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283、有几个位置

()

()283、有几个位置

覃浩波现在的日子确实不怎么好过。刘祖良入主开发区之后,工作作风跟徐倩有很大的差别,脾气相当大,动不动就会发火,覃浩波这个办公室主任在刘祖良手下可真没讨到多少好去。

说起来,在徐倩到开发区当一把手之前,覃浩波就已经是办公室主任了,徐倩去了团省委,开发区来了新主任,他依然是办公室主任,在办公室主任这个大管家的位子上服侍了三位领导,是极为罕见的,说是开发区的三朝元老也不为过。

在旁人看来,覃浩波这人还是相当有能力的,若是没能力,怎么能够霸着办公室主任这个最接近一把手的位置那么长时间呢?然而覃浩波却有他自己的苦处,别人只看到他霸占着这位最靠近领导的位子,却不知道这个位子是多么不好坐,却没看到别的地方同样的位置,侍候好了一任领导,那就能够往上走一步了,可是他现在侍候了三任领导,却还没挪窝,不得不说,在别人羡慕的时候,他自己只觉得满腹幽怨和漫天嘲讽。

如果刘祖良是徐倩那种敢放权的领导,覃浩波就在这个位置上坐着,也乐在其中,可是偏偏刘祖良是属于那种大权不放,小权也要常抓的主儿,而开发区几位副职也不吃素的,覃浩波这个办公室主任,那要受多少气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了,覃浩波在这酒桌上表现出这么一点意思来,倒也不敢埋怨徐倩走之前没帮他活动活动,但诉一诉委屈,还是有这个资格的,也不能说资格,更主要的是情份在那儿摆着呢。

徐倩原本是准备在开发区大干一场的,甚至都从市招商局要了个以前的手下到开发区当招商局长,但谁知道高洪跟人一番交易,她不得不匆匆忙忙去了团省委,许多事情都来不及安排。覃浩波任劳任怨那么长时间,她原本是打算等到机会合适,就推荐覃浩波往上一步,进开发区党工委班子的,只是造化弄人,刘祖良入主了开发区,从一点上来讲,她对覃浩波还是有几分欠疚的。

要不是有这份欠疚在,她也不可能答应中午就吃饭,最起码也得推到晚上的时候,这才是领导应有的作派——下属一个电话你就赴宴了,也太不稳重了吧?

所以,这时候,徐倩就不好装作什么都没听出来,不过,覃浩波想从开发区跳出去,她却也感到无能为力,只能安慰道:“在开发区的时候,那么多事情,也幸亏有你帮我啊。”

覃浩波就道:“都是老主任你对我放心呀。”

这个话,有点影『射』开发区现在的管委会主任刘祖良对他不放心的意思。

徐倩就来了一句表扬的废话:“你这样的人,谁都放心啊。”

覃浩波心里挺遗憾,知道老领导暂时不会帮自己谋出路了,但他毕竟是伺候惯了领导的人,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不舒服的情绪来,笑着就岔开了话题,聊起了别的事情。几个官场中人,就算聊别的,也都是跟随江官场有关的事情,不是人事调动,就是政绩工程,或者一些对头过招的轶闻。最大的领导是女人的酒桌上,没办法讲浑段子,像这种轶闻就是最适合用来下酒的了。

覃浩波不愧是干办公室主任的,很会说话,他说别人的故事,中间还穿『插』着徐倩和张劲松当初的成绩,气氛一片和谐。张劲松只是有点奇怪,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在安青的事情他有没有听说过,不过估计就算是知道了消息,也不敢在这酒桌上说出来,谁知道哪句话没说好会不会惹得徐倩不高兴呢?

徐倩也就是开始那四杯酒,后面的酒就喝得少了,就算是覃浩波和张劲松二人敬她,她也只是沾沾唇做个样子,亲和力表现出来了,距离感也要掌握好,这才是为官之道。

张劲松和覃浩波二人,酒喝得就相当痛快了,还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第二瓶茅台就已经喝了一半,二人却还没有显出醉意来,只是喝得慢了起来,不再像刚才那般连着连着往嘴里灌了。

又是两杯酒喝完,覃浩波似乎有点上头了,张劲松酒意也上来了一点。

“张县长啊,紫霞山现在可是搞起来了,下个星期省旅游局的一把手都要下来视察,市里是想把紫霞山做成五a级风景区的。啧,以前旅游局什么样子?你一过去,这个真是,啊,改头换面啊。”覃浩波举起杯酒,倒是没站起来,稳稳地坐在椅子上,身子微微向张劲松的方向倾斜着,满脸真诚地感慨道,“旅游局有今天的大好局面,都得益于张县长啊。啊,这个,张县长,我还要跟你干一杯。啊,今天当着两位领导的面,我老覃就倚老卖老说个不好听的话,咱们随江年轻干部那么多,哪个不是嘴上能够吹出朵花的角『色』?一个个都自命不凡,但谁有徐书记和张县长的能力?谁有你们干工作认真?啊,徐书记到开发区的时候,开发区是什么情况,我是一清二楚的......我记得,有几次徐书记忙得连中午饭都没吃......当初要张县长主持开发区招商局的工作,阻力相当大,不过徐书记知人善用、敢用。啊,要不是徐书记的魄力,我敢肯定开发区今天跟以前还是一个样,杂草丛生!我一直就是这么认为的,没有徐书记和张县长,就没有开发区的今天......”

徐倩静静地听着,看着覃浩波表演,她对覃浩波的酒量是有数的,觉得今天的酒虽然喝得多了点急了点,但还不至于会让覃浩波喝醉,那他说出这番话来,肯定就不是醉话了。

徐倩可以生受覃浩波这赤『裸』『裸』的马屁,张劲松就不能装作没听见了,举起杯跟他碰了一下,道:“老领导你就别净夸我了,都是为人民服务,为党和人民干工作,能够让组织上满意,让人民群众满意,这才对起来党和人民的信任啊。啊,旅游局的工作成绩,都是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田局长和旅游局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取得的,我也就是跑跑腿,具体的工作都是同志们在做,啊,我个人的作用微乎其微啊,当不得老领导你这么夸啰。至于开发区,哈哈,有徐书记在开发区,还愁发展不起来?我就起个小卒子的作用,徐书记统筹大局,运筹帷幄......”

徐倩这时候就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呀,这儿又没别人,就我们三个人吃饭,自卖自夸也不嫌害臊。来,一起喝。我敬你们两个,开发区能够发展得那么快,你们两位功不可没啊,一内一外,开发区有你们,是我的运气,是我的福气呀。”

二人连称不敢,一起站了起来,又敬徐倩,三人又喝了一杯,这一杯,徐倩也是动了感情的,不再是沾沾嘴唇,居然一口喝了半杯。

坐下后,几个人就又说起了紫霞山旅游开发的事情,这个事情虽然最后是由旅游局推动的,但最初却是张劲松提议,徐倩大力支持的,所以现在紫霞山做起来了,徐倩心里也是很喜欢的,这证明她当初的目光独到,有魄力敢做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