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75、大事件(七)

275、大事件(七)

听到徐倩这个质问的话,姚雷心中的感受是相当矛盾的。他有点高兴,也有些恼怒。

高兴的是徐倩这么大的怒火,他就可以借势向左正拖压,让左正彻底的靠向自己,若是姓左的不听话,那就以这个事情为由头,好好教训一下左正,让市委政法委书记左文革也无话可说——这种胆敢放纵儿子调戏女领导的家伙,没哪个领导会可怜他。

恼怒的呢,就是徐倩这话把安青县委都指责进去了,他左正管不管得好安青县公安局,那应该由安青县委和随江市公安局来评说,你团省委,还真没有这个认定的资格!妈的,你下来调研,老子亲自接待,可你居然还指责起了县委的工作,欺人太甚了吧?

心里有着这复杂的感觉,姚雷脸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表露出来,带着黄文化和秘书走过来,声音相当诚恳:“徐书记,我来迟了,我代表县委向你道歉。”

他不问发生了什么事,甚至看都不看一脸哭相无比恭敬地叫了他一声“姚书记”的左正一眼,直接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很低的角度,然后一开口就扯上整个县委,既显示了对徐倩这位省里来的领导的尊重,又狠狠地将了左正一军。原本这个事情的起因仅仅只是因为左正的儿子所引起的,可以说是私事,但姚雷给徐倩道歉的一句话,就将此事定性为公事了,而且不仅仅只是公安系统的公事,就连县委都一起扯进去了。嗯,左正不仅仅是公安局长,还县着县委政法委书记呢,公安局,那也是政法系统的一份子哈。

左正怎么会听不明白姚雷这么说的意思呢,可是他听明白了也没办法,以前他游走在姚雷和裴振华之间,待价而沽,肯定会让书记和县长都心里不爽的,现在出了这么个事情,书记大人抓住了机会,不发难那就不正常了。更何况,出了这个事情,自己只想着赶紧把事情解决好,却没有第一时间向姚书记汇报,这个是对领导相当不尊重的,也是很犯忌讳的啊。

徐倩对左正没有好脸色,那是因为左正级别太低却又还摆不正位置,但现在姚雷这个兼着市委常委的安青县一把手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代表县委向她道歉,她就不能再摆架子,脸色缓和了许多,但语气中,还是难掩怒气:“姚书记,通过今天的走访,我对安青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看到了安青人民勤劳奋斗的一面,看到了安青人民朝气蓬勃的一面,我由衷地为安青可喜的经济建议和饱满的精神状态感到高兴......啊,但是,今天晚上,就在刚才,就在这里,我也看到了安青的另一面!不好的一面!啊,这还是在咖啡厅,要不是有劲松同志,我,我......”我了两声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像是费了很大的毅力才压下心中的怒火,然后继续道,“安青的治安状况,实在是令人担心,我都不知道住在房间里会不会有人半夜来敲门!”

左正听得想吐血,我操,就这么一个意外的小事,这女人也他妈的太会发挥了吧?他倒是忘记了,他自己在遇到那些没势力没能量的人的时候,也习惯性的把小事弄得天大。

徐倩难得说这么一长串的话,听着那真是气到极点了,可张劲松知道,如果徐倩真的气到极点了的话,绝对不会说这么一长通话,肯定只会不咸不淡地来一句,现在说了这么多,那就表示她要正式谈论这个事情的解决之道,开始讲条件了。

张劲松能够看得出来的东西,姚雷当然也不会不知道,等到徐倩话一说完,他就接过话了:“徐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县委一定会认真调查,发现问题,严肃处理,给徐书记一个交待。”

他先说了徐书记的指示,那是表示对徐倩的尊重之意,然后只说给出一个交待,却没说给一个满意的交待,那就是他身为县委书记的尊严和底气了——这个事情,县里是有责任的,但你也别想狮子大开口胡乱扣帽子。

徐倩眼皮子翻了一下,没有接话。这种时候,如果再说什么不是给我一个交待而是给安青人民一个交待之类的套话,那就有点自损威严了。

姚雷也没有再看徐倩,而是把目光扫到了张劲松脸上,仿佛刚刚才发现张劲松手上戴着铐子似的,惊诧地说:“劲松同志,你这是?”这话问得轻柔,可是猛然间,他就头一扭,目光冷冷地射向左正,语气一沉,喝问道,“怎么回事?!”

左正的心正在一点点往下沉,干涩地解释道:“姚书记,我也不是很清楚,小黄,你来讲......”

张劲松是苦主,眼见到了这个时候,左正还他妈的不死心,想让黄所长帮左中承担责任,他就心里不爽了,抢在黄所长前面接过了话:“姚书记,这个事情,还是我来向您汇报吧。”说着,他看了姚雷一眼,见姚雷并没反对,便用简短的语言把先前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话不多,但却突出了几个重点,而且还突出得相当巧妙,他没说左中承要请徐倩喝咖啡,只说左中承在洗手间门口守着徐倩,他没说自己打了左中承,只说左中承要打他,还把左中承嚣张地叫出“我爸是左正”那语气给模仿了一下,最后,他特别强调,是左中承一定要让他戴上手铐去派出所的,言外之意,居然有几分为那几个警察开脱的意思。

这倒不是张劲松对那几个警察没什么怨念,而是要加重左中承的错,让左正没办法把几个派出所的人推出来顶事。这个缘由,派出的几个人是不清楚的,却对张劲松生出了许多感激,这个张县长真厚道啊,比左局长够意思。

姚雷虽然早就从黄文化的口中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但这会儿当着徐倩的面,听到张劲松的描述,哪怕就算是他内心没起波澜,面子上也必须要做出盛怒的样子了。他冷哼一声,盯着左正,咬牙切齿道:“左正,你真行啊!”

左正对张劲松已经恨到极点,但这时候,他是一点恨意都不敢表露出来,一个劲地向姚雷做自我检讨。他今天是一心系到了儿子身上,关心则乱,想解决事情,却忘了自己和徐倩之间身份上的差距,说话做事都让徐倩不舒服,就更加得罪了徐倩。他不是很把张劲松放在眼里,没有一来就亲自给张劲松松铐子,就惹得张劲松现在借题发挥了,若是早知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他真的愿意一来就自己扇几个耳光,早早放低姿态解决,哪儿会这么被动?

这一刻,左正真是后悔死了。

黄文化已经指了个警察给张劲松开了铐子,身为县委办主任,做起这种事情来,还是很拿手的,而到了这时候,张劲松自然也不可能还让手铐继续留在自己手上了。

徐倩今天是念着跟市公安局局长孙坤的一点交情,所以没把这个事情捅到市委市政府,而是直接给孙坤打了电话,想看孙坤怎么处理的。现在孙坤还没有来,姚雷却先来了,她也无所谓,姚雷如果能够给她一个满意的交待,那也是一样的。可是,姚雷来了之后,嘴上说得凶,但却一直没动真格,丝毫不提怎么处理的意见,身为县委书记,这种搞法,就让徐倩很不爽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