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76、大事件(八)

276、大事件(八)

徐倩听到这么说,脸上表情就好看多了,抓掉张劲松正在**的手,看着他正色问道:“今天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不怎么看,我就想把你好好看看。”张劲松嘿嘿笑道,一脸色急,恨不得马上就把徐倩剥光光了好好看个够。

“别闹,今天不方便。”徐倩再次制止了他进一步的举动,皱着眉头道,“跟你讲正事呢,严肃点。”

“不是吧?不方便?怎么这么巧?”张劲松郁闷不已,有点不愿相信,搂着她,嘴唇凑了过去。

“就是这么巧。”徐倩推开他的嘴,白了他一眼道,“一边去,今天晚上我本来就没准备在安青住。”见张劲松一脸哭相,她又柔和了下来,哄小孩似地语气道,“乖一点啊,都有几天了,今天已经少了很多,明天应该就没有了。”

张劲松郁闷地说:“可是我好难受。”

“乖啊,让我抱抱。”徐倩笑着说了句,反过来抱住张劲松。

徐倩自从当了团省委的副书记之后,平时说话行事方面,跟在随江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还是有所不同了的,比如现在,她就有心情哄一哄张劲松,难得流露出一丝女人的似水柔情来。

张劲松就软软地靠在徐倩怀里,最近这段时间他虽然没有忙得晕头转向,但确实是够累的,现在在徐倩怀里这么一躺,感觉格外放松。

有时候,情人之间,就这么相偎着,比在**激战会更让人享受。

徐倩搂着张劲松亲了几下哄了几句,便又旧话重提:“今天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嗯?”张劲松见她再一次问起了这个,便收起了先前的不在意,可是却不知道她这个话的重点在哪个方向,坐正身子,看了看她的眼睛,皱皱眉头道,“这天这个事情啊,裴县长恐怕还没收到消息,姚书记掌握主动了。”

徐倩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

张劲松没有忙着说话,而是把刚才在咖啡厅里的情景想了一遍,想到徐倩的愤然离场,想到姚雷来了之后却半句不提怎么处理问题,他恍然大悟道:“公安局那一块,姚书记恐怕不是很好使唤,这个事情是个好机会,恐怕姚书记要如愿了。”

张劲松虽然对安青县里的各方势力分布不是很清楚,但他毕竟也是在市委组织部呆过的,从细微处观察的本事还是有的,先前他是没往这一层去想,现在经过徐倩这么一问,他就反应过来了。说了自己的看法之后,他紧接着又表达不满了:“哼,我还以为姚书记是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准备开个会讨论一下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呢,没想到是这样。倩姐,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姚雷想收服左正,这个我们管不着,可咱这个力,不能白给他借!”

他先是一口一个姚书记,后面干脆就直呼姚雷了,以显示他对姚雷只顾着自身利益却怠慢了徐倩的搞法相当不满。

“姚雷在省里呆久了,谨慎惯了,少了点魄力啊。”徐倩倒是没像张劲松那么愤怒,微笑着说,“安青县,以后恐怕会很热闹。”

“现在就已经很热闹了。”张劲松嘿嘿笑了起来,道,“以后嘛,难说。左正真要被姚雷给收了,公安系统,甚至政法这一块都完全倒向了姚雷,那老裴的压力就大了。”

“什么收了不收了的,这个词,也太不好听了。”徐倩摆摆手,眯了眯眼睛,道,“姚雷的算盘打得确实好,不过,想要如意,不是那么容易的。哼,这是个好机会,姚雷知道做文章,我就不信孙坤一点都不动心。”

张劲松这才明白,徐倩给孙坤打电话,原本还有这一层准备在里面。啧,领导就是领导,做一件事情,就考虑进去几层意思了。

孙坤自然不可能不动心,如果不动心的话,他有必要从酒桌上退下来连夜往安青县赶吗?现在的孙坤,已经坐稳了市公安局一把手的位子,但由于他是兼着副市长,而非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所以想要把全市公安系统完全握在手里,那也是不可能的。

至少,各区县局的领导班子,他就没怎么大调整,不是他不想大调整一番,而是这里面的关系太复杂了,轻易不好下手。各区县公安局是接受上级公安机关和地方党政的双重领导,如果没有个合适的理由,市公安局想要调整各区县局的局领导班子,那难度就相当大了——各区县党委政府可不是吃素的!

况且,各区县局的局领导,谁在上面又没点关系呢?有的跟区县主要领导走得相当近,有的跟市局领导以及市领导都有牵扯,甚至还有人在省厅有强硬的靠山呢。孙坤这个公安局长没有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不仅仅只是说话底气不足的问题,想要搞点大动作出来,市委政法委那边可是紧盯着的呢。

随江这边的惯例,各区分局局长大多由市局任命,区委一般不会表示反对,有时候区里报人上去了,市局也会认同;各县局,大多都是县里自己讨论,然后将人选上报市局,市局基本上也不会卡着,但有时候出了什么特殊点的情况,市局直接往下派人到县局当局长,县里也不会不给面子。

这其中,也有一个发展的问题。毕竟,公安系统面太窄了,往上不容易,有些人在区县局当了一把手之后,不是寻思着往市局往省厅去钻,而是就地横向发展了,借着当区县局一手把手时兼政法委书记或者副区长副县长的机会,往党务或者政务上跳过去了。

按明面上的说法来讲,人事方面,以各区县为主,业务方面,当然就是听市局的了。不过,很多业务方面的事情,区县局往往都是按区县党委政府的指示办的,而人事上呢,市局也是一有空子就钻,毕竟公安也是个讲专业技能的部门,跟别的部门还是有所区别的。反正一条,大家都不含糊,能够在哪一方多占点主动权,那就只能各凭本事了。这其中的平衡,很微妙。

对于安青县局,孙坤一直都是颇为不满的,因为安青县局的局长左正一直没怎么把他这个市局的一把手放在眼里,因为左正和市委政法委书记左文革是堂兄弟,自恃背景深厚,而且左文革和孙坤一向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左正对孙坤不够尊重,也在情理之中了。

最近左文革找了个由头,对市公安局的工作提出了批评,孙坤正不爽呢,却不料安青县左正这里就搞出了这种事情,那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左文革啊左文革,你要落我的面子,那可就怪不得我扇你的耳光了啊,这个左正,正好送给孙某人下刀子。

安青县城明亮的灯火已然可见,孙坤拨通了徐倩的电话:“徐书记,我到安青了,您是在艾顿莱酒店,对吧?”

“哦,对。孙市长就来了?”徐倩很客气地说,“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了,县委姚书记他们应该还在下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