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71、大事件(三)

271、大事件(三)

“那我请你喝。”那男子赖人的方式很别致,说出这么句话来,脸上荡漾着一股志在必得的微笑,眼神中毫不掩饰透出极为强烈的侵占欲和攻击性。

徐倩脸上就起了阵寒意了,不过,她自重身份,不想在这洗手间门口跟一个陌生男人争吵什么——副厅级领导了,总要稳重点不是?

所以,她虽然对这男子很不爽,却也没说什么,装作没听见那人说话似的,抬脚就往卫生间里走去,总不能因为这个家伙,就折身返回吧?

那男子见状,微微往侧让了让,看着她走进去,却就守在了门口,脸上微笑不变:“快点上啊,我等你。”

自从级别到了副处之后,除了刚到开发区上任那会儿她的生日那天晚上在素柳园被武仙区电力局局长邵和平不明底细的得罪过一回之外,徐倩哪儿被人这么调戏过?顿时粉脸一寒,顾不得身份了,盯着那男子道:“那你就等着!”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更别说徐倩这种三十出头的副厅级美女领导了。只不过,徐倩早就已经明白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她一言不发地进去了,伺候好了大姨妈,然后便给张劲松打了个电话:“有个人守在洗手间门口等我,你过来一下吧。”

她可是学乖了,那次在素柳园洗手间差点被邵和平给非礼了的经历让她毕生难忘,生怕再遇到那样的情况,便当先给张劲松打了个电话。在素柳园那次,是张劲松救了她,然后张劲松也强行要了她,这一次,她就不仅仅只是要张劲松救她,而是要张劲松冲在前面了——毕竟,副厅级的团省委副书记也是他女人,遇到了这种事情,总是喜欢看到自己的男人出头的。

“嗯?我就过来,怎么回事?”张劲松问。

跟张劲松说话,徐倩就不必要太注意身份语气什么的了,冷哼一声道:“有个小痞子在外面等着我,一定要请我喝咖啡。”

她把那个请字咬得相当重。

这个话,是个男人就听得懂其中的意思,张劲松顿时就有些火气了,这是谁这么不长眼啊,敢打他老领导的主意?他知道徐倩的魅力有多大,但这儿是咖啡厅,不是酒吧不是ktv,怎么也会有人这么大胆这么不开眼?

在咖啡厅也能遇到这种狗屁倒灶的事儿,张劲松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运气是不是逆天到一定程度了。不过,运气不运气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今天想和徐倩共度良宵但这个想法却没办法实现,心里相当不舒服,现在冒出来这么个人,正好给他出气了。

张劲松也情不自禁地冷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了,马上来。”

挂断电话,张劲松就起身,快速到了洗手间门口,果然见到一个长得高高帅帅的男子站在那儿,不进去也不离开,看来正在等人。

看了他一眼,张劲松也不说话,就在他对面站定,等着徐倩出来。

徐倩出来得很快,一眼就看到了张劲松,心神大定,但马上又生出了点担心,怕张劲松一个忍不住跟人打架——这家伙都是副县长了,可处理事情的时候,貌似还不如个副科级干部稳重。

“美女,我说在这儿等你就在这儿等,够诚心了吧?请。”那男人对徐倩来了这么一句,然后看了张劲松一眼,眼里满是不屑。

这时候,自然是不用徐倩说话的,张劲松直接就开口了:“美女不是谁都请得动的,我劝你......走开点,别给你家大人闯祸。”

今天他和徐倩见面,这儿气氛也不错,他不想坏了心情,说话就留了几分余地,也是一个提醒,啊,小子你招子放亮点,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老子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你家大人都惹不起我!

“你谁呀?没长眼睛么?我跟我女朋友说话,你插什么嘴?”那男人对他这个话相当反感,冷哼一声,眉毛一挑,道,“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子上,不和你一般见识,自己扇两个嘴巴,有多远滚多远!”

张劲松看这家伙年纪不大口气不小,而且那身衣服比自己身上的可值钱多了,直接就把他定位在官二代富二代这一类了,如果这么小却又只凭自己的能力混得比较好的,一般都不会这么莽撞。

“谁是你女朋友了?嘴巴放干净点!”徐倩原本不想说话的,可是被他一口一个女朋友给说得心烦意乱,恨不得冲上去扇他两个耳光才解恨。

那男人笑嘻嘻地说:“我嘴巴干净得很,要不你现在就试试?保证满足你。”

张劲松跨出一步,站在了徐倩和那男人中间,怒视着吐出一个字:“滚!”

那男人吃他这一吼,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满脸狰狞,也不回骂,手一抬,就想给张劲松来一记响亮的耳光。

以张劲松的身手,自然不可能被他打中,在他抬手时肩膀刚一晃动之际,张劲松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也不避让,在他手掌拍过来之际,猛的一拳击在了他手腕上。张劲松自己估计,这一击,恐怕足以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至少半个月拿不稳筷子了。

其实张劲松早就可以动手的,但他还是小小地刺激了一下那男人,他知道,以那男人的性子,被自己吼上一声“滚”,肯定会忍不住动手,那他再还击,就有了动手的理由了——毕竟他现在是副县长,要注意影响,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够再像以前那般随随便便动手跟人打架了。

“我**!”那男人痛得大喊了一声,乱骂起来。

张劲松既然已经动手,就有了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的主义,听得他这辱及父母的叫骂,也不还口,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抽了那小子一个响亮的耳光。

那小子被打了一记耳光,只是稍稍一愣,仿佛不敢相信有人敢跟自己动手的事实,然后就气急败坏地吼了起来:“你敢打我?你狗日的......”

他话还没吼完,张劲松巴掌扬起,又在他脸上抽了一下。他顿时状若疯狂地挥拳砸向张劲松,可是论起打架来,跟张劲松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拳还没打到张劲松身上,他人就被张劲松很轻松地放倒在地上了。

这时候,原本站在一旁观战的服务生也围了过来,其中一个貌似领班的人就开始劝架了。张劲松只是淡淡然站着,不说话,不表态。徐倩就更不可能说话了,她今天气太不顺了,就那么个脓包,居然敢说她是他的女朋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咖啡厅的服务员很明显是认得那个被张劲松打了两个耳光的人的,只听他们一口一个左总地叫着,还嚷嚷着要报警。

张劲松也懒得理会,任由着他们报警,他见咖啡厅的人有意无意拦着他,生怕他跑了一般。他不由暗叹,这个想泡徐倩的家伙,不会是这个酒店的老总吧?

这时候,那被打的男人已经在打电话了,对着电话狂吼:“黄所,我在艾顿莱......被人打了,咖啡厅,多带几个人来,把他给我弄进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