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284、地下组织部长

现在的开发区一片欣欣向荣,绝对不是市旅游局这么一个突然间冒了一下头却没有太大发展潜力的部门可以比拟的。龚玉胜虽说在开发区领导班子排名中靠后,但张劲松觉得,开发区纪工委书记,比起市旅游局的纪检组长,好处应该要容易捞一些才对啊。

至于说龚玉胜会不会到市旅游局直接当一把手局长,张劲松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别看副处到正处只有一步路,但这一步,可是不知道卡了多少人呢。他龚玉胜又没干过旅游方面的工作,光经验这一条,就会卡死他,当然了,如果他是正处级,那有没有经验就不重要了。再说了,现在旅游局也算是有点小红火了,多少双眼睛盯着局长之位呢,那可得有深厚的背景才拿得下来啊,他龚玉胜如果有那么深厚的背景,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一个开发区的纪工委书记,怎么着也应该往前进一小步,搞个管委会副主任当当吧。

“龚书记要去旅游局?”张劲松眯缝着眼,把这个疑问问出了声。

覃浩波察颜观色的能力是相当厉害的,今天这顿酒,一开始的时候,徐倩没有要帮他的意思,但当他把话题往旅游局上引的时候,徐倩也没表现出什么不耐烦,那他就准备要借一借徐倩的势了。这个势怎么借呢?张劲松在组织部木部长面前说得上话,而徐倩的面子,张劲松肯定会给,只要徐倩稍稍帮着说句话,自己想调整下工作,应该是难度不大的。至于徐倩为什么会帮着说话呢,那就是以前的情份在起作用了——他是看出了徐倩对他的一丝丝欠疚的。

听到张劲松这么问,他就马上解释道:“开发区现在搞得红红火火,各项工作都已经上了轨道,龚书记可能是想到更需要他的工作岗位上,做些实事。”

张劲松一阵默然,龚玉胜在开发区本来就是排名靠后的领导,分管的也都是些不重要的部门,而且他这个纪工委书记,跟区县的纪委书记那真是没法比的,被刘祖良欺负那也是情理之中的,可是被欺负到都想从开发区跳到旅游局这种小部门去,那也是前所未闻了。

不过,覃浩波都吐出了“做些实事”这四个字来,可以想象龚玉胜在开发区虚到什么程度了。

徐倩也有些感慨,她在开发区的时候,龚玉胜对她还是相当尊重的,却不料刘祖良一过去,居然逼得龚玉胜这种轻易不掺合斗争的人想要想离开了,由此也可见,开发区领导班子之间的配合有多糟糕。她自然听得出来,覃浩波刚才夸的那一句是反话,开发区现在不是搞得红红火火,恐怕是斗得热热闹闹了吧?各项工作上了轨道才怪,恐怕都已经偏离了轨道吧?

对开发区,徐倩是很有感情的,从进入体制到现在为止,她的工作能力,工作热情,工作成绩,在开发区的时候可以说都让她自己满意了,然而她这一走,开发区就被刘祖良给祸害了,从感情上来讲,她实在难以接受。

龚玉胜的事情,徐倩不会插手,可如果龚玉胜空出了个位置,而覃浩波又想争取的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帮,她还是愿意帮一下的。只不过,开发区纪工委书记这个位子,市政府方面没什么发言权,她找高洪都没用,而市纪委方面,她人倒是认识几个,但这种位置,如果市纪委一把手秦书记不发话,副书记出面都不顶用。

不过,这个龚玉胜能够找到张劲松头上来,倒也是个好算计!这其中的关窍,一般人还真不会想到啊!徐倩心里这般想着,却也不会马上就跟张劲松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看着覃浩波道:“龚书记一心扑在工作上,是个实在人啊......你要把握好时机,努力把各项工作都做到位,啊。”

“这个工作,不好做啊。”覃浩波苦笑了一声,继续打感情牌,“要是老主任你还在开发区就好了。或者我再年轻点也好,就可以跟着老主任去省里长长见识了。”

徐倩就笑了起来:“你呀,跟我还耍滑头。”

这时候,张劲松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告了声罪,摸出来一看,是石三勇的电话,也没避着这两人,接通了电话。石三勇打电话,自然是请吃饭的,张劲松便答应了晚上一起吃,石三勇又问适不适合请一下徐书记,张劲松笑着说让他自己拿主意。这明显是石三勇对他和徐倩的关系相当怀疑,半是玩笑半是试探呢,他自然不可能上套。

又说了几句,张劲松就说这会儿正跟徐书记一起吃饭,便笑着挂断了电话,朝徐倩和覃浩波说了句:“公安局石三勇,晚上又要装一肚子酒了,呵呵。”

徐倩微微一笑没说话,覃浩波就来了句废话:“有酒喝是好事情啊,你看我刚才接几个电话,就没一个叫我喝酒的。”

张劲松就笑着摇头道:“老领导,你可不能这么欺负我呀。晚上没什么事吧?一起去。”

覃浩波自然不会把他这个话当真,摇摇头道:“晚上有个接待,实在走不开,天生的劳碌命啊。酒多伤身,前不久搞体验,你猜什么?脂肪肝、肠炎。张县长,你知不知道哪儿有什么轻闲的地儿,我呆几年养养身体去。”

说着这个话,他又举起了杯,要跟张劲松喝酒。

“老领导,你可别这么说呀,轻闲的地儿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敢告诉你呀,组织上怎么可能让你这样经验丰富的干部轻闲下来呢?”张劲松笑着道,举起了杯,跟他碰了一下,半杯酒就全进了肚子,心中却在想,轻闲的地方还不好找?党史办、地方志办这些都够轻闲啊,只要你愿意,向上面反应一下,不需要背景就可以直接去了,在这儿跟我说什么说呀。唉,老领导啊,我知道你是想从我这儿走关系搭上木部长的线,可是,你搞错了,我在木部长面前确实比较惯,但你要把我当成了地下组织部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外面的传言,信不得啊。

不过,他这个话,倒也算是安慰了一下覃浩波,你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探一探,但能不能成,我可不敢保证。他能够说出这个暗示,也算是还了覃浩波当初照顾他的情了,要不然的话,谁愿意管这种闲事——组织部长的宠信,可不带这么浪费的啊。

覃浩波听到张劲松这个暗示,心中有了一丝意外的喜悦,又敬了张劲松一杯酒,寻思着这个事情,要给张劲松送点什么才好呢?他可不认为自己和张劲松的交情深厚到了不出血也能上位的地步,哪怕加上徐书记的面子,恐怕都不行。他觉得,现在这世上,或许会有雷锋,但绝不可能出在官场上。

不过,给张劲松送什么好呢?钱这个东西,恐怕是不好的,人家有那么个有钱的女朋友,又有靠山,那是想在官场中混出大名堂的人,肯定不会乱收钱。女人呢?行不行?他拿不定主意,而且当着徐倩的面,也不好暗示什么,只得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这场酒之中。

 1/2    1 2 下一页 尾页