记骑在墙上看热闹,武装部长那天没参加常委会,而政法委书记呢,是公安局长兼任的,那天县『政府』门口发生了那么严重的事件,公安局也是有责任的,自然不会同意在这个事情上大作文章。算来算去,姚雷很悲哀地发现,只有县委办主任一个人是坚定跟随他的,所以,他只是批评了一下『政府』的工作,没在那件事情上大作文章。

当初木槿花仗着身为市委组织部长的优势,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在常委会上搞了个突然袭击,安排张劲松来安青县,这令姚雷恨屋及乌,对张劲松就相当没好感了。不过,县『政府』门口的那个事情,姚雷虽然没有如愿大作文章,却是注意到了张劲松。这是一个不安分的家伙,绝对不可能心甘情愿不讲原则地受裴振华的控制,而裴振华短时间内可能会对张劲松表现得很亲热,可依着裴振华在县『政府』习惯了说一不二的『性』子,怎么可能容得下张劲松这种做事不讲套路的猛人?

所以,姚雷还是比较想把张劲松收归麾下的。张劲松确实是市委木部长的人,可是木部长是在市里啊,张劲松在安青县想要干点事情,县里主要领导不支持,那他一个副县长,就算是有再深厚的背景,又哪儿能翻得了天?

这个道理,他相信张劲松是很明白的。他姚雷自问别的长处或许不是很显明,但容人之量比裴振华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刚见面就收服张劲松,姚雷自然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但他今天可以先释放出一定的善意,啊,劲松同志你工作上要有什么想法,只要是对工作有利的,我是可以给你支持的!

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不仅仅只是对张劲松表达一个善意,同样也存了一份别的心思,那就是让张劲松放手干事,只要张劲松一放手干事情,那就会有利益牵动,利益一牵动,安青县那几个似乎达成协议的老势力就会出现些纠缠来,然后,他这个县委书记就能够见机行事,轻轻松松不声不响地将权力触角伸入安青县的这一潭死水之中。

“劲松啊,有姚书记这样的好领导,你工作上要多努力呀。”眼见张劲松和姚雷说了几句,徐倩就很突然地『插』了句话进来。

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一桌子的人都愣了愣,徐书记这是要张劲松靠向姚雷吗?

张劲松也挺纳闷,倩姐你想让我跟姚雷亲近一点,可以私底下跟我说嘛,这酒桌上搞这么一出,不合适啊。他不解地看了徐倩一眼,却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但毕竟徐倩开了口,他总不能落了徐倩的面子,便笑着道:“嗯,那是。老领导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绝不给你丢脸。”

这个话,给了徐倩面子,但给得不全,因为他一个字都没提到姚雷。他这么干,也可以说是对徐倩自作主张玩这么一手略有不满的意思了,但还不至于生气,毕竟他前面那声“那是”二字,也可以理解为认同了徐倩的话嘛。

姚雷也很是意外,他跟徐倩不熟啊,徐倩怎么会玩这么一出呢?联想到委办主任黄文化给他汇报的时候说徐倩要见一见县『政府』张劲松同志,他那时候还以为这只是正常的上级下属之间的情谊,现在看来,徐倩这是早就别有用心啊。这么一想,他顿时就觉得徐倩这次下来安青搞调研,可能都是另有目的了。

这也怪不得他这么疑神疑鬼,处在他这个位置上,遇到事情了,不得不想得深远一些,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脑子里想着事情,没有把徐倩的话消化完全,而且张劲松表现出来的态度又不是很热切,姚雷也就不好表什么态,淡淡然笑道:“徐书记,我敬你一杯。”

徐倩就笑着端起了杯,扫了张劲松一眼,和姚雷说话了。

徐倩不说一眼就能够看穿姚雷的所有打算,但也能够明白他刚才说出那番话,肯定是想利用张劲松。她不希望张劲松过多的掺合到县里的权力斗争中去,但她也明白,身在官场,想要干点事情,可不是一个人就能够搞得出来的,还得有人支持,还得有圈子有派系。一个好汉三个帮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