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72、大事件(四)

272、大事件(四)

张劲松不介意去派出所说明问题,他跟派出所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但是,手上戴着手铐去派出所,他还真没经历过。

眉毛一扬,张劲松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徐倩一步跨了上前,冷哼道:“你们要干什么?”

黄所长对左公子独爱人妻少妇的喜好是相当了解的,见着徐倩的相貌气质,他都不用问,也能够把刚才这冲突的起因猜个八不离十了。看着徐倩这气势威严的质问,黄所长想到以后估计这女人又会成为左总的红颜知己了,这时候也没必要搞得太过,便一本正经地吐出四个字:“执行公务。”

徐倩被他这个话给憋了一下,张劲松生怕徐倩这时候亮出身份,赶紧怒吼道:“执行什么公务?啊?你是谁?”

那个黄所长也真是嚣张得没边了,听到张劲松那么说,不仅不出示一下证件,是连警察这个身份都懒得说,直接道:“我是谁到了所里你就知道了。”说着,他又朝带来的几个人道,“还愣着干什么?带走!”

黄所长这一沉脸,那四个跟班立马就将张劲松和徐倩给围住了——没办法,徐倩跟张劲松挨得太近,一起围着方便。其一个防着徐倩,两个要给张劲松戴手铐,另一个站一旁以防万一。

张劲松刚才就已经见识过了这位黄所长的嚣张,并为之深感吃惊,然而让他吃惊的是,这位黄所长竟然连执法之前先亮明身份这个程序都不顾,直接就让他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野蛮执法!

再一次心里对比了一下市里派出所长的小心翼翼和县里派出所长的威风凛凛,张劲松没有像徐倩所担心的那样暴起伤人,反而脸上带了点惊慌的表情说:“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们啊,你们我要报警了。”

徐倩一见张劲松这个表现,心里又怎么会不明白他这是要扮猪吃老虎了呢?她只是有点奇怪,张劲松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不过,不管为什么,现遇到这个事情了,她自然会站张劲松这边,先陪着他把戏演下去,等事情办完之后,再和他好好说道说道。反正她坚信一点,张劲松不会害了她,多只是借一下她的势,反正二人关系相当亲密,借就借呗,无所谓了。

见到张劲松这略显慌乱的样子,再听到他说要报警,黄所长就笑了,他虽然现穿的是便装,可是那四个警察可都是身着警服的啊,暗想这小子吓傻了?当着警察的面说要报警,丫很有做喜剧演员的天赋哈。

张劲松也自我感觉很有做演员的天赋,刚才他心里其实并没有想打人的欲望,他已经能够克制自己了,但是,他却真动手打了左承,一方面,他要把事情闹大点,另一方面,因为今天是为徐倩出头,不动一下手,不太好——为了魏本雄他都可以县政府大门口动手,为了徐倩就不能咖啡厅里打架了?

他可不希望让徐倩生出他心里她不如魏本雄的误会,所以就打人了。动手的时候,他心里还挺怪异的,以前自己是冲动到忍不住了才和人动手,到安青县之后这两次动手,却是自己不想动手,但诸多原因综合起来,却又不得不动手。

县政府门口,是不想看到魏本雄被人打死,所以不得不动手;现呢,是不希望徐倩误会,而自己又想把这个事情闹大一点,所以动手。唉,自己的心性较之市里的时候确实有所转变,可是,怎么结果还是一样的呢?

张劲松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两眼的慌乱甚,仿佛很怕这几个警察似的,神情演得那叫一个逼真。徐倩虽然有心配合他,但毕竟是副厅级领导了,拉不下脸来演这种戏,所以一句话没说,任由张劲松去表演,但她这会儿心里有气倒是真的,所以,不用演戏,只要把那怒气脸上显现出来就行了。

警察笑过之后,其一人态还算过得去,伸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警服,不阴不阳地说:“报警?哼,我们就是警察”

“警官证,我要看你们的警官证。”张劲松声音都透出了点惊慌的味道。

那警察冷冷一笑,倒是从怀里摸出个东西,张劲松眼前一晃,不等人看清那是个卡片还是本本,就又收了起来,随后脸上笑容一收,硬邦邦地说道:“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张劲松就道:“那,那我跟你们去派出所,不戴,不戴铐子行吗?”

那警察一犹豫,左承却大叫了起来:“拷起来!拖起走!”

黄所长听到左总话,赶紧吩咐,为了讨好局座的公子,他甚至还亲自动手,夺过铐子来到了张劲松面前。

张劲松当然不可能乖乖就范,但却没再挥他的超强战斗力,只是挣扎了几下,嘴里大喊了几句,便被另几个警察扭住,双手戴上了手铐。

铐子一戴上手腕,张劲松就不再装了,态一下冷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所长,淡淡然道:“黄所长,这铐子戴上来容易,取下来难!”说到这儿,他不等黄所长反应过来,便又冲徐倩道,“老主任,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我会向县委请罪。”

这时候,黄所长终于听出了点不对劲了,不过一想到局座安青县的势力,他又放心了,自己这可是听从局座大人的公子的命令办事呢,怕啥?

“不关你的事。”徐倩摆摆手,寒着脸道,“我会跟”她本来想说跟市委沟通的,但猛然又想到自己开区的时候,和随江市公安局局长孙坤还算有几分交情,当初她因为张劲松的关系,推荐石三勇任开区公安分局局长,孙坤很给面子的依了她,现嘛,倒是没必因为这个事情交恶,还是先知会孙坤一声,毕竟,这是公安系统的事儿,如果她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市委领导那儿,那孙坤难免会被动了。

一念及此,她到嘴边的话就及时改口了:“安青县公安部门就是这么执法的?这个事情,我会跟孙坤同志反映”

她说的不是“我要问一问孙坤同志”,也不是“我要向孙市长反映”,一个反映,一个孙坤同志,这两个词连一起用,就让黄所长有点晕头了,但无论再怎么晕,他也知道,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装叉的话,那就是真牛叉了。就算是局座,也不敢别人面前开口闭口孙坤同志啊!

孙坤是随江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随江公安系统的人有叫其孙市长的,也有叫其孙局长的,亲近之人甚至还称其为局座,可整个随江市公安系统内,就连市局的副局长们,也不敢直呼孙坤同志。

黄所长被这话震得不轻,一时间就有点心虚,拿眼睛看向了左承。左承眼睛眯了眯,却是没忙着作指示。

徐倩没管黄所长心里怎么想,直接翻出孙坤的电话拨了过去,直接就开了免提,听到孙坤一声徐书记之后,淡淡然接口道:“孙市长,你好。”

徐倩有两个手机,现手里拿着的手机里两张卡,一张是白漳的号码,一张卡是随江时用的老卡,她打这个电话,用的是随江的老卡拨的号。所以,孙坤一口报出她的名号,倒也不足为奇。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