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四卷、长风 278、好大一口黑锅

278、好大一口黑锅

裴振华是个明白人,当然清楚团省委副书记徐倩下来调研,这个是党委那边的事情,跟政府这边确实没什么关系,可徐倩被公安局给得罪了,副县长被派出所给上了铐子,这个事情不管说到哪儿去,于情于理,县委那边也不能不知会他一声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就直接把事情给摆平了。

这跟功劳无关,也跟责任无关,这是规矩。姚雷这么干,那就是太不讲规矩了。这么大的事情,直接就把他这个县长给无视了,这简直就是**裸地打脸啊!

妈的,这个姚雷,太他妈阴险了,公安局闯出了这么大的祸,他姓姚的是要趁机收服左正,把公安局抢过去啊。

这性质太恶劣了!

裴振华虽然听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可是,却并不知道孙坤和姚雷已经达成了一致,停了左正的职了。因为在徐倩房间里的时候,人不多,而且那几个人,也不是乱说话的人,姚雷和孙坤一起喝茶,黄文化还摸不准姚雷是不是有后手,不可能马上就放消息出去,而张劲松也不是个大嘴巴,至于说左正本人,正忙着找左文革好保住他县政法委书记的帽子,也不可能主动声张,所以,裴振华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却还不知道最后的结果。

要不然的话,可能他的心情会比现在更加复杂。

恨过姚雷之后,裴振华就又对张劲松生出了满肚子的怨言,姚雷是领导,他不知会老子一声那也就算了,你张劲松就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汇报一下吗?不错,老子刚才是在泡温泉,手机关机了,也没让秘书跟着,你打了电话我也接不到,可是我开机了却没有你在关机时打进电话的短信提示啊,而且秘书打电话来汇报情况,也没提到过你打过电话,你也太目无领导了。

有背景怎么了?说破大天去,老子还是你的领导!哼,看我这几天对你挺客气,你就以为我是吃素的是吧?不让你痛入骨髓,你小子不知道县政府姓的是裴!

裴振华正在心里恨恨着,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张劲松。他看了看,本不想接,但又想了想,还是接通了,淡淡然地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字:“嗯。”

“县长,我张劲松啊。打扰您休息了,有个事情,我要向您汇报一下。”张劲松从裴振华这个声音里听不出县长大人的喜怒,但既然徐倩提醒过了,他还是要认真对待,所以,他的态度还是相当端正的。

张劲松这个话,意思就是想当面汇报一下了,但如果县长大人不方便,他在电话里也能够说得清楚。

裴振华正生张劲松的气呢,而且现在他可是和小情人一起,自然不可能让张劲松过来当面汇报,便冷然道:“你讲。”

仅仅只是两个字,虽然比单单一个“讲”字要显得柔和一些,可听在张劲松的耳中,那可真是相当寒冷了,他知道,县长大人生气了,而且很生气,要不然的话,县长大人刚才应该会说“劲松同志请讲”或者问“什么事情”这类话了。

张劲松觉得自己很冤,妈的,事情一发生之后,他就戴了铐子,没有机会打电话向裴振华汇报情况,解开了铐子之后呢,他又忙着和徐倩说情话,没时间汇报,现在事情一有处理结果,他都没来得及洗个澡,就先打电话汇报了,这态度还不够端正吗?你裴振华这是生的什么鸟气啊!我被人给上了铐子也没个补偿,这都没生气,你他妈的还嫌我汇报得不够及时?

尽管心里满是腹诽,可张劲松还是得压下心里的不痛快,注意着措辞,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短地说了一遍,连最后在徐倩房间里,孙坤决定停左正的职,而姚雷也明确表态支持孙坤的决定这个事情,也说了。

原本裴振华听着那些早就知道了的情节的时候,心中已经非常不耐烦了,可听到最后张劲松说出孙坤对左正的处理决定时,县长大人就相当震惊了。

震惊过后,裴振华忍不住问了句:“市公安局要下来工作组?”

张劲松心想老子还以为你有多沉得住气呢,嘴上很懂分寸地回答道:“孙市长是这么说的。”

裴振华顿了两秒,然后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听到这四个字,张劲松就知道裴振华不想再跟他继续说下去了,他也不清楚裴振华心里的气消了没有,但这个事情是没办法问的。要怪,也只能怪电话汇报不如当面汇报好,如果是当面汇报的话,可以根据领导的神情眼神来判断,而且可以通过自己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让领导能够一眼就明白做下属的态度。

不过,总算是解释了一番,就算裴振华心里还有气,但有了今天晚上这个电话,明天再去裴大县长办公室里当面汇报一下,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的。

这般想着,张劲松就道:“那,我就不打扰县长休息了。”

“嗯。”裴振华淡淡然应了一声,刚要挂电话的时候,又加了一句,“劲松同志啊,你也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啊。”

挂断电话,张劲松略为松了一口气,他不是很明白裴振华那句不要有思想包袱是指他被铐了一下的事情呢,还是指他没及时汇报的事情,但很明显,裴振华后面说那句话出来,就有一个安抚的态度在里面。

又和徐倩通了一次电话,说了许多甜言蜜语,张劲松这才睡觉,连澡都没洗。

市公安局的行动是相当快的,第二天上午就决定左正同志停止履行安青县公安党委书记、局长职务。而同时,安青县委也召开了常委会专门讨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对左正也作出了处理,这个处理比较有意思,免去左正同志县公安局党委书记职务,提名免去县公安局局长职务。

安青县委这个决定,比市公安局的决定可是有力度得多,而且是在同一天作出的,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安青县委这么干,那是对市公安局不满呢。县委这个决定,直接就让市公安局的决定成了一句废话——职都免了,还停个鸟啊。

至于安青县委为什么这么大的胆子,敢把这份不满表现得这么明目张胆,许多人就弄不明白了。姚雷这个县委书记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点吧?市公安局是制不了你,可是你把事情搞得这么难堪,就不怕市委领导发火吗?

安青县委的决定传到市公安局之后,孙坤好几秒钟没反应过来。这个姚雷,做事情也太出人意料之外了吧?你对我孙坤再不满,也犯不着搞出这么激烈的反应吧?我最多是没面子一下,可你这简直就是对你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啊!

好吧,就算你姚雷背景强大,觉得市委领导不会因为你这个把安青县委和市公安局的矛盾公开化的搞法而找你麻烦,那你怎么就不干脆直接再把安青县公安局的新局长人选也定了下来呢?

孙坤摸不清姚雷这是发的什么疯,但也明白,如果自己动作不快点的话,恐怕安青县人大常委会前脚才按县委常委会上的决议走过了免去左正县局局长职务的程序,县委那边的新局长人选就会出来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