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77、欺人太甚

先前孙坤刚来的时候,左正以教子不严的过错请求领导处罚,孙大局长自然不可能会上套,怎么教子,那是你左正的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神经又没短路,哪儿管得了?而且,以家事代公事,那还处罚个什么东东呀?

所以,孙坤就选择了在这个时候说出处理意见,而且用的理由也不是教子不严这种私事,而是县局警察工作作风粗暴野蛮执法这种可大可小的帽子,一下就让左正没了反手之力——副县长都莫名其妙地被你的手下给戴了铐子,你还能狡辩么?

孙坤这个话说得狠啊,刚猛异常,却又没有一下把事情做尽做绝。他没有说上一大通诸如县局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话,却是直接就停了左正的职。只是停职,不是撤职,毕竟县公安局局长这个职务,是县委常委会上通过了,然后县人大常委会任命的,不是市局一句话说撤就能撤得了的——县委书记姚雷还站在边上呢。

停职的话,那就好说多了,区县局出了大事,局领导自然要担责任,别说市局只是停一个局长的职,就算是把县局局长、政委两个人都停了职,然后派工作组到县局主持工作,那都是理所当然的。对于这个停职的决定,县委都不好说出什么不同的意见的,毕竟只是停职哈。这一下,就把姚雷想反对的话给憋在肚子里吐不出来了,如果连停职这么个决定姚雷都要反对的话,那简直就是打徐倩的脸了——现在可是当着徐倩的面在说呢。

除了停左正的职,孙坤还一下就增强了对安青县局的控制力度,市局派了工作组下去,那就是为委任县局新局长做准备了。

整顿工作作风这个事情,一向都是本单位自己整顿,上级机关派工作组督查整顿情况,可孙坤却一下就直接从市局下工作组来整顿,不得不说,这一手,玩得相当漂亮,姚雷就算是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也不能阻止人家公安系统内部搞整顿啊。

左正已然决定靠向姚雷,也愿意拿出些实际的东西来向徐倩和张劲松赔礼道歉,他指望着姚雷会帮他摆平这个事情的,却没想到孙坤横插了一杠子,这一杠子,直接就奔着他屁股底下的位子去了。

左正在安青县能够呼风唤雨,凭的就是屁股底下的位子,现在有人要让他从位子上挪开,他心里就慌了,第一反应是生气,第二反应就是看向姚雷,老子刚刚才投靠你啊,你就这么看着市局欺负我?

姚雷眼睛稍稍眯了一下,却没忙着说话。

左正没看懂姚雷的意思,但见姚雷不说话,他心里也相当火大,直愣愣地对孙坤道:“孙局长,这几年县局的工作,都是得到了市局和县委县政府肯定和表扬的......”

孙坤一下就打断他的话道:“左正同志,你对处理意见有不同看法吗?如果有,你可以向市局党委反映。”说了这个话,孙坤就不再看他了,转向姚雷道,“姚书记,你有什么意见?”

姚雷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尽管对孙坤一肚子的意见,却还得伪心地表示出支持的态度:“我的意见跟孙市长是一致的......县公安局的工作,离不开市局的正确指导。”

左正脸色一下就变得煞白了,胸脯一阵起伏,总算是姚雷后面的话提醒了他,现在他只是被停了县公安局长的职,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书记这顶帽子还在头上戴着呢,既然屁股底下那个局长的宝座注定要让出去,那就要赶紧找关系,想办法补救,别把头上那顶政法委书记的帽子也被人趁机给摘走了。

孙坤自然要表示一下感谢,又说了几句公安战线的工作也需要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之类的话,便开始慰问张劲松了,对张劲松同志受到的委屈,孙副市长很诚恳地表示了歉意。

张劲松自然不可能生受这份歉意,对孙副市长感激不已。

处理结果出来了,几个人自然不好在徐倩房间里多呆,不能打扰了省里来的领导的休息哈。姚雷向徐倩告辞的同时,也邀请孙坤去喝茶,毕竟孙坤是从市里来的,他这个安青县的县委书记没和孙坤如果没见面那自然是不用管的,可刚才不仅仅见了面,还就那个突发事件的处理意见达成了一致,总不能把人家就晾在这儿了吧?

姚雷不仅仅是安青县委书记,还是随江市委常委,无论是手中的实权还是在市里的排名,都比孙坤要强大,刚才孙坤借了徐倩的势,打了姚雷一个措手不及,这会儿也需要跟姚雷缓和一下关系,自然不会拒绝。

张劲松也不好继续呆在徐倩的房间里,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左正这时候已经端正了态度,但心中焦急,再加上对孙坤和姚雷都有相当大的怨念,就没一起去喝茶了,而黄文化和张劲松则跟着两位领导一起,但也只是小坐了几分钟之后,礼数尽到,便一起出来了,免得打扰二位领导说话。

“张县长,今天晚上对不住啊,来迟了。”黄文化慢慢走着,一脸微笑地对张劲松说。

张劲松明白他这个话是指的什么,笑着答道:“领导,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这大晚上的,还给领导添麻烦,我真的很过意不去啊。”

黄文化虽然只是个县委办主任,但人家是县委常委,排名还在巨木镇党委书记邓经纬前面呢。而且,县委没有秘书长,他这个委办主任,在县委的地位,就类似于市委秘书长在市委的地位了,张劲松这么一个在县政府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尊称他一声领导,也是正常的。

黄文化就笑呵呵地说:“劲松同志,这么说就见外了啊。以后还是叫我老黄吧,领导这两个字,我可当不起呀。”

靠,这一瞬间的工夫,就从张县长变成劲松同志了。张劲松心中暗想这个黄文化不愧是搞办公室的,果然会说话。不过,他是不可能把黄文化这个话当真的,真要叫了老黄,黄文化嘴上不说,心里还不得恨死?在整个安青县,恐怕也就姚雷和裴振华能叫他一声老黄,还只是偶尔那么叫,不可能常叫的。

在心里这么过了一路,张劲松就道:“黄主任,你这么说,我,这个,很惶恐啊。”

你惶恐,你惶恐得硬要等到姚书记来了才肯把铐子取下来,惶恐得都把左正的公安局长位子给搞掉了!黄文化心里不满地哼哼着,嘴上却没再和他讨论这个,而是说:“安青这边虽然城镇人口的比重不小,但由于总人口太多,农业人口就比其他兄弟区县要多,这方面的工作,难度不小啊。”

张劲松不知道他说这个话是个什么意思,便中规中矩地回答道:“干工作,困难总是不可避免的。有县委的正确领导和同志们的大力支持,我相信,再大的困难,也是可以克服的。黄主任,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我可是要向你求助的啊。”

黄文化道:“劲松同志有这个认识,是个好现象......以后有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能办到的,我一定办好,办不到的,这不还有姚书记嘛,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