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74、大事件(六)

酒店里要汇报这个事情,当然就汇报得比较详细。毕竟左中承不喜欢酒吧ktv之类的环境,却常常在艾顿莱咖啡厅寻找目标,这在艾顿莱酒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更何况,还有服务员见证了事情的经过,所以,传到县委办主任黄文化耳朵里的话,跟真实情况已经**不离十了。

姚雷今天吃过饭就回家了,没有别的应酬,却不料刚在书房坐了不到二十分钟,黄文化就打电话汇报了这么一个重大的情况,考虑了一下,他决定还是要亲自过去一趟。

在黄文化想来,这种事情,做为县委书记的姚雷完全没必要马上就过去,而应该先打个电话给副书记邹长征,让姓邹的去处理,等到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之后,书记大人再出场收拾残局,这才是正理。然而姚雷要马上过去,他也不好多劝,只能赶紧做准备了。

咖啡厅里,左正跟徐倩说好话,可徐倩根本不鸟他,这时候,不得已,他只得又去找张劲松了:“张县长,你看,都站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咱们是不是上去坐坐?徐书记难得到安青来视察一次,这在儿,咱,咱这个,不是待客之道啊。”

张劲松一脸严肃义正词严道:“左局长,徐书记确实难得到安青来一次,可是一来就被流氓骚扰,派出所的同志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上了铐子,还打我,甚至徐书记都差点挨了打......待客之道,这就是待客之道?省里的领导都不放在眼里,这是,这是给县委县政府抹黑!”

左正被张劲松这一通抢白搞得相当恼火,姓张的你他妈好歹也是副县长了,说话能不能讲究点?别跟个体制外的一样说得那么直白那么死缠烂打好不好?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嘛,就算要摆明车马,也用不着像个小学生一样一条条细数委屈吧?妈的,老子可是县委常委、县委政委委书记来着,说起来还是你的领导呢!

妈的,你一口一个流氓,骂我呢?老子的儿子是流氓,那老子成什么了?左正心里怒气很大,可是却没办法跟张劲松发脾气,因为还有个徐倩在一旁盯着呢,团省委的副书记下来,却被他儿子纠缠了想搞一夜情或者多夜情,这说到哪儿去,他都不占理啊。而作为徐倩的老部下,张劲松要帮老领导出头,那话说得再过份,别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格的。

一旁的县公安局副局长童大路听到张劲松的话之后,差点笑出来,他见识过太多的领导打官腔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县领导这么耍赖皮的。不过,他也挺佩服张劲松的胆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副县长,居然敢这么不给县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面子,看来也是个嚣张惯了的主儿。一来就得罪了组织部长,现在又跟政法委书记杠上了,这位年轻的副县长,真的很爱出风头啊。

说实话,左正在安青县那真是响当当的人物,除了书记和县长之外,别人的面子他还真就不怎么卖,哪怕县委副书记邹长征和组织部长邹怀义,遇到事情了他都有胆子硬碰硬——兼着公安局长的县委政法委书记,底气那是相当足的。

兼了政法委书记之后,左大局长还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呢。

自从顾亚州下台,姚雷空降过来之后,由于县长裴振华根深叶茂,书记姚雷目前还没有展现出什么强势的手段,所以左正现在还存着骑墙看一看,多捞点好处的打算,而姚雷和裴振华都希望能够把公安这一块儿抓在自己手里,所以暂时都对左正挺客气的,而张劲松这种毫不给面子的搞法,就让左正特别难受了。

姓张的,今天老子认栽,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左正在心里暗恨不已,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扭过头,对站在一旁的儿子吼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给你张叔叔道歉!”

张劲松被左正这一手雷得不轻,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我恐怕比你儿子还大了不到五岁吧?你让他叫我叔叔?操,见过不要脸的,没见你左正这么不要脸的!这一瞬间,张劲松脑子里忽然闪过李岳云和李淑汶父女在省委统战部长郭晋的陪同下来安青县巨木镇偶然遇到杜小娟时候的情景来。那一次,县里的警察怕杜小娟坏事,想冲过去抓人,李岳云却吩咐保镖保护好杜小娟,然后,在那尴尬的时刻,左正急中生智,一声大喝,就将那几个警察的行动解释为在草丛里探路赶长虫。

当时张劲松还觉得这个县公安局的领导很有几分急智,现在看来,想必这家伙一直就爱耍小聪明吧。

左中承手腕挨了张劲松一拳,疼得钻心,可他硬是忍住了,听到父亲的话,心中虽然恨不得不了,却还是走了过来,声音不轻不重地说道:“张叔叔,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左中承说得很艰难,虽然这里服务员都不准再过来了,客人们也都被劝走了,但毕竟还有一些警察啊,他左中承丢人丢大了啊!

一直以来,张劲松都好出奇招,行事往往不按规矩来,这样就总是会让对手不好招架,可是这一次,对手居然也给他出了个奇招,让他一时之间不好招架了。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张劲松现在总算是真正体会到了!

人家都叫你叔叔了,你一个堂堂的副县长,好意思跟一个晚辈过不去吗?

张劲松是真不想给左中承当叔叔,可人家都叫出来了,他也不能让人家收回不是?压着心里的郁闷,张劲松也不急着说话,就那么看着左中承。

左中承虽然好色了点,但心思还是相当活的,见到张劲松不说话,又瞟到他手上那还没有解开的铐子,便果断挥起那只没受伤的手,啪地在自己脸上扇了一耳光,道:“张叔叔,我有眼无珠,您要打要骂都可以,但请您先等一等。”这话一说,他又转头看向黄所长,道,“黄所长,你把铐子钥匙给我,我亲自给张叔叔打开,然后你把我铐起来。”

张劲松知道这个左中承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他真不想就这么把铐子打开,可是左中承一口一个叔叔,又自扇了一个巴掌,他要再死咬着这个不放,那就说不过去了。想到这个,他又有点后悔起来,刚才真应该让左正给自己解开铐子算了。让县委政法委书记给自己松铐子,那也算有面子了,现在居然变成了左中承这小子,唉,谁能想到这姓左的那么不要脸呢?

左正刚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徐倩和张劲松道歉,第二件事情就是说要给张劲松解开手铐,可是张劲松一心要把事情搞大,再说了,徐倩没有发话,他就没同意,只是用一种赌气的语气说要到派出所去把事情说清楚。见到张劲松当时的情绪,左正就没再坚持了,而且左正本身也确实不是很愿意亲自给张劲松打开手铐,他就见不得年轻干部嚣张。

对于刚才张劲松一直强硬的表现,徐倩还是很满意的,但她也知道,张劲松仅仅只是一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在安青县里,要跟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死磕,那是力有未逮的,所以眼见张劲松被左正这一通乱拳攻得抵不住了,她就发话了:“别忙着松铐子,我要让孙坤同志看一看,啊,看一看公安局的铐子是怎么用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