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69、大事件(一)

269、大事件(一)

这顿饭之后,外面已是万家灯光辉煌,徐倩没有去随江市里,就在安青,就在这吃饭的艾顿莱酒店住下了。E3最新更新=金==榜=

众人分别,张劲松上了车,开出一段路程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徐倩打个电话,邀请她喝个咖啡或者到酒吧坐坐什么的,二人之间,已经很少有过类似的活动了。

张劲松是徐倩的老部下了,按说,他如果要去徐倩房里谈会儿心,也是有理由的,但是呢,他毕竟跟徐倩关系不一般,总是有些心虚不是?这里是安青,自己一来又得罪了县委组织部长,还是小心一点为妙,所以,别说去徐倩房间了,就算是决定给徐倩打这个电话,他也考虑了许久呢。

他要考虑把回了房间的徐倩约出来合不合适,还要考虑约出来之后到哪儿去喝咖啡,最终,他决定还是就在艾顿莱喝咖啡算了,比别的地方方便,毕竟徐倩对安青不熟,虽然她的司机能够凭着gps导航地方,可毕竟徐倩是领导,哪儿能让领导跑远路呢?

所以,他也没避着司机,就在车上拨通了徐倩的电话:“领导,还没休息吧?”

徐倩一听他这个话,就觉得这小子恐怕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了,道:“有事?”

“没事,就是,领导到安青来了,明天一早就要走,总要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吧?”张劲松笑呵呵地说,“艾顿莱的咖啡厅还不错......”

徐倩就笑了:“咖......啡,行,那就咖啡吧。”

张劲松这才想起来,徐倩开心的时候喜欢喝点酒,不开心的时候才喝咖啡。看刚才吃饭时候徐倩的样子,她还是挺开心的嘛,应该请她去酒吧才对的。=金==榜=

想到这一点,张劲松就问道:“艾顿莱也有ktv,要不,我请你唱歌?”

“哼,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吧?我告诉你,你这性子得改改了,安青的情况,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要......懂得尊重领导。”徐倩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

张劲松吃了徐倩这一通说,这才醒悟过来,自己貌似又说错话了。在吃饭的时候,县委办主任黄文化就提出过吃完饭去唱歌,但徐倩说她很累了,要休息,只是让她手下的人去,可是她不去,她手下那些人又怎么会去呢?

谁还没到ktv唱过歌么?为了一时痛快惹得领导心中不快,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县委那边请徐倩唱歌徐倩不去,但却又跟张劲松一起唱歌去了,那可就相当不给县委面子了。徐倩不给面子不紧,反正她明天一早就走了,而且她是团省委的副书记,不必要在乎下面县里的领导,可是,张劲松却还在县里工作呢。怕不怕县委书记是一回事,但无端端地扫了县委书记的面子,那也太没点政治智慧了。

啧,看来今天自己真的是缺乏冷静啊。张劲松在心里惭愧地暗自感慨了一声,马上道:“领导批评得对......主要是我好长时间没有聆听领导的教诲了......”

徐倩才懒得听他说这些套话,挂断电话后,对着镜子看了看,想了想,换了身更显女人味的衣服,再稍稍补了补妆,往咖啡厅去了。

张劲松折回酒店,就让司机先走了,他还不知道会和徐倩谈到什么时候呢,没必要让司机等那么久——张副县长虽然有点习惯了有司机的生活,可还没习惯那种把司机当仆人来用的特权。{金}{榜}

咖啡厅生意不算冷清,却也绝对算不上有多好,三三两两的客人坐着,在轻柔的音乐中轻笑浅谈,倒是个适合谈情说爱或者闲聊的好地方。由于徐倩换衣服补妆费了点时间,所以尽管张劲松是从路上返回的,二人也就走了个前脚后脚。

“还以为你今天会回市内呢。”张劲松看着坐在对面的徐倩,轻声地说。

徐倩不说话,眼里满是温情地看着他,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张劲松迎着她的目光,想了想,这个周末肯定是个头疼的周末了,如果会分身大法就好了,可以同时陪着武玲和徐倩。他心里还没有一个好主意,嘴上却是关切地问道:“周末不回白漳了吧?”

徐倩点点头:“在随江休息两天。”

张劲松听到她这个话,心中叹息了一声,却还是很够意思地说:“真好,终于可以好好陪陪你了。”

徐倩眼中柔情似水,声音更柔:“你才到安青来,事情不少吧?还有空陪我?”

“什么事情能比陪你更重要?”张劲松笑着道,“工作确实是千头万绪,但干工作,不都这样么?总有干不完的事儿,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干的时候使劲干就是了。”

听着他一口一个干字,徐倩体内的情欲就蠢蠢欲动了,恨不得抱着张劲松亲一口。她咬咬下唇,翻了个白眼,哼哼着道:“你是县领导了,就不能好好说话?”

“我怎么就没好好说话了?”张劲松嘿嘿笑着反问了一句,又自顾自地说,“这个,干工作的时候要使劲干,这可是你教我的呀。”

“谁教你这个了,哼!”徐倩拿这没脸没皮的家伙真是没办法。

张劲松就不说话,两眼直直地看着她,膨胀的情欲毫不掩饰。

“这么看着我干嘛?”徐倩移开目光,小喝了口咖啡,心想这家伙越来越会撩拨人了,就几句话的工夫,居然就被他给勾得蠢蠢欲动了。哼,也不知道这家伙最近是不是又找了什么别的女人了,胆子是越来越大,手法也是越来越熟了。

“我不应该叫你来咖啡厅的。”张劲松摇摇头,叹息一声道,“除了ktv,这家酒店里面还有酒吧。”

徐倩摆摆手:“我对酒吧,没什么感觉了,还是咖啡厅安静、自在些。”

张劲松颇为无奈地说:“可惜咖啡厅里没包厢。”说着这话,他还伸出手去,想要在桌子上抓住徐倩的手。

徐倩没理会他这个暗示,笑着道:“你呀,好好把工作做好,注意影响。”

“领导,那啥,我有点工作要跟你单独汇报一下。”张劲松吞了口唾沫,很直接地说。

徐倩摇摇头,柔声劝道:“到随江了再说吧,我今天很累了,不想谈工作。”

不想谈工作,潜台词就是不想和张劲松单独进房间上床了。张劲松很郁闷,鼓起勇气都准备要跟她去房间了,她怎么就不答应呢?

徐倩能够找得出不下一百种不答应的理由,她把张劲松的郁闷看在眼里,也没有心痛,但多少有点心软,便开解道:“马上就到周末了,好好休息两天,你刚才不是还说吗?工作是干不完的。”

这话就是告诉他,周末的时候随你干,来日方长啊。

张劲松一语双关道:“工作确实是干不完的,但我想多干点。”

徐倩白了他一眼,没接他这个话。

张劲松又道:“领导,问你个事儿啊,你跟姚书记......很熟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