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81、无话可说

()

()281、无话可说

打电话之前,张劲松心里是有点小烦恼的,就是那种常言所说的幸福的烦恼,烦恼着才两个女人就手忙脚『乱』的,幸福着徐倩和武玲这两个绝『色』女人对自己倾心动情。然而这幸福的小烦恼在电话接通之后,马上就被震惊所取代,从武云这满是火气的话语中,他听出了不好的苗头——武玲刚才不接电话是因为生气了,发火了。

知道武玲发火,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发火,张劲松一个时候也没办法想出应对之策,只能装作没听出武云话里的火气似的,道:“丫头,你这话......我没得罪你吧?”

“张劲松,做人要讲良心!”武云不想和张劲松多说废话,咬牙切齿挤出这么一句,然后便很果断地挂断了电话,也不管张劲松会不会抓狂。

张劲松没有抓狂,而是继续拨打武云的电话,武去却不再接电话了。他眉头深皱,转而再拨武玲的电话,依然还是关机。收起手机,他也没有再给武云打电话,这个状况太出人意料了,他得去一趟紫霞会所,跟武云当面谈一谈。

寒风拂来,吹动了张劲松不长的头发,他包在衣服里那常年习武的身子也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跺跺脚,他想,今年的雪怕是会下得很早吧?将手中的早餐往上提了提,他深吸一口气,从喉咙到肺部都是一阵清凉,冲开了脑子里的烦闷,抬脚往小区里走去。

武云那莫名其妙的话让张劲松心里满是疑『惑』与不安,但他也不是那种初偿爱情滋味的少年郎,心中有疑『惑』,也不必要马上就跑到紫霞会所去,问清情况之前,自己也要先多作一下考虑,把各种情况都想一遍,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况且,这里面还有个徐倩等着吃早餐呢,他总要先送早餐上去,和徐倩说会儿话。

张劲松进门的时候,徐倩已经起床,并且洗漱完毕了。她毕竟是个作息时间很规律的人,不上班的时候可能会多睡一会儿,但绝不会太久。

看到张劲松只提了一份早餐进来,徐倩就笑着道:“你吃了?”

“嗯。”张劲松点笑着回了一声,把早餐递过去,“快点吃,趁热。”

徐倩嗯了一声,接过早餐,开始吃了起来,张劲松就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吃,时不时说两句话。这平淡的话语和神情,让徐倩生出无尽的温暖感觉,她觉得,这间房子,不仅仅只是房子,而是一个家了。

她情不自禁地就想起以前的婚姻,想起自己因为不能生育而导致的离婚,想起离婚后就专心事业不想再碰感情......

唉,这世界上的事,还真的是说不清楚,到什么时候才能过什么样的日子,谁又知道,自己会在这个强『奸』了自己的男人身上重新找到爱情的温暖呢?

这个早餐,徐倩吃得心情相当好,可吃完之后才发现,张劲松的神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怎么?没睡好?”徐倩笑着问道,昨天晚上疯狂了三次,她这么问倒也相当正常。

“没。”张劲松摇摇头,看了看徐倩,道,“你今天准备去哪儿?”

“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休息。”徐倩笑着摇头,她对逛街购物还真的没多大的兴趣,难得和张劲松单独相处一会儿,她也不想马上就去跟以前那些领导下属之类的人吃饭喝茶,有什么饭局,都明天吧。

张劲松想说自己有点事要出去一趟,可话到嘴边,竟然觉得不好开口。他其实早就练成了撒谎不眨眼的官场基本功,以前也没少跟徐倩撒过谎,只是这一次,二人分开一段时间之后的相聚,让他倍感珍惜,有点不忍心。

见到他这欲语还休的样子,徐倩脸上的笑就更浓了一点:“怎么,有事?”

她都这么问了,张劲松自然不会再纠结下去,点点头道:“嗯,有点事情,恐怕没办法陪你了。”

徐倩神『色』没有任何变化,点点头道:“有事就去忙吧,我又不是小孩子,陪什么陪呀。”

张劲松就笑得『露』出了牙齿,徐倩这个不缠着他的知心的态度,让人心情为之一好,想了想还是没作任何解释,凑到她脸上亲了一口,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徐倩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只是等到张劲松出去之后,她伸手在脸上『揉』了『揉』,眼中神『色』复杂了起来。从刚才张劲松的神情看来,他要出去,肯定不是为了公事,也不可能是和朋友相聚,那么,应该就是去见别的女人了。她不能确定他是去见他的正牌女友武玲,还是又能有了女人,要说她不吃醋,那是假话,可她确实没有生气,因为今天张劲松的表现,恰恰证明对她的感情比以前更深了——若是以前遇到了这种情况,他肯定随便一个借口就出去了,又怎么会表现出来呢?

他能够表现出来,就证明心里对她已经很在乎了,有可能都在乎到为了她可以不去见那个女人的地步了。他能够如此,她自然不会死缠着他,像他这样的男人,你能够缠得了一时,缠得了一世吗?更何况,她还不是他的正牌女友呢。

这么一想,徐倩脸上便又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只是眼中神『色』依旧那般复杂。

今天没下雨,也没有雾,看样子恐怕太阳也不会出来。这种天气,是很闷人的。平时张劲松对天气不怎么关心,可是现在,这样的天气,就让他心里蒙上一层不舒服的情绪了。

开着武云的那台车,张劲松就在这沉闷的天『色』中来到了紫霞会所青鸾庄,也没打电话,直接就进去问了服务生,果然,武云在上面呢。

武云确实在上面,她今天都不准备上班了,想陪着武玲一起到紫霞山上走一走散散心。武玲经过昨天晚上一夜的思虑,虽然伤心是不可避免的,但却没再表现在脸上,她其实不想到山上去散心,但不忍拂了武云一番好意,也不想让武云太过担心,便答应了。

二人这会儿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下楼,都没想到张劲松会突然出现。武玲一愣,然后脸『色』就冷了下来,一转身,不顾张劲松的叫唤,返回了房间,碰地将门关上。

“玲玲......”张劲松叫着,就想往那门口冲去。

“叫什么叫?”武云一闪身就挡在了他前面,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这儿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这个话就说得相当不客气了,只差直接来一声“滚”。张劲松听在耳朵里是很不舒服的,但这时候的他,却是没心情和时间去计较这个了,他得要搞明白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压下内心焦躁的情绪,张劲松冷冷地看着武云道:“你让开,我有话跟她说。”

“有什么话你跟我说。”武云同样冷冷地看着他,瞬间想到在这儿不适合吵架讲道理,便又加了一句,“到我房里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